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解经释经 > 圣经综合>正文

从圣经神学看关于迦南战争的议论

时间:2018-12-30 04:24:26    作者/供稿:白向东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从圣经神学看关于迦南战争的议论》

前言:
 
在迦南战争中,以色列民按照上帝的命令:“要把他们灭绝净尽(herem),不可与他们立约,也不可怜恤他们。”(申7:2)把迦南人“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驴,都用刀杀尽”(书6:21)。对于圣经记载的这一段历史,很多人,甚至包括一些基督徒都无法接受:至善的上帝,怎么会如此残忍?显然,这太不符合人的是非观念了。实际上,圣经能这样记载上帝的作为正好说明:圣经不是人的作品,乃是上帝的作品。因为“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9)。人们太习惯于按照人的伦理去评价一切,甚至对造他的上帝也不例外。但基督徒有属上帝的生命,理应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待一切的事物。
 
本文从圣经神学(主要是旧约)的角度,思想所谓迦南战争的伦理难题。本文的目的是与承认圣经都是上帝的话的肢体一起,思想圣经中相关的启示,盼望能感召更多基督徒感恩和敬畏上帝,本文断不敢去评断上帝的作为。
 
一、一些学者关于迦南战争的观点的概述
 
有学者否认herem的命令是出于上帝,认为摩西五经不一定都是摩西本人的著作,其中也包含一部分北方先知的作品1。也有学者推论:如此残忍的战争行为很可能并没有出现,herem只不过是当时约定俗成的战争文体修辞法2。
 
与上述这些否认战争的历史真实性的观点不同。一本研究迦南战争的专著介绍了在承认迦南战争历史真实性基础上的四位神学家的观点3:
 
加州波音特洛玛基督大学的圣经及神学教授C. S. Cowles偏爱新约中的耶稣上帝,不喜欢旧约中的耶和华上帝,提出了新旧约“极端的不连续性”观点。他认为新约批判了旧约的观点,认为是摩西和约书亚误解了上帝的意思。
 
达拉斯神学院的旧约教授Eugene H. Merrill则从伦理学的角度为上帝辩护,认为上帝是“雅威的战争”的主角。迦南人罪大恶极,已经刚硬到“不可救赎”的地步,上帝为了防止以色列民被他们腐蚀而对他们实施了灭绝式审判。他也告诫基督徒,迦南战争只是当时历史时期的特例,在今天不可套用。这种防守式辩护以把上帝放在人类道德的审判台上为代价,取得了很多华人基督徒的认同。这与约伯的三个朋友为上帝所做的辩护工作类同。
 
印州康考迪亚神学院的释经神学副教授Daniel L. Gard反对割裂新旧约关系,也肯定旧约所记载“雅威的战争”的真实性。他提出“末世论意义的连续性”观点,认为从末世论的角度去理解旧约中战争场面的描述,旧约中的种族屠杀事件就可以被看成是末世事件的预表。
 
Gard的论证方法很类似于奥利金,他从寓意解经出发,绕开历史意义,单强调属灵的意义,认为圣经中上帝命令:“灭绝艾城百姓是象征信徒攻击罪恶的战争,义人如果留下一小点罪,又怎能存活?4”
 
加州韦斯蒙特学院的旧约教授Tremper Longman III提出“属灵的连续性”观点。他认为:旧约中的上帝,与新约中的上帝是同一位;针对迦南人的战争,只不过是一系列战争中的早期之战。这一系列的战争在十字架上达到了顶峰,在最后的大审判中结束。战争的对象,从迦南人,转移到其他属灵的力量与权柄,直至所有邪恶者。无论是人类的,还是灵界的邪恶,最终都会被完全摧毁。他直言不讳地说:“那些对征服迦南过程中发生的种族屠杀产生道德质疑的人应该知道,在最后大审判中的道德困难更大,最后所有那些不跟随耶稣基督的男人、女人和儿童要被扔进火湖中。”他提醒我们,罪的工价是死。只是因为上帝特别的恩典,亚当与夏娃在吃了果子后才没有被当场击杀,而我们今天也因这恩典还在呼吸!因此,我们不该对上帝命令除灭迦南人感到惊奇,相反,我们应该惊奇上帝竟然让有些人还活着。
 
对Longman教授毫不妥协的观点本文完全赞同,本文就他的这些观点,再做一些拓展和补充。希望能唤起更多基督徒对上帝的敬畏和感恩。
 
二、人有资格议论上帝在迦南战争中的作为吗?
 
