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正文

基督徒信仰必修课程(实践篇):第二课 基督徒的工作观

时间:2018-05-13 05:40:41    作者/供稿:陈丰盛    来源:丰盛“书”房    浏览次数: 字号:TT

第二课  基督徒的工作观
 
经文阅读:创1:26-28;西3:22-25;林前10:31;弗4:28
创1: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创1: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创1: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西3:22 你们作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
西3:23 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
西3:24 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侍奉的乃是主基督。
西3:25 那行不义的,必受不义的报应,主并不偏待人。
 
林前10:31 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 神而行。
 
弗4:28 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总要劳力,亲手作正经事,就可有余,分给那缺少的人。
 
“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我相信这是基督徒信仰实践中最喜欢被引用的经文之一。作为基督徒,荣耀神是一生不变的主题。然而,我们很容易将荣耀神的事情停留在教会之内、教堂之内,或者是教会工作之内,很难想像一位专注于世俗工作的人也是可以荣耀神的名的。本文,我们回顾圣经中关于工作的历史,继而思想基督教内关于工作的错误观念,最后再以圣经教导为基础建立基督徒正确的工作观。
 
一、圣经中工作的历史
从创世记开始就已经将工作的主题阐述出来,首先是神创造的工作,其次是神给予人工作的使命,继而是人类因犯罪而带来工作的咒诅。

1.    工作的神
圣经一开宗就已将一位工作的神摆在我们面前,经文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创1:1)在整个创造的进程中,这位工作的神除了“说有就有,命立就命”之外,还亲自动手创造人类。主耶稣见证神的工作不仅停留在创造大工之中,而且是不断工作:“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5:17)。
 
耶稣基督本身就是一位工作的神。首先,祂在创世之初就与神同工,保罗说:“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西1:16)其次,主耶稣降世的目的就是作工,祂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4:34)因此,祂在十字架上说:“成了”。(约19:30)最终,祂在启示录中宣告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启21:6)

2.    神在创造之初给予人工作的使命
    神在创造天地万物之时,就已经将工作的使命赐给人类,经文记载:“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1:28)这里有一个很特殊的观念需要明白,人的工作是神的“赐福”,与犯罪之后的“劳苦”成鲜明对比。继而,神将人安置在伊甸园中,又给予人工作的机会,即“使他修理看守”(创2:15)。若将工作视为一种负累,我们可能会提出神在创世之初就已经把人当作“奴隶”,让他为神所用,成为人的工具。但从权柄的角度来说,任何人都不会否认,神将一切被造物都交由人来管理,这是一种何等尊贵的身份,是一份何等超越的权柄,是一项何等荣耀的工作,也是一种何等美好的赐福。

3.    犯罪后汗流满面的工作
    亚当夏娃的犯罪,使原本美好的伊甸园被破坏,使神人和谐的关系被打破,以致神的审判临到世人。作为人类的代表,亚当接受了工作上的审判,原本“赐福”的工作变成一种“劳苦”。神说:“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3:17-19)原本美好的工作,成为一种负累。这不是神原本愿意给予人的,而是人犯罪的结果。所以,我们需要肯定地说,神在创世之初给予人类工作的使命是美好的,今日人在工作时需要面对的“终身劳苦”、“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等审判,是人犯罪的结果。

二、圣俗二元工作观
今日教会中流行着一些语句,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主啊,求你是弟兄姊妹可以忙中抽空来服侍你!”“你们(指传道人)是为神作工,我们是为自己赚钱!”“在教堂里是为神作工,在家里就为你做。”“我忙于世界,没空到教会了!”“等我退休了,我就放下一切来跟随主!”这些论调反映了以下几种观念:第一、只有在教堂里、教会里的工作才是服侍神,在教堂或教会外的工作都是俗事;第二、教堂、教会内的工作与外面的工作是不容易调和的,两者只能选择其一;第三、侍奉神是基督徒在工作之余或离休之后的事情。
 
这种观念的共通点是将工作分为圣俗二元,由此产生两种职业、两种人群,即属灵的事与属世的事、圣职人员与非圣职人员。这样,许多基督徒一辈子活在“事奉玛门”的罪咎感中,对于属灵的事若即若离。他们即羡慕属灵的事,又放不下属世的事,大有那位为得永生来求问耶稣的少年财主般忧愁(太19:16-30)。另外,圣职人员也被圈在教堂、教会内,“享受”着属灵事务的限制,一旦有人另谋生计,可能就被认为是“下海者”,冠以“不属灵”的头衔,或者被认为是不专心跟从主的典范,即现代贪爱世界的“底马”(提后4:10)。
 
