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认识你自己 下一章

    每一个刚了解教会复杂情况的弟兄姊妹都会很诧异地说:“这都是信主的人呀,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呢?怎么解释?”

假如事到如今,我们还没有从中找到问题的症结,那么,我们还处在可怕的愚昧中,我们所受的苦害就白受了;假若我们还不能从中吸取教训,这些事,还会继续地重演。

《圣经》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 8:28)”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们有什么得益呢?

过去我们大多数人看事情,总是看到的是别人的问题。我们常常感叹地说:“人是多么的软弱和败坏呀!”言下之意,他说的只别人的软弱和败坏,并不包括他自己。的确,我们可以透过某些事,让人能够更清楚认识人的本性;但如果仅此而已,那还是没有多少益处的。其实,我们认清人的软弱和败坏,是为了更好认识我自己。

几千年前,古希腊有一座著名的建筑,门楣上写道:“认识你自己”,提醒人们,最难认识的就是自己;这句睿智的话直到现在,还留在那里,成为警醒世人的一句著名箴言。是的,直到现在,人类仍然难做到这一点。

我在痛定思痛的时候寻问神,才得到了这样的答案——人因为不认识自己,不认识自己的败坏和软弱,使魔鬼利用了我自身的败坏和软弱也不知道。所以,我们来认识一下自己。

1.人的软弱——愚昧无知

这愚昧无知所表现的是:我们所做的,并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们都是成年人呀,是有正常的理智、有正常判断力的人呀,怎么会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呢?这怎么可能?但耶稣在十字架上,曾经就很痛心地指出我们人类的一种现象:“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原因是因为有一个“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太13/14)”的属灵现象。

有一个家庭教会,本身有不少人是从教堂分裂出来的,她们有一笔可观(几万元)的奉献,核心同工商量后,拿出一部分的钱(2万)去印刷一本很重要的书籍,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这事需要保密,只有几个核心同工知道。但有一个未被入选为核心同工的A姊妹,知道教会有一笔钱不知去向,就到处说教会领袖瓜分了教会二十多万元(造谣),还嚷嚷叫信徒回到教堂去(扇动背叛),后来,几百人的聚会点,只剩下二十七个人,教会受到了极大的破坏。教堂的人对那些曾经分裂过自己教会的家庭教会,早就怀恨在心里,就把这个“可靠”消息报告了公安局,公安局介入调查,把家庭教会的核心同工一网打尽,并且意外地搜出了一大批“非法书籍”,成为震动一时的大案,还上了电视,对整个社会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同工们被判了刑,教会受到沉重的打击。

A姊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不,她以为这是对贪财的人最好的惩罚,是神的手击打她们,A姊妹觉得很解气。这个姊妹本身也有不少优点,她奉献很多,对贫穷的弟兄姊妹也很关心,常对他们施舍,她很积极传福音、事奉等等,很多人都觉得她是一个很爱主的人,她未被选入核心同工,只是被人排斥了。所以人们对她所造的谣都是相信的,人们不但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对,还觉得她才是一个真正的仆人。人们就脱离了教会回到教堂,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A姊妹对自己未被入选为核心同工,心怀不满,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埋藏了怨恨,只感觉到不高兴、心里有一个说不出的什么疙瘩,这种东西可能还会不知不觉转化为嫉恨、苦毒,可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她打听到一些风声,知道一点资料,心里就论断起来,可怜的是,她又不知道这是论断,还以为抓住了她们败坏的把柄,然后极力到处“揭发”,又不知道自己在造谣传谣。大家(包括A姊妹自己)都把“揭发”这事件看成为一个热心的姊妹针对教会严重问题的公义行为,却不知道,其实是魔鬼利用人心里的恶与无知在背后造成的破坏。A姊妹并不了解自己心里的恶和软弱,不知道这些事是从她的恶里面发出来的,这样,她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更可怕的是,她不但不知道自己在作恶,还以为自己为主作了一件大好事。正如许多喊要钉耶稣十字架的人,他们并不是存心作恶,只是想清除一个扰乱犹太教、十恶不赦的骗子,他们还以为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哩,所以耶稣说“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可悲可叹,我们常常就处在这种光景里面。

我们并不了解自己的败坏和软弱,于是让这些败坏和软弱加入到事奉里,一旦有机会,它们就发作。因为是混在服事里面的,那我们就以为自己是在服事神,就不知道自己在作恶了。

今天有多少我们认为很正确的事,可能到将来审判台前才知道原来是大错特错的,这是多么可怕。认识到这一点,我对自己就不敢抱有幻想,不敢有优越感了。所以不要固执己见、不要自以为是,对自己凡事都要采取一定的保留态度,谁知道将来的结果呢?

