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正文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六章:顺服(三)

时间:2018-10-30 15:47:18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六、顺服(三)

 
随着一次次听到这样的消息,我的恐惧感越来越重。我知道这是神为我精心设计和摆上的。神加给我,说明我需要这样的造就。因此,我越是感到有压力,就越是觉得它来得及时,所以我欢迎它,宝贵它,把它看为最可喜乐的事情。无论何事,只要是主愿意的,我都愿意,哪怕是我最不愿意的事情;只要是主喜欢的,我都喜欢,哪怕是我最不喜欢的!主若愿意,里面的压力越重越好,麻烦越多、越严重越好。我内心充满了难以言状的喜乐和赞美,整个的全人充满了喜乐和赞美。我只有向神献上感恩的赞美和敬拜。
 
回顾这一阶段,真像一首诗中所说的:“任他风涛奔腾澎湃,与我究有何害?!一切事上得胜有余,仰赖主恩爱。”又如《奇异恩典》中的几句歌词:“许多危险,试练网罗,我已安然经过;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导我归家。”是的,权柄最终是在主手里,人所预谋的一切事情,一件也没有临到我身上。
 
这一阶段,是我心灵最软弱,内心最受煎熬的阶段,奇妙的是,似乎再加上一根稻草的压力就会使我崩溃、将我压垮,实际却是再有千斤的压力也仍然是这种感觉,几乎要跌倒,却不至于跌倒,而且也绝无跌倒的可能。
 
我渴望过平稳的日子,一般人那种平稳无事的生活,在我看来是多么宝贵,多么值得渴慕。如果能像平常人一样,过一天平稳的日子,那将是多么大的福气。我渴慕死,那时对死的渴慕,已经不能用渴慕、渴想来形容了,这些词都太轻,但我又找不出别的言词来形容。我再也不愿意看见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再也不愿意见到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一眼也不愿再见到。看到空中的小鸟儿在自由自在地飞翔,我多么羡慕它们,多想成为它们之中的一员;看到水中的鱼儿在遨游,我想如果我是它们中的一员,那该有多好。我又不敢去多想,因为主没有让我做小鸟,他没有把我造成小鸟,也没有把我造成水中的鱼,而是造成现在的我,又把我放在现在所处的环境里。想到这,我只有心灵深处暗暗地叹息。我感到牛马虽然可怜,在重轭之下汗流浃背地干活,干得筋疲力尽,还被无情的鞭挞,也比我作为一个人强。我羡慕它们,它们虽苦,却没有人这么多的思想。有时听说哪个人患了癌症,我就自怨自艾地想,为什么那个人不是自己呢,如果是我,这将是我最大的福音。我想假如哪天我忽然得知患了绝症,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
 
尽管我渴慕死,却没有向主求过死,也绝无自己去死的想法。有一天中午,农活最忙的时候(我母亲多日不在家),我把磷化锌(灭鼠剧毒药)找出来,放在床前当桌子用的箱子上(没桌子)。我这样做并不是想服下去,绝无这个意思,而是要向主说话。我说:“主啊,你看如果不是因着你,我离死多近,我要死多方便,可是为你的缘故,我再苦一万倍也不能这样去做。”
 
有的人说他们在患难中之所以不自杀,是因为自杀的人不得救,不敢自杀。我却不是这样,根本不是为着怕不得救、不能进天堂(因为那时已顾不得许多了),而是不愿意主不喜欢。不论自己多么不喜欢,也不能让主不喜欢;不论自己内心多痛苦,也不能让主为我难过,不得安慰。
 
一天中午,趁坡里还没有人,我终于跪在主面前放声哀哭,倾吐内心的一切。我多想说一句:“主啊!减轻一点对我的试炼吧(痛哭祷告的目的就是为着想说这句话)!”然而我却不能这样说,我无论如何也不想让主有丝毫被违拗的感觉。但是要我说出:“主啊!还是照你的意思行吧”,也是说不出来(虽然愿意顺服下来,却又实在不想再承受了)。我只有大声地痛哭,哭来哭去,大约哭了两个小时左右,最后终于说出了:“主啊!不要顾及我的意思,还是求你凭着你的意思在我身上作吧。”
 
