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正文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三章:复兴(一)

时间:2018-10-30 15:19:43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三、复兴(一)

 
第一次受逼迫的阶段暂时过去了,我的灵性却进入了一个低潮。不知怎么回事,心还是那样想的,人却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整个人就像保罗说的那样:“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9)。天天做着让自己不平安的事,过着自己所恨恶的、亏欠神的失败生活。
 
我只觉得和主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对主的心越来越冷漠,以致于越来越爱世界、爱虚荣,不愿祷告,不愿思想神,满心都是世界。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占据了我的心,言语行动也失去了敬虔的约束,行出来的都是骄傲、嫉妒、争竞、放肆、逞能、脾气暴躁。曾几何时,宁肯冒着被砸死的危险也不愿离开主的家,现在的心态却变了。有时想,住在这儿真不方便,不如住在村里好。漫坡里没有邻居,没有地方找人玩,有时村里晚上放电影也不知道,耽误了去看。
 
每到晚上,跪在主面前,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虽然祷告时下决心,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说不该说的话,连一句闲话也不再说,再也不让那些不洁的思想侵入自己的心,内心要不断地与主交通。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人又变回去了,也不恨自己了,说话行事又由不得自己了。这样反复立志,反复失败,持续了许久(现在想来大约几个月,或近一年的时间)。那些日子,可以说是天天“大罪不犯,小罪不断”。
 
本来,蒙恩的时候,我就立了最大的志向,要以蒙恩为人生的转折点和分界线,从今以后,虽然活着,却要看自己像死了一样,重新开始,一切言行举动要荣耀神,要完全为主而活,再不说一句不当说的话,不做一件不当做的事,也不再想不当想的,宁愿死,也不愿再犯一点小罪。我祷告说:“主啊,求你让我逃避哪怕最微小的罪,像逃避地狱的火一样,就像人逃避世间最大的灾祸一样。”
 
我虽然恨恶犯罪,但想不犯罪自己却当不了家。从道理上讲,我知道人凭着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因为罪的一切试探、世界的一切诱惑和污染,不是人能凭着自己得胜的。基督徒的得救和生活行为上的圣洁,都是神的作为,只有他为我们成全,才得成全。
 
我没有办法保守自己的一生不再犯罪,不看不当看的,不听不当听的,不说不当说的。我曾求主让我的眼晴瞎掉,耳朵变成聋子,口变成哑巴。当我求这些的时候,知道自己刚刚十几岁,人生还很长,如果变成残疾对自己的一生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不是随便求,而是每句都反复想好了才求的。
 
我想,只要能避免犯罪,即使一辈子眼瞎,一辈子做哑巴也值得。我拿不准这样求对不对,试着求了一段时间,主却没有回应。后来从圣经中读到,耶稣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或作脱离罪恶)”(约17:15),才停止这样求,只求主使我在各种犯罪的试探中靠他得胜一切。
 
与蒙恩时如此惧怕罪相比,现在的光景真的使我感觉非常痛苦。虽然从主观上来讲,自己宁愿死一万次,也不愿意过着这种可恨的生活,但是就客观来说,无论怎么恨自己,却一点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在肉体的软弱和失败上一直不服气,不信凭着宁可死一万次也不能犯半点罪的决心,自己就管不了自己。
 
每晚睡前祷告的时候,总是下最大的决心,从早上开始,一句不该说的话不说,一点不该想的也不想,一件不该做的也不做。不料,到了早晨从床上起来,心就倒向世界那边,晚上祷告时下的那些决心变得无影无踪,说话行事完全没有了约束。
 
就这样每天都立志,每天都失败,再立志、再失败,不断立志、不断失败。我发现自己里面真是一无良善,就像保罗说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我想,如果不是有主恩典的保守,自己一点也不比世上最坏的人有丝毫长处。
 
有一天,大辛村一位弟兄来找我。他离我家大约有二十里路,是走来的。我知道人家来找我是为着寻求灵性的帮助。我过去见了弟兄姐妹,除了谈论神的事情,在主之外没有任何感兴趣的话题。现在的我却完全不一样了,里面没有神的话,连一句也没有,对神的事没有兴趣,内心爱上了世界,装满了世俗。我心里装的是什么,说出来的就是什么,同他说的话,全是些世俗的东西。我知道人家来找我,不是为听这些来的,不该谈这个。但是,想谈神的话心里没有,说不出来,最后人家只能失望而归。弟兄走后,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内疚,难受得不得了。我体会到主说的话:“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约15:6、7)。我不是常在主里面,主的话也不常在我里面。
 