2. 人的局限——当局者迷

人本能地总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去看待事情,使人不认识自己所做的是什么。

有一些人,他很明白自己教会内部分争是不对的,但他们跟别的教会分争,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了,甚至还不承认是分争,而是认为自己在“护教”、“为真理竭力争辩”;他们认为别的教会拉他们的人是不对的,但他们去拉别人的教会却不认为有什么不妥,还振振有辞地说,是要他们“分别为圣”、“从巴比伦出来”……很多这样那样的罪,就这样发生了,既然不知道是罪,就使得这些事层出不穷,没有了期。

如果前面所说的是因为不认识人自己的内心,那么后面的一种就是不认识自己的对象是什么,就不认识自己所做的事的本质。

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我们只站在“人”的位置上,以“人”的意念去认识事物,并没有站在神的位置上,以基督的心(意念)为心(意念)去看待事情,没有以属灵身体、以国度性的眼光去看这些问题所致的。

有一群蚂蚁爬到一个地方,看到有一口水井模样的洞口,正在喷出红色的液体,它们争先恐后地吃那些东西。它们知道自己在吃什么吗?以蚂蚁帖近地面的距离,它们根本不知道所站在地方这个是什么物体,以蚂蚁的意念,它们也根本不认识这个洞、红色的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是一个人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蚂蚁正在一个胸部受到严重创伤、昏了过去的人的身体上,正在那伤口上争抢着。

为什么蚂蚁不知道,而人却一清二楚呢?

因为人是站在一定的高度上,能看到物体的全貌;又以人的意念去看,能认识这个洞口、红色的液体是什么东西。如果距离太近了,我们只看到一个洞口,一些红色的液体,这样单独来看,就看不出什么了。假如用近摄镜头去拍摄这个伤口,再把照片给人看,可能很多人就不知是什么东西了,还以为是火山也说不定。站在我们现在的位置,怎能看到全国呢?只站在自己教会的利益上,怎能看到“国度”的损害呢?站在自己的本位上去看问题,是看不到整个事件的意义的。

我们分争的时候,只看到对方是一个人、一个教会,而没有看到他们是耶稣基督身体的一部分;以为我们的争吵只是发生在两人之间、两个教会之间,而没有看到我们所做的是落到耶稣基督的身体上;没有看到我们是血肉相连的整体,就象蚂蚁看事物一样。这样,我们就不晓得所做这些事的性质是什么罪,就不承认自己是分争。

左脚陷在一个坑里,使身体跌倒了,右脚对左脚很生气,就对左脚又踢又踩;左手拿着利刃向正肚痛的腹部扎去,右手认为左手背叛身体,为了制止它对身体的伤害,于是用锯来锯断左手;牙齿正在与舌头打架;膝盖正拼命往头上撞去……站在右脚方面,对左脚的跌倒真的是很忍受的;站在右手的方面,对左手的所为是很气愤的,于是右脚和右手“对付”左脚和左手就理直气壮了。只有站在神的高度上,才能看清事件性质的严重性。

耶稣为耶路撒冷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使)你的眼看不出来。(路19/41,42)”研究历史的人会发现世事有一种规律:“现在”的事件性质象好是“隐藏的”,使我们“看不出来”是什么意义,唯有留给历史去作评价,也就是说,后人比当代的人要看得更清楚。这说明只有对事件拉开一定的距离,我们才能看得更清楚。

《圣经》为什么有那么多历史书?是因为神要我们站在历史的高度上来看世界。我们可能很难评估今天的教会现象,但如果我们透过《圣经》的历史书,我们就看得出今天中国教会很象士师时代,透过看士师时代,我们就能看得明白目前分争、各人任意而行的性质和后果了。