在那一个阶段,我一切的祷告,内容都不过是一些长长的叹息。有许多经文,在平时并不熟悉,那时却时时不断地从心里涌出,自己也不晓得如何记住了这许多的经文。其中最熟的有《弥迦书》第七章一至八节:
 
哀哉!我好像夏天的果子已被收尽,又像摘了葡萄所剩下的,没有一挂可吃的。我心羡慕初熟的无花果。地上虔诚人灭尽,世间没有正直人;各人埋伏要杀人流血,都用网罗猎取弟兄。他们双手作恶;君王徇情面,审判官要贿赂,位分大的吐出恶意,都彼此结联行恶。他们最好的,不过是蒺藜;最正直的,不过是荆棘篱笆。你守望者说,降罚的日子已经来到,他们必扰乱不安。不要倚赖邻舍,不要信靠密友;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怀中的妻提说。因为儿子藐视父亲,女儿抗拒母亲,媳妇抗拒婆婆;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至于我,我要仰望耶和华,要等候那救我的神,我的神必应允我。我的仇敌啊,不要向我夸耀。我虽跌倒,却要起来;我虽坐在黑暗里,耶和华却作我的光。
 
还有《诗篇》、《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中的一些经文,也常在我脑海中出现。那时《诗篇》一百四十二篇成了我的食物,每日每时都从心里咏唱,无论在劳动时、休息时、还是在行路的时候,只要没有人,就唱出声来。这不像在唱诗,而像是灵魂的呻吟,向主哀诉心灵深处的苦情,词中的话好像取代了生命的呼吸,又像说不出来的哀叹,其中字字句句都那么符合我心里的光景,简直就像自己写出来的作品一样:
 
我发声哀告耶和华,发声恳求耶和华。
我在他面前吐露我的苦情,陈说我的患难。
我的灵在我里面发昏的时候,你知道我的道路。
在我行的路上,敌人为我暗设网罗。
求你向我右边观看,因为没有人认识我。
我无处避难,也没有人眷顾我。
耶和华啊,我曾向你哀求,
我说:“你是我的避难所,在活人之地,你是我的福分。”
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因我落到极卑之地;
求你救我脱离逼迫我的人,因为他们比我强盛。
求你领我出离被囚之地,我好称赞你的名。
义人必环绕我,因为你是用厚恩待我。
 
在那些日子,弟兄姐妹到我家里来,都会不由自主地唱起这一篇诗。他们来看我,虽然不一定听到我唱这首诗,也不一定了解我当时的心境,但是他们见到我,都不自觉地、发自心灵深处地吟唱这首诗。我想这一定是灵里相通的原因。
 
这首诗我每唱到最后一句,“义人必环绕我,因为你是用厚恩待我”,就有一种盼望——有一天弟兄姐妹还可以聚在一起敬拜神。我的要求并不高,如果有一天,弟兄姐妹能够自由地在一起交通神的话、谈论神的恩典,没有强权干涉,这就是主用厚恩待我了。
 
那一段时间,最紧张的时候,别的弟兄姐妹不能来,只有道真常来(那时我们还没有结婚),我不知什么时候会被逮捕,也不能去看望弟兄姐妹。有一天道真要回桥南村(她娘家),我知道弟兄姐妹挂念我,我也挂念弟兄姐妹,就让她等一等,从门后潮湿的地上找了一块化肥袋子上的牛皮纸。我拂去上面的尘土,在这块三角八棱、皱皱巴巴的(家里没有信纸)牛皮纸上,给桥南村的弟兄姐妹写了一封信。窄的地方就窄写,宽得地方就宽写,正面不够又用反面,写完后让道真带走,并希望他们也传给别处教会的弟兄姐妹。
 
晚上桥南的弟兄姐妹收到信,西王村信徒听说我去了信,也跑到桥南去取信。那天凡在场的都大大地被圣灵充满。并且所有的人一同看见有光从上面照下来,共有三次。
 
写信的时候,我想起什么就写什么,没觉得有什么特别。过了些日子,信的内容我早已忘了,却发现有许多人都在背诵这封信。我听了他们所背的那些话,也觉得很好,于是日后要回那封信,抄在本子上。因为没有拿原件当回事,后来不知弄到哪里去了(当时看内容觉得平常,和日后看大不一样),现在想来非常后悔没保存起来,因为这至少是非常时期的东西。
 
