【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灵修资料 > 灵修分享>正文

士师时代堕落的十大根本原因三: 信仰与生活脱节

时间:2019-03-14 06:08:14    作者/供稿:张远来牧师    来源:QT灵修    浏览次数: 字号:TT

【士21:25】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师记》以这句话作为约450年士师时代的总结意味深长,也精确无比。
士师时代起源于约书亚的逝世,结束于撒母耳膏立扫罗做王,从而进入王国时代。其中跨越约450-460年之久。士师时代是一个近似于联邦制的社会,有士师秉政做众支派领袖,有摩西律法为他们的根本大法,有先知和祭司,民间有长老。按说这个社会可以维系,但事实上,士师时代却是一个“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的混乱时代。犯罪-痛苦-悔改-恢复-再犯罪……这种恶性循环,构成了450多年士师时代的基本特征。
士师时代社会动荡的根源何在?至少有以下原因:今天让我们看第三部分:

七、祭司制度崩溃,宗教生活糜烂,士师与祭司脱节
所有士师时代问题的根本我们都可以归结为祭司制度的崩溃。因为祭司制度崩溃,没有人教导律法,没有人献祭赎罪,人民就不懂上帝的律法,任意而行,犯罪败坏,社会就开始动荡了。

1、祭司制度崩溃
一个以敬拜为中心的社会,祭司制度为何会崩溃?这里面有复杂的因素,尽管摩西律法对祭司制度有十分详尽地教导。比如:每年成年男子必当三次向耶和华守节,犯罪要请祭司献祭赎罪,祭司和利未人负担起教导律法的责任。12个支派(约瑟的后裔是两个支派)都要将他们的十分之一奉献给利未人做利未人的薪俸,利未人要奉献十分之一给祭司作为薪俸。另外,每次的赎罪祭,感恩祭等五祭,大多数祭物最终是留给祭司和利未人享用的,另外利未人也有部分城邑和郊野,用以安置他们的财物。如果以色列社会完整运作,祭司和利未人的收入远高于一般社会平均水平。但问题是,奉献不是行政性的强制行为,以色列人不一定遵守十一奉献。也不一定就遵守了献祭的条例。实际上,在士师时代,他们根本没有守节,或者去会幕献祭,奉献给祭司和利未人的十一奉献也没有遵行。故此,利未人和祭司便无以聊生,开始到处寻求生存的门路。律法便没人教导了,祭祀停止了,人民便更加得不到教导,更加肆无忌惮,更加任意妄为,如此,祭司和利未人更加贫穷,更加无法履行侍奉的使命。人民更加不奉献,律法更加无人教导……如此恶性循环,造成了士师时代的社会动荡。
人民不奉献,祭司无以聊生,祭司为生计自卑,社会无人教导律法,祭司制度崩溃,宗教生活糜烂,人们各行其道,我行我素,人人选择自以为正确的行为方式,社会道德堕落——士师时代就是这种恶性循环!

2、士师与祭司脱节
原本祭司为世袭不变的宗教敬拜系统,而士师则是民选的执政官。两者必当相得益彰,互相弥补,祭司负责教导和解释律法,士师负责执行和维护律法。祭司要确立士师的职分,膏立士师;士师负担起国家的行政系统。
但在士师时代,士师与祭司基本是脱节的。在一个不敬畏上帝的社会,士师时代的祭司是被边缘化的。哪怕士师,也只有在战争的年代,方才显出他们集合百姓,带领他们抗敌的责任。士师往往并未担负起审判官的角色。这种士师与祭司的脱节造成了以色列社会宗教与行政的脱节。原本以上帝的律法为根本大法的社会,宗教与行政真的完全脱节了。造成人民无信仰,社会道德又没有行政保障的结果。
今天,依旧有人错误理解政教分离的原则,他们以为基督徒不参政,不议政,就是政教分离。实际上,这种政教分离的原则是一个伪概念。政教分离意味着两者不可以互相勾结,互相干预,政治不能以行政手段左右信仰,信仰不能以教职的身份干涉行政。不能建立政治的宗教,也不能建立宗教的政治。宗教不能成为政权,政权不能改变宗教。但信仰的原则高于一切,对基督徒而言,无论是政治,还是宗教,其唯一的权威都当来自圣经在一切权威之上,还有我们良知的判断和圣经的真理高于世俗的观念。

士师时代社会败坏的一个根本原因之一,就是祭祀制度的崩溃,祭司阶层无以聊生,便不再传讲律法。士师只顾解决眼前的难题,而不懂得回归祭司制度的根本,学习律法,按照上帝的心意治理国家。祭司被边缘化,信仰无法影响人们的行为抉择。而士师与祭司也完全脱节。造成了社会无法无天,人们不懂得上帝的律法,没有人教导上帝的律法。任意妄为,社会便崩溃了。

战国时代孔子谈及当时社会的问题时感叹:礼乐崩溃!清· 李汝珍《镜花缘》也叹息:只因三代以后,人心不古!当祭祀的礼乐崩溃,乐不再是祭祀中对上帝的歌颂,礼仪道德秩序混乱不堪时,社会就崩溃了。人心不如古人淳朴,流于诈伪,社会的根基就被腐蚀了。

士师时代社会堕落的根本不是社会制度本质的缺陷,而是整个社会失去了信仰和敬虔。其中之一便是祭祀制度的崩溃,人心无道,失去敬畏,信仰与生活脱节,祭司与士师分离。只靠行政治国,没有信仰维系。这样的社会当然是要出问题的。这就是士师时代社会问题的另一个症结!

亲爱的父上帝:

求祢带领我的信仰进入生活,
我的生活能活出信仰的真谛,
以致信仰能成为生活的明灯,
生活能成为信仰的彰显见证。

求祢赐福我的各种关系,
使我能与祢亲近,
与人亲睦,
也能与祢创造的自然和谐。

求祢调整我使我归正,
求祢塑造我使我完全,
求祢建立我使我坚立,
求祢保守我使我纯全。

求祢给我悟性和智慧,
使我聪颖而且睿智,
满有灵性和丰盛生命,
活出美好且总能给人喜乐与祝福。

主啊!
祢曾应许赐智慧给寻求智慧的人,
赐恩典给敬畏祢的人。
求祢照着祢的应许赐我无比的智慧,
照着祢的恩惠慈爱给我们无穷的恩典。

大能的神,我们在黑暗中的亮光,软弱中的力量,堕落中的盼望。祢是我们永远的家,求祢对我们恩慈忍耐,我们虽然长得慢,终久能像祢。求祢以恩慈支持我们,使我们力上加力,以致经过困难悲苦,经过地上生活的悲欢与辛劳,经过祢丰富的怜恤,终于到达永远平安之地。
主啊,我们的心空虚,求祢充实;一切的愿望徒然,除非对祢的仰慕,求主赐给亮光与恩惠,好叫我们寻求祢,属于神,祢也永远是我们的。

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
阿们!

灵修反思

1.基督徒真的不能参政议政吗?政教分离是否意味着我们对国家漠不关心?其真义是什么?

2.士师时代祭司为何势微?其结果如何?

3.你认为今天的教会为何缺少社会影响力?基督徒该如何在世界为主发光?

4.逃避世俗跟进入世界有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