虽然我们身处当代,眼光有局限,但如果站在历史的高度,就能把我们与事件拉开一定距离,就看得更清楚了。神是“首先的”,又是“末后的”,他就站在历史之上,他就是这样看事情的,他透过《圣经》,来启发我们也应该这样看问题,从认识历史来认识今天的自己,从中吸取教训,《圣经》就是用来补足我们“看不到现在隐藏的事”的欠缺的。

1.人的败坏——顽梗叛逆

这种顽梗叛逆在小孩子的身上表现得尤其鲜明生动:明明妈妈多次警告过不要玩火,但他还是不听,后来烧了一床被子,也把他烧伤了,痛苦地大哭起来。对小孩,我们形容为顽皮;对人性来说,就是“顽梗叛逆”!

人有一种愚顽的特点,就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在信主之人中也一样有:“未见审判不怕神”的现象。过去,我曾经采访过监狱,里面有不少人很真心地讲到自己的悔恨,特别是死囚,更是泪涕交流。为什么他们这时才后悔呢?是不是他们在犯罪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犯罪?没有考虑日后将会可怕的结局?不是,他们在犯罪时,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考虑过将会有什么下场,所以他们刚开始犯罪的时候,是战战兢兢的,但后来没有被抓,渐渐就不怕了,他享受着罪中之乐,就把对将来刑罚之虞抛到九霄云外。

在信主之人中,有些人对所犯的罪是知道的,是明知故犯,比如憎恨、不饶恕、用手段陷害别人;有些领袖的腐化败坏,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的——贪污淫乱连世人都知道是一种罪,作领袖的怎么不知道呢?只不过刚开始犯罪时,他还有点害怕,但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胆子就大起来了。他觉得离审判尚远,就不当一回事;因为罪已经蒙蔽了他的心,使他把神、审判不放在眼里了。

人为什么信主后仍然顽梗叛逆?是因为没有“真”认识审判。假使我们有机会“魂游像外”,被神提到“大而可畏”日子看过审判,回来之后,你一定是全然不同的一个人,因为你终于“真”认识审判了。可惜,我们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于是人自己就犯迷糊,不知道审判有多么的可怕。

诗篇说:“畏 惧 事 奉 耶 和 华 , 又 当 存 战 兢 而 快 乐 。(诗 2:11)”“敬畏神”是一个基督徒最正确的心态。假如你的心态上缺乏了一些“畏 惧”、“战 兢”,那么就很容易放肆,后来你会犯什么罪都有可能的。愚顽人是很少想到审判的,虽然他们知道审判,但却没有从灵里真感到审批的可怕。

有一次默祷,我来到“大而可畏”的时刻,发现自己来到一个海洋般宽阔的地方,站在一个开阔的中心位置,远远站着的人好象海浪一样围绕着我,头顶上一团白炽的大光照耀下来,把我照得赤裸裸的,什么丑陋都暴露无遗,我羞耻得想钻到地缝里去,好让神和众人不要看我。那时我才真正明白大卫当时说:“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涂抹我一切的罪孽。(诗51/9)”的心情;启示录说到将来神审判世界,“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 6/15-17)”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惊恐了,当那一刻,我也感觉到自己好象蜡烛一样熔化,站立不住。我就说;“神呀,我知道我的罪了,放我回来吧。”每逢想起这事,仍心有余悸,才更懂得为什么要“畏 惧 事 奉 耶 和 华 , 又 当 存 战 兢 而 快 乐 ”的意思了。

如果都要去看过审判,才“战兢”,就证明你现在不相信审判,因为“信心”是不凭眼看的,神说了,就应该“战兢”,这证明你是用“信心”相信的。这才是神所喜悦的信心。捡查一下,我们对审判相信到什么程度?有没有“真” 相信?有多少时候是“战兢”的?就可知自己对审判有没有放在心上了。

 

人类都有一种愚昧顽梗的特性,愚昧——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顽梗——不怕神,不畏惧审判;过去以色列人有,现在的“以色列人”也同样有,可以讲是一种通病。