后来,我将这信取名为《给桥南弟兄姐妹的一封信》,写信时间大约是在一九七六年冬季或是一九七七年春季。全信内容如下: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知道现在不能见到你们,写这信捎去。
 
关于我的情况,道真姊妹回去后会告诉你们的。我也是以为不必再多说些什么,因为我们能将神的话行出来的,不在乎听的道理有多少,而在乎我们爱他的心如何。爱他的心若是冷漠,我们的灵命就软弱,走向世俗,知道的道理再多也是枉然。我也是恐怕自己说得太多,行出来得却少,我的神会叫我在你们面前羞愧。我是属于你们的,应该凡事叫你们得益处、得造就才好。我说得益处,不是属肉体的益处——这是与你们无益的——而是属灵的益处。
 
目前,我自觉灵性软弱,如果现在要见主的话,恐怕没有预备好。但我却愿你们都比我强,凡事顺从圣灵,生命丰富,直等主来。并且愿你们那日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坦然无惧,没有羞愧。因为我们见他面的日子实在近了。
 
我说这些话原不是叫你们为难的,因为在我们一切的事上,主都为我们预备了够用的恩典。他能叫我们凡事得胜,过合他旨意的生活。只要你肯寻求他,就必得着。
 
“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且是“智慧的开端”。“敬”者,尊敬的意思;“畏”者,就是惧怕。现在有多少人敬神而不怕神,冷淡敢犯罪,这就不是真敬神。怕人而不怕神是危险的。许多人好像敬神,内心却没有敬神的实意。在言行上不怕神,这就不是真敬神的。时候不多了,我们应当在一切事上从世俗中分别出来,与世俗无关,要手洁心清,不沾不洁的物。我们信靠神是有福的。经上千万的应许,都是为我们存留的。有了主,我们不依靠世界也能活。
 
我们既是属天的,就要在地上活出属天的生命来,不需要非要过着属世的生活,趴在地上起不来。因此,我期望你们都因顺服主的缘故,能以向自己死、向罪死、向世界死、向玛门死、向不敬虔的风俗死、向妨碍真理的情面死、向虚浮的荣耀死、向环境死、向挂虑死、向自己在主以外所爱的一切死。我们只向主活,神在基督里生命的一切丰盛,就都在我们里面活了;我们只要向主活,就什么都有了。那时,我们就要流露出基督的生命来,彰显他的荣耀。
 
主对我们的恩典是完备的,他必然拯救我们到底,不会半途而废。我也是以此勉励自己,相信若不是经他允许,没有人能伤害我们一根头发。我愿你们靠主行事,既然住在地上,就要以他的信实为粮。如果我们信任主,就会轻视一切苦害我们的凶恶势力。如果有人想神是看不见的,不如靠人现实,宁可靠自己的办法来处理和解决自己的一切问题和难处,也不肯将自己信托那又真又活的神,他的痛苦必加增。但我劝你们,要把神信成真的、信成活的,并敢于依靠他。也请你们为我祷告,使我增长基督生命的身量,在这一切的事上信心坚固。
 
我极愿你们真能听神的话,这是我向你们切求并盼望的。你们按自己心意走自己的路,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好处。脚踏两只船是危险的。有人以为不走世俗的道路,不去贪爱钱财就不能活下去,这与你们是有害处的。从来没有人靠自己的思虑能解决里面的问题,只有重担上再加重担,愁苦上再加愁苦,以致丧失生命。我不愿你们将那又真又活的神信成死的,只把自己信成活的,也不愿你们把里面的信仰信成了一个外表,愿你们进窄门,而不是挂了一个信耶稣的牌子。你们若在一件事上不听主的话,就让主伤心。你们是主用宝血买来的,你们不要在一件最小的事上不听主的话,让圣灵担忧。
 
你们读这信之后,也请转给西王的教会让他们也读。
 
愿主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灵的交通,永远与你们同在,直到主来。阿们。
 
(第六章  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