鲍会园牧师在其《真理的装备》一书中关于这种观念的来源作了详细的追溯:“今天有一样普遍的思想,很多人觉得工作,特别是劳力的工作,是一件次好的事,甚至是没有价值的事,这看法在一些教会圈子里也不例外。这种观念受天主教思想的影响特别大,他们把‘圣职’和‘非圣职’的工作划分得非常清楚。在天主教百科全书里,只把神甫、修士、修女等的工作,列为‘呼召’的职务。意思是说,只有所谓的圣品人员的工作才是神召人去作的,是为神工作,其他的工作,都不是为神。这种观念至少有两个结果:一方面使平信徒不能自动的来事奉神,甚至不能自由的亲近神;另一方面,圣工人员可以抬高自己的地位,借以达到垄断圣工的目的。到宗教革命时代,很多教会领袖当然极力反对这种立场,但是他们却多半都没有认清楚反对此立场的真正意义,及基督徒应有的正确立场,而教会仍然过分强调属灵和属世事务的分别。一般来说,教会认为处理属灵事务是自己的责任,基督徒工作生活与属灵事务没有关系,因为教会没有一个正确的、完整的、对工作的看法,结果基督徒也就常常把人生分成属灵与属世的两个部分,而且两者好像完全没有关系。特别在近代无神的经济学和社会学理论的影响之下,基督徒也照样把工作只看成了一个赚钱的机会,一个维持生活的方法。”[1]
 
圣俗二元的观念是基督徒对于基督的教导错误理解而导致的。在许多基督徒的观念里,将主耶稣一些教导片面的理解:主耶稣说“不要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太6:25),就认为赚钱是不合神心意的;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就认为他要求跟随主的人一定要撇下他的工作,放弃一切赚钱的机会;主耶稣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可1:17),认为主耶稣要求所有人都应当放下自己的工作;基督复活之后,彼得带领同伴去打鱼,主耶稣后来问:“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约21:15)我们都认为主耶稣是责备彼得,提醒他不要“下海”;当主耶稣对因服侍主而思虑烦扰的马大说:“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路10:42),我们就认为他在责备马大,提醒她听道是最好的。
 
我们很容易在读圣经的时候仅仅抓住细节、抓住字面,却忘记主耶稣讲论中所提出的原则。我们容易将细节和字面的意思绝对化,将基督的教导僵化、教条化,使我们重新陷入法利赛人般的教条主义当中。其实,主耶稣不是对所有人提出放下工作的教导的,因为除了那十二个门徒之外,圣经没有记载主耶稣是否同样要求那七十个门徒也撇下一切,反而拒绝那些愿意跟从他的人,祂说:“你回家去,到你的亲属那里,将主为你所作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样怜悯你,都告诉他们。”(可5:19)当主耶稣要求门徒撇下一切,包括房屋、弟兄、姐妹、父亲、母亲、妻子、儿女、田地时,却没有绝对要求放下工作(参太19:29)。他要求人“跟从”的时候,提出“舍己”、背起“十字架”,却没有要求放下工作,只是将“全世界”与“生命”作了比较,提出生命的重要性(参太16:25-26)。主耶稣在提出关于事奉神与事奉玛门的事情上,并没有指出“玛门”不好,只是集中在“事奉神”与“事奉玛门”的问题上,指出不能将“玛门”提升到与神相等的地位上,因为神才是最重要、最值得敬拜和侍奉的(太6:24)。在主耶稣对彼得说“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时,祂并没有提出不能吃鱼,只提出要将主放在“最爱”的位置(约21:15-19)。

三、建立正确的工作观
错误的工作观使许多基督徒被错误的观念所辖制,要么深陷罪咎感,要么无视属灵追求。健康的工作观不但不会使基督徒放手世俗的追求,反而能将工作视为服侍。当人将工作视为服侍之后,基督徒会为服侍得更好而重视属灵的追求。因此,我认为近年在教会中所倡导的“信仰生活化、生活信仰化”是值得重视的。在此,笔者列出几项圣经教导的工作观,作为提醒:

1.    工作是神对所有人的呼召
    工作的神圣性之一在于能够认识到工作是一种呼召。该观念可促使基督徒将工作的特性从世俗转向神圣。从被造之初,人就被赋予管理万物的权柄。该权柄并不是叫人凌驾于万物之上,而是要求人去“治理”、“修理”、“看守”。亚当最早的工作就是给万物取名,也就在那次“取名大会”后,他找到了自己的“帮手”——夏娃。在挪亚洪水之后,神照样将管理万物的责任交托给人,使人成为神的帮手、神的同工。祂说:“你们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凡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都必惊恐、惧怕你们;连地上一切的昆虫并海里一切的鱼,都交付你们的手。”(创9:1-2)所罗门在《传道书》中提到:“凡你手所当作的事,要尽力去作,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也没有智慧。”因此,工作是权利、是机会,更是恩典。所罗门在《箴言》中又说:“手懒的,要受贫穷;手勤的,却要富足”(箴10:4)。保罗则在《以弗所书》中说:“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总要劳力,亲手作正经事,就可有余,分给那缺少的人”(弗4:28)。保罗甚至对帖撒罗尼迦的基督徒说:“我们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吩咐你们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帖后3:10)显然,工作是神的呼召,更是人的义务。
 
2.    工作的目的是荣耀神
神的创造就是祂工作的表现,因此神也要求人学会工作。我们不能忘记,在神创造人的时候,就已经将祂本性中一件最宝贵的本质给予人类,即“神的形象”。如同上一课的“盐与光”一样,“神的形象”是人的本质。在有意无意间,人总会将“神的形象”表显出来。人犯罪伤害的就是神的形象(虽没有使神的形象消失),如保罗所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彰显神的形象就是神在创造之时所赋予人的使命。基督徒的工作就是将神的荣耀彰显在人前的机会,目的是使“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因此,我们需要明白基督徒工作的目的,并非打发时间、赚钱付账单、为了工作而工作、为了生活、为了取悦老板、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而是为了荣耀神。斯图亚特·布里斯柯说:“如果我们每周一早晨去工作时,不像其他人那样懒惰或只是谈论周日的足球比赛,而是抱着‘工作是荣耀敬拜上帝’的态度投入工作,那我们自己、我们的工作以及工作的环境气氛都会发生巨大改变。”[2]
 
3.    工作需要打破圣俗之分
由于严重的圣俗二元的观念,导致许多基督徒无法将信仰在工作中活化出来,而是将信仰停留在教堂和教会里。但凡明白工作的神圣性与工作之目的的基督徒,都明白生活的每一天是神圣的,都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诗118:24)。因着教会传统的观念,我们将圣日定在星期日,然而其实在神的眼中,每一天都是神圣的。因此,基督徒的星期一至六与主日是一样的,只不过神在每天对人的要求有不同。基督徒就应该信仰从星期天进入到星期一至六,视每一天都为“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斯图亚特·布里斯柯又假设说:“如果在周一的早晨,公共汽车司机向每位乘客问好:‘早上好!我们现在就开始一天的敬拜吧!’人们会有什么改变?乘客也许真的会低头凝神为自己和同事们祷告,将这一天将要做的决定和将遇到的困难都带到主面前;他们也许会认真地践行保罗的教导:‘无论作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稣的名,藉着他感谢父神。’(西3:17)”[3]
 
在创世记中又给我们看到一件现代教会所不曾想到的事实。那些上古“与神同行”的圣贤,他们没有像今日教会传道人般全时间在教堂里服侍。他们能够成为合神心意的人,并不在乎是否在“教堂”或其他神圣的地方,所在乎的是“与神同行”。事实上,“与神同行”的人,就连在家里生养儿女,也是一件神圣且属灵的事,因为神给人类颁布的第一个使命就是:“生养众多”。
 
4.    六日劳碌与一日安息
工作是神的旨意,是祂对人类的呼召,休息也是祂的旨意,也是祂对于子民的要求。当我们标榜努力工作时,不能忘记神也呼召其子民学会休息。后现代人将工作的成就与个人的价值相等同,因此忙碌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代名词,成就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我们也见到不少人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使他变成一位工作狂,当他退休在家的时候,可能就会失去生活的动力,对一切事情失去兴趣。这种将工作视为生命的全部的表现自然引来许多问题,如亲子问题、婚姻问题、属灵问题。
 