信主后仍然犯罪——有时候是无知,有时候是明知故犯,都是由于人不认识自己的光景,没有认识到自己本性上的无知和灵里未对付好的旧生命,隐藏的恶。我们常常说魔鬼的欺骗,不错,但不要忘了,这只是外因。魔鬼为什么能在人身上作工呢?不就是我们生命里有某些它可以利用的破口吗?俗话说得好:“苍蝇不在没缝的蛋下蛆”,我们没有软弱和败坏,它根本不能作什么,人自己才是主要原因。如果把什么责任都推到魔鬼那里,反而对我们悔改不利。所以,我们要对付生命,得要先了解自己,“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我们既要了解魔鬼,更要了解自己。

既然人有不知道自己光景的短处,那么我们怎样才能认识自己呢?这对于外邦人,这是很难的,但感谢主,我们有神、有圣灵。

圣灵是透过人的谦卑来帮助我们的,人不谦卑是不可能感受到圣灵工作的,所以,只有谦卑的人才能看清楚自己。

神透过两方面来帮助我们:

1. 在神面前谦卑

不用说,这谁都知道,谁都觉得自己在神面前很谦卑,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能真正做到这一点的人不多,我们从人的自义普遍光景就可以知道。

什么是在神面前谦卑呢?就是人常常处在一种反省状态,这种状态是随时的。它不是念念有词的那种祷告,而是一种默想、默祷或者心理活动——是内心与圣灵处于交通的状态;人们通常的公式化的认罪,只是在理智上知道自己是一个罪人,还未能在灵里“真”知道自己具体的软弱和败坏在哪里。所谓在灵里“反省”,就是神的灵带你回到某件事上,让你在一定的高度上象一个旁观者看自己,具体地把自己某一天某一件事解剖开来,使你更清楚看到自己的错,你被触动了,顿时明白了,感到很懊悔很羞愧的一种过程。

只有常处在反省状态,神才容易光照你;相反,你不谦卑反省,决不能感受到圣灵的责备。过去我们可能缺乏这样认识谦卑,也可能缺乏这样灵里的反省。

2. 在人面前谦卑

这一点人比较难作到,当然,理智上人都认同应该在别人面前谦卑,但实际做起来却并不是一回事。怎么样才是在人面前谦卑呢?具体地说,就是谦卑地听别人的意见,一个不谦卑的人,是不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的,就象法利赛人那样,他们就恨恶耶稣的批评。

怎样才知道自己在人面前谦卑与否?就看你在别人的意见面前是什么态度。

既然人有“不认识自己”的软弱,也不能百分之百感受到圣灵的意思,那么圣灵就要借助弟兄姊妹来提醒我们,这可是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的重要方式。如果我们没有谦卑的心态,那么圣灵的提醒也被抵挡,他就更看不到自己的光景了。如果当初法利赛人能谦卑地听取耶稣的提醒,就能看清楚自己可悲的属灵光景了,那该是多么好啊。

谦卑是人对神、对人的态度,是人要自己负责的。只有我们认识清楚自己,才能去对付,悔改越多的缺点,魔鬼就越难利用我们,这才是得胜魔鬼之道。

“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路19/41-44)”耶稣在这里叹息以色列人不知道当下钉他十字架是一种什么罪,更不知这罪对这座城带来是什么样的审判。《圣经》常常形容以色列人愚昧顽梗,就是这种情形,以色列人的光景就是全人类的写照,也是我的写照——我真的可能就是这样,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有多少是对的,也不知道将来审判台前所公布的结果是什么。我真想为自己看不清自己的罪,为今天的日子不知道将来如何受审而哀哭。

 

 

祷告与默想:

①慎重地想想,我有没有同样的软弱和败坏?

②回想过去是对别人的意见是怎么对待的?

③看完之后,有没有“战兢”的感觉?

我的救主耶稣基督,我仍然需要祢的救拔,我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无助,唯有你可以帮助我认识自己,我真的离不开你,并且我很欢迎你籍着弟兄姊妹来提醒我,我再不敢自以为是了,不敢不听别人劝告了,求祢察验,阿们!

悔改:

试作灵里的反省,看看有没有发现自己某些从未发现的错过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