那时候没有传道人帮助,这样的灵性光景也不知道应当怎样看待。有时我想,肯定是主不要我了。又想,如果他要丢弃我,为什么拣选我?神是全知的,不可能当时对我不完全了解就拣选了,没想到现在变成这样,又后悔了,丢弃了。这是不可能的。我相信他从起初就知道末了,从拣选我之先就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就知道我所有的败坏。他是不嫌弃我才拣选我。他的爱超过了我所表现出来的一切败坏,不是因着过去不了解,现在后悔了。
 
既然神不会改变,不会不要我了,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呢?我想不通。就这样,天天挣扎天天失败。由于天天重复这样的生活,虽然只有大约几个月,我却感到过了好久好久。到后来,每次立志之先,凭经验就知道结果肯定是再次重复以往的失败,然而,想不这样却没其他办法,只能任凭自己一面苦苦挣扎,一面重复失败。
 
后来我想,既然每次立志后还要重复上次的失败,可见立志和不立志,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意义。但是,如果因此不再立志,任凭自己败坏,是否成了不忠心、不努力,更加不得神喜悦?努力改都不行,不努力不是更不行了吗?总不能连努力也放弃了吧?是否这样靠自己挣扎,所走的根本不是得胜的正路?我应该怎么做呢?
 
一次次的失败,终于使我对自己完全丧失了信心,再也不想挣扎了,只是将自己的本相和一切光景都摆在主的面前,不再重复以往的立志努力失败的无效循环。心想:我不知道应当怎样才好,但是主知道。当我这样停下自己的所有活动,有一晚祷告的时候,里面有话说:“这是要让你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
 
哦!原来失败的经历也有用处,是要让我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看来,这样令人灰心沮丧的经历,竟然和其他经历一样,同样出于主对我生命的精心设计和造就。我把它看为对自己灵命的巨大损害,却不知道主是要藉此建立我的生命。当我在极其败坏的泥潭中苦苦挣扎的时候,他却好像一直在袖手旁观,一言不发,原来是为着让我把所有的“本事”用完,把所有的路走到尽头,好回头认识自己。
 
主不是要我藉着自己挣扎来解决什么,而是要我因着在这一切挣扎中的失败彻底地认识自己,从而停止自己的活动,完全靠赖神恩典的拯救。神赐恩给谦卑的人。人只有彻底地认识自己,才能谦卑。这样,神施恩于你的时候,你才不会盗取神的荣耀,而是将一切荣耀归给神。是的,神所有的恩典都是为人的失败预备的。神不是不肯施恩,如果你不盗取神的荣耀,他在你身上的恩典是没有限量的。
 
人不认识自己就不能认识神,人也只有认识神,才会真正地认识自己。人越是认识自己,就越认识神的恩典。人只有在彻底认识自己以后,才能彻底认识神对自己所有的恩典,从而将一切荣耀归于神。当人认识自己是彻底败坏的时候,才知道身上一切与败坏不同的东西,都不是出于自己的。自己蒙恩之后所经历的那一切,虽然从道理上知道全是神的恩典,但实际上,根本分不清哪些是出于自己,哪些是出于神的作为。感谢主,藉着这一切软弱的经历,使我知道在我身上,哪些是自己的旧生命在活动,哪些是属于神恩典的作为。因此,这段时间的痛苦经历,成了我的教师。神要让我趁此机会,好好地看一看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好叫我明白,今后若从失败中得着恩典的拯救,生活行为有什么改变,就知道那不是我,而是神的恩典临到自己,免得自己盗取神的荣耀。
 
我有什么好自夸、好骄傲的?我想,人连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想的不想都作不到,还能作什么呢?这岂不是最小的事情吗?既然人连最小的事情都做不来,怎么指望靠行为的力量使自己圣洁完全?人没有好的想法肯定没有好的作法,不该想的不想作不到,不该作的不作就作不到,正如圣经说的“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4:23)。所以保罗说:“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 3:20),“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3:24、25)。“训蒙的师傅”意思是启蒙老师,就像幼儿园的老师,要教给不懂事的小孩最起码的常识。律法也是如此,要教我们懂得一个最起码的常识——“你是个罪人”。既然如此,说人不能靠自己称义,难道还有什么不对吗?
 
实际上,连能够信耶稣,也不是出于自己,而是出于神恩典的拣选和赐予。正如保罗说的:“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6-8)“得救”不出于自己,“恩”和“信”也不出于自己,真正的信不仅仅是口头的认信、头脑的认同,而是因着真正认识了神。神是看不见的,除非神主动以附就的作为向人启示和显现,否则人凭自己没有能力认识神。所以得救的信也是神赐的。神是万有的源头、生命的源头,是我们无论身体还是灵命以及一切所需的源头。神通过这些经历让我深深地领悟到,若不是他的恩典,自己连思念神的意愿都没有,更不愿意亲近神,怎么还能信耶稣!
 