正如前述四位教授所认为的,迦南战争是上帝一手策划和发动的(创28:13、50:24、出33:1),又是由上帝为元帅的(书5:13-15)。Herem也是上帝反复重申给以色列民的命令(申7:2、9:3、20:17),并且还是上帝全程帮助他们实施的(申2:33、3:2-3,书8:1、10:32、11:8)。否认这些事实,就是否认圣经的真实性。
 
一个真正知道上帝是谁的人,他会感到根本没必要向任何被造者解释上帝这些作为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因为上帝就是法,上帝就是理,在祂只有一是,祂以外的全不配算作是,谁能在祂面前站立?(出3:14、耶49:19、罗11:33-36、林后1:19)。
 
所以,在《约伯记》中我们看到,上帝一点也没有理会约伯的质问,只是重申了祂的权能和作为,并以此挑战约伯在祂面前的话语权(伯38:4-5、18、40:2,罗9:20)。也没有人有资格替上帝辩护,所以对约伯的三个费尽口舌的朋友的好心,上帝非但不领情还加以斥责,因为他们胆敢“议论”上帝,擅自把上帝和约伯放在了道德法庭上,自己出任律师为“被告”辩护,并且还辩不过“原告”(因为“被告”本来就不按人的理行事)。虽然没有有形的法官,但显然,这三个朋友心中的是非观就是法官。上帝非常幽默,祂最终让这三个不知深浅的“律师”,必须借着已变得谦卑的“原告”的祈祷,才得蒙“被告”的赦免(伯42:7-9)。祂用这样的方式,智慧地嘲笑了这一出人为的审判闹剧(诗2:4、箴1:26)。遗憾的是,直到今天,人们还是乐此不疲地重复着这样的闹剧。围绕上帝所主导的迦南战争的正义性的议论显然也不例外。
 
所以,本文绝不敢再去重复这样的审判,也绝不敢担任辩护。“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我们只是响应上帝这样的呼召,竭力把圣经已启示的有关真理解释清楚,力图使基督徒知道上帝的旨意。并且盼望所有的人都能与我们一起,明白我们在上帝面前的本分。
 
1、谁是凶手?
 
人们所关注的,只是以色列民奉上帝的命令惨无“人道”地执行了“屠杀”,岂不知自己连杀死迦南人的凶手都没有找准。这显出了人们在审判这件事时的荒唐和无能。
 
在上帝创造人类和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上并没有死亡。然而是始祖自己找死,非要不听从上帝的警告而犯罪(创2:17),于是“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了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5:12)。对于一个犯了死罪的人,法官判了他死刑,有人奉法官的命令执行了死刑,没有人会说是法官和行刑者犯了杀人罪,杀死了这个人。事实上是他用他自己的罪杀死了自己(罗7:13)。
 
从始祖犯罪的那一天起,在上帝的法律面前,全人类已经该死了。也许有人会质问上帝,为什么亚当犯罪,我受刑罚呢?但圣经说我们每个人在娘胎里就有了罪,并且一生下来就犯了罪(诗51:5)。事实上,人人都自己犯了罪(罗3:23)。我们日常所说的该死或不该死,只能适用于罪人之间相对的比较;然而在绝对公义的上帝面前,每个人都是该死的,每个罪人从上帝那里该得的最公平的待遇就是死。“因为罪的工价就是死。”(罗6:23)
 
既然人人该死,那么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由谁来执行死刑,那自然取决于最高法官——上帝。上帝会指定以色列民对迦南人执行死刑,也会利用迦勒底人的私欲和残暴对以色列民执行死刑,而迦勒底人也会因自己的残暴和私欲被上帝审判(耶51:56)。一般人总以为人罪恶越大,越应该立即执行这才叫公平的报应,但是上帝并不这么决策。主耶稣说:“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路13:4)由此可见,上帝对某个人执行死刑的时间和方式,并不按照这个人的罪恶程度而定,乃是按照祂自己的全盘计划。
 
关于上帝在执行死刑这件事上的权柄,人们的无知和愚妄凸显得非常清楚:少有人会为病死指责上帝,也少有人会为寿终正寝指责上帝,却多有人为迦南人被杀死而指责上帝。岂不知除了真基督徒不是死了,乃是睡了以外(帖前4:13),按着上帝的定命(创2:17、罗6:23),所有死了的人都是被执行了死刑,只不过方式各异而已(箴11:5、拉9:13、结33:13、来9:27)。
 