神在六天创造之后,在第七日安息,并将这一日定为安息日。在神所颁布的十诫中,神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 神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出20:8-11)神要求人将“这一日”视为“向耶和华你神当守的安息日”,作为敬拜的日子;要求人在“这一日”安息,“无论何工都不可作”,作为休养生息的日子。神也定出“安息年”、“禧年”,其中最大的目的就是“安息”。
 
“安息”的命令给予人们回归到家庭、婚姻生活中享受天伦,更使人在“安息”中调校与神的关系。如萧寿华牧师所说:“从工作上歇息下来,是调校自我价值最好的良药。让心灵安歇,体会个人的价值是源于‘神与我’的关系,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在休息、退修和自省中放下自己的身分,去到一些没有人认识你身分的地方,以你‘原始’的自我去感受神无条件的接纳,会纠正我们从世俗社会自我价值观中而来的误导。沙漠教父们属灵操练的生活节奏是‘工作、祷告、工作、祷告……’,因此,没有在灵里安歇祷告的工作生活,就好像没有煞车机制的快车,在不停冲前中险象环生,至终会害己害人。耶稣说:‘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作神的工。’”[4]

5.    要用服侍主的心态去工作
保罗说:“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西3:23)这是基督徒工作观中具革命性的教导。在我们的工作中,很多时候会将工作视为“为自己作”、“为老板作”、“为公司作”等等,容易造成很多人在工作中讨人喜欢、只作在眼前、不甘心。若我们能视工作为侍奉,而且是“给主作的”,相信我们的工作就大有改变了。首先,我们会视自己所作的工作为“天国的职事”(Kingdom ministry);其次,我们的“老板”并不只是公司的老板,而是神;再次,我们自身价值的肯定不再是业绩、成就,而是荣耀神。
 
在面对工作中的一切事务时,我们将以神的旨意置于首位。萧寿华牧师概括圣经中三点重要的指引:(1)当被要求与同事或上司同作不义之事的时候,理当坚定地拒绝。“不可随伙布散谣言,不可与恶人联手妄作见证;不可随众行恶,不可在争讼的事上随众偏行,作见证屈枉正直。”(出23:1-2)“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箴3:27),“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赛1:17)(2)若在个人的职权内可以制止罪恶,引发公义,当主动行动。(3)留心行光明的事,在一切事上妥善交代。“我们留心行光明的事,不但在主面前,就在人面前,也是这样。”(林后8:21)在个人一切所作的工作上,都努力让所作的成为可以荣耀神的事。[5]
 
6.    尊重劳工
关于劳工,是专门针对基督徒老板说的。保罗提出如同服侍主一样的教导之后,对所有“主人”提出要求说:“你们作主人的待仆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吓他们,因为知道他们和你们同有一位主在天上,他并不偏待人。”(弗6:9)鲍会园牧师关于尊重劳工提出三个方面的理由:第一、从神创造的目的上看,劳工是尊严的。因为神创造人的目的是要治理地面。人借着劳力可以成为器皿,给神完成祂最初创造的目的。第二、从神自己的榜样,我们可以看见劳力的尊严。因为神是一位工作的神,包括祂的创造、保守、救赎等。第三、从主耶稣的榜样,可以看见劳力的工作的尊严。因为主生一个木匠的家庭,祂自己也是一位木匠。[6]
 
在尊重劳工的基础上,我们还得遵从圣经中关于“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10:7;提前5:18;太10:10;林前9:14)教导。保罗也说:“你们作主人的,要公公平平的待仆人”(西4:1)。当我们要求基督徒在工作上要忠心、努力,如同给主作的时候,作为基督徒的老板也得以“给主作的”态度来对待劳工。当我们要求基督徒工人要以服侍主的心态来工作时,基督徒老板善待工人、尊重劳工本身就是一种服侍。
 
从圣经的教导中可见,工作不但是基督徒理所当然的事,更是神的呼召。不过,按着神在圣经中所教导的来工作,是基督徒工作的准则:基督徒要工作,更要视工作为神的呼召;基督徒要忠心工作,并要在工作中服侍主;基督徒要努力工作,也要学会安息;基督徒要亲手工作,并要在工作中荣耀神。
 
问题研讨:
1.   如何理解神是一位工作的神?
2.     有一句话说:“在教会里服侍神,在家里是服侍人”。你如何理解?
3.     请分析圣俗二元论会带来什么后果。
4.     若是基督徒都能建立随时、随在、随事荣耀神,你认为教会将会有什么景象?
5.     你认为最正确的工作观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