那时候,一处经文对我非常重要,就是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七至十节,保罗说:“……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有人说保罗讲的这根刺,是指他身体有病,我想那是猜的。保罗没说是病,而说是撒旦的差役,给他带来的是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既然讲是差役,肯定是指人而言,而不是病。这差役是谁呢?他说:“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林后11: 13-15)可见这刺是指他传福音的敌人!这刺曾使他软弱,使他感到无能为力,所以他求主拿掉这刺。但主没有给他拿掉,只是告诉他“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为此,他立刻为这刺感恩,并以软弱……为可喜乐的,为什么?“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主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保罗说:“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提前1:14)但是在我来说,恩典好像不够用的,不然,我就不用苦求主再施恩了。
 
既然主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 ,主的恩典就肯定是够我用的。既然够我用的,为什么会有这软弱失败的光景,显得恩典不够用呢?其实不是不够用,而是我身上有东西拦阻了神的恩典。这个东西就是骄傲,这个拦阻就是不认识自己。因为神的恩典有一个原则,就是他“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4:6)。
 
什么叫谦卑?谦卑不是一种外加的恩赐,而是人因认识了自己,能按自己的本相评价自己。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不再自欺,不再误把自己看作自己所不是的那种人。尽管保罗曾说:“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但他却并没有把自己的软弱看成坏事,而是看作可喜乐的,看作支取神恩典的条件。他说:“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此后,每当有任何败坏的时候,我就不再凭血气抗争了,因为知道没有效果。我总是对自己说:“这就是你的本相,你要永远记住,免得因忘记自己的全然败坏而夺取神的荣耀。”
 
我想,也许是因为对自己的认识还不够清楚,所以神让我多经历经历,好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起初,神创造人类是用地上的尘土造的,就是叫我们知道,人的本体不过是尘土,是神的灵使他成为有灵的活人。所以,我没什么好的,没什么好能的,也没什么好高贵的,我所有高于尘土的,全是神造作的结果,全是神赏赐的结果,全是神抬举的结果!大卫说:“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诗103:14)神思念我们的本体不过是尘土,我们也应该常常思念自己不过是尘土。尘土能做什么呢!
 
我原以为只要彻底认识自己,承认自己的败坏,自己放手,不再凭自己挣扎,让主来管,这段糟糕的经历就会结束。可是没想到,这段经历不但没有结束,我反而比过去更加败坏了,甚至与不信主的人动手打架。事情过去以后,心里的痛苦难受到没法形容。祷告的时候,我跪在主面前,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再也不靠自己活动了,只是照着自己的本相来朝见主,坦然地把心里的痛苦和一切光景都摆在主面前,以说不出来的叹息与神交通。
 
这种光景又持续了大约几个月的时间。后来我想,既然神是统管万有的,圣经上说:“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1:3),世界上最大的事,最小的事他都掌管,大到整个宇宙,小到我们每根头发,无不都在他的管理之下。主说:“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太10:30),天父若不允许,“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参路21:18)。
 
他爱我们甚至差他的爱子为我们舍命,还有什么不肯给我们的。我们既是神的儿女,是主身上的肢体,那么,凡与我们有关的事情,岂不都与他有关吗?我们经遇的一切,不论大事小事,好事歹事,尤其是我所有的灵性经历,包括所有软弱失败的经历,一定都在他造就我们的计划之内。
 
我过去一直要求自己在言行举止等生活上完全圣洁没有瑕疵,只知道神恨恶罪恶,绝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切软弱、失败、肉体的败坏也有神的妙用,以致成为我人生最大的、最可喜乐的恩典的经历。我的目标是不犯罪,神的目标却是要得着我的人。他不只是要我不犯罪,而是要藉着我所经历的一切,包括一切软弱和失败来造就我,使我在生命中与他联属为一,有合他心意的生活。
 
是的,当我得救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主的生命;现在,主要藉着这些经历,让我学会靠他的恩典将这生命活出来。我的软弱失败和肉体的败坏,都成了神对我生命进行加工的不可缺少的工具。
 
我说:“主啊,你知道我何等恨恶自己,可是我身不由己。只有你改变我,我才能改变。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这样做,但是我知道你是神,你的智慧不是人有限的头脑可以测度的。我也不能因为有了一些属灵的知识,就以为明白你的心意。虽然我的生活行为与你的圣洁相悖,我也恨恶这样,但如果你愿意我这样的话,我也愿意。如果你喜欢我这样下去,我也喜欢。尽管这是我最不愿意、最不喜欢的事情。我的知识告诉我你不喜欢,但你的旨意、智慧和无限的奥秘远超过我知识的范围。无论何事,只要你所愿意的我都愿意,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喜欢,哪怕是我最不喜欢、最不愿意的事情。”从此我的心平稳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