上帝曾因祂救恩计划的缘故没有立即对亚当和夏娃执行死刑(创2:17,罗2:4),人们才有可能在今天一边喘着气,一边议论上帝。上帝曾因怜悯而推迟挪亚时代的人们的死刑一百二十年(创6:3),上帝也允许洪水以前的人可以活上好几百年,却让洪水以后的人活得没那么长,人们却傻乎乎地认为这是人寿命当然的极限。上帝也曾用洪水对那个时代的人执行了死刑,只留下挪亚一家。一些人自以为“只知道爱的”耶稣上帝也会在某一天再来,对所有不信祂的人执行死刑(启20:15)。人们不知道为自己现在竟然还活着而感恩,却拿自己的是非观在上帝面前打抱不平。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因为他们竟是如此这般地图谋虚妄的事(诗2:4、箴1:26)。
 
2、罪的严重性
 
一个没有真正认罪悔改的人,不知道罪的严重性,他会无知地认为:迦南人也有罪不至死的。这就如同很多人觉得犯一点小罪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样。为了更有感觉一些,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一个人天天不停地在一间办公室里吐痰、拉屎,那么办公室的主人会不会把他清除出去?我们的罪在上帝面前实际比这更恶心、更可厌恶——上帝既是无比圣洁的,祂就无比地恨恶罪恶(利11:44、申4:24、诗45:7、诗97:10)。我们成天在污秽中打滚,我们久在其中而不闻其臭,然而,我们能够想象绝对圣洁的上帝,需要怎样的忍耐,才能容忍我们还活在祂的面前吗?如果我们的罪不够严重,那么上帝何至于用牺牲自己的独生爱子的代价来除去我们的罪?!(赛52:15、59:20、太1:21)
 
上帝是鉴察人心的(撒上16:7、耶17:10),若我们自以为自己外面光鲜,我们又如何掩饰内心的污秽?一切都在祂眼前。如果不是上帝天天忍受这一切的恶心,如果上帝也把我们清除出祂的“办公室”,那我们会去哪里?欣嫩子谷是耶路撒冷的居民处理污秽之物的地方,上帝在圣经中借用这个地方来启示祂处理污秽之物的地狱。我们不仅不觉得自己不配活在上帝面前,不仅不为了上帝的宽容和忍耐而感恩,反而倒打一耙,动辄就指责祂的不人道、不合理;只要不合人的规矩,只要众人无法理解,就说圣经有矛盾、圣经错了;岂不知,人在上帝面前除了感恩和顺服外,那里还有资格说三道四呢?(伯40:4-5,42:3,42:6,)
 
3、人堕落的是非观
 
现在,让我们再看看人们论断上帝所依据的是非观吧。
 
人就是因为不服上帝的是非观,想要立自己的是非观才堕落的(创3:5-6,罗10:3)。堕落的人只能有堕落的是非观(赛44:25,59:7-8,罗1:21-22)。正是这样的是非观才导致了人们一切的争端和争战(诗2:1-3)。
 
人堕落的文化起源于始祖堕落后的第一个反应:从此里面有了羞耻,并企图用无花果树的叶子遮羞(创3:7)。象巴掌一样叉开的无花果树叶子岂能遮羞?不过是欲盖弥彰、自欺欺人而已。从此,遮遮掩掩、欲盖弥彰、自欺欺人就成为了人堕落文化的第一个特征。我们若细细考究就会发现:古往今来,多少人巧舌如簧也好、冠冕堂皇也罢,其下意识的目的无非是用自以为的荣耀把羞耻遮起来,其果效却往往是欲盖弥彰、自欺欺人而已。
 
该隐杀人以后,他只觉得自己的刑罚太重,不觉得他弟弟死得太惨(创4:13),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构成了人是非观念的第二个基本特征。与该隐一脉相承的拉麦,就用他诗一般美妙的语言,宣告了其自我中心的是非观:我可以杀人,人不能杀我,并且还引用上帝的话为自己撑腰(创4:23-24)。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古今中外,有多少人抱怨过自己太占便宜,别人太吃亏?有多少人觉得自己太无理,别人太有理?
 
约拿巴不得自己民族所痛恨的仇敌全城都死光,却为了一棵对自己有益的蓖麻的枯死而伤心欲绝,并且还向上帝发怒,觉得自己的作为比上帝更合乎理。这就是自我中心的人道。
 
用这样自欺欺人、自我中心的是非观,人们还有资格审判公义的本体——上帝吗?
 
三、结论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任何论断迦南战争中上帝的作为的企图,不过是人出于对自己和上帝的无知。人们或者是不承认自己罪人的本质,或者是身在罪中不觉得自己罪恶的严重性,使得人人都觉得自己在上帝面前无辜不该死。无论从人的判断能力和人的身份和处境来看,还是从人赖以审判的是非标准来看,人都没有资格来判断绝对圣洁的上帝的作为。在至高、至洁、至善、至爱的上帝面前,人唯一的本分就是:谦卑、感恩和顺从。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