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揭露“属灵”的罪 下一章

    在教会里我们可能看不到打架、杀人、抢手袋的事,但这并不见得我们都成为圣人了,说一句刻薄又真实的话,我们仍然都是罪犯,只不过犯的罪变了个花样罢了。

1. 可怕的现状:

信主日久之后,许多人都有一种感受:“原来教会是这么复杂的,如果我当初知道是这样,就一定吓得不敢信耶稣了。”有一个人向我讲出心里话:“当初我觉得‘在耶稣里是一家人’这句话很吸引我,我也曾经开心过,但我越来越了解教会后,就不再有‘一家人’的感觉了。”她的语气带著深深的沧桑感。

是啊,当进入教会更深的层面时,我们会很吃惊地发现,教会里竟然隐藏著许多罪,这些罪都是打著“真理”的旗号公开进行的。

许多传道人既疲于应付外面的争战,又苦于招架内部的激战,既要面对外面的逼迫、对抗,又要面对内部的分争、谣言、论断和争竞……,两面夹击中他们变得伤痕累累。

许多人悲观失望、软弱退后,就是从自己内部的这些争斗混乱带来的恶果。

我们常常感叹世界残酷,但这一残酷性同样延伸到教会里,只不过换上另一副面孔——带上了“属灵”的面具罢了。我们常常以“属灵”的理由去犯罪:为统一真理的纯一性而纷争;为捍卫某种领受而分裂;为了划分权柄范围而结党;为使更多人能为某人祷告而到处说他的闲话;为神的殿忧心如焚而到处散播怨言。人们因关心教会的事就常常背后议论领袖;为了帮助别的教会的弟兄姊妹就挑拨他们离开自己教会;大发热心地辩论为的是证明自己宗派的正确性和势力庞大……

在前不久的年代,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他们以“毛泽东思想”与“毛泽东主义”之争,进行了近十年的残杀,有多少人觉得杀了那些反对“主义”的人,有多么的英雄气慨;有一些人惨死在血泊中,又感到为坚持“思想”而死,是多么的自豪。有多少人以“造反有理”的口号,捣毁了学府,破坏工厂的生产;在“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下,有多少的专家学者在非人道的折磨下死去……这都是在以“革命”的名义下干的,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令人发指的罪行,这不值得我们借鉴吗?

耶稣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提到逼迫,我们就想到外邦,其实逼迫不仅来自外邦,更多的是来自内部。要杀死耶稣的不是彼拉多,而是法利赛人和众多以色列人;中世纪逼迫教会的不是外邦,而是天主教。我们也一样,严然以卫道士自居,你指摘我错,我指摘你错。

在教会工作要面对许多超乎想象的谣言和毁谤、怨言与争闹、结党和反叛……,正如《圣经》多处指出的教会败坏现象(林后12/20,加5/19,20.提前6/4,5……)。我真心地相信每一位陷入这样罪的人,都有一个响当当的、充分的“属灵”理由,并且也毫不怀疑他们是为神发热心。

就在这些“属灵”的烟幕下,使教会产生了许多的罪。于是我们用纷争判定讲方言是对是错;用论断对抗、帮助有错误的领袖;用分裂表达否定“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决心;为更好管理教会而结党争权;以怨言恼怒为教会施加压力使其改进;以讲闲话来表现关心他人……表面上我们是在服事,但服事的却是魔鬼、是罪。

2. “属灵”的蒙骗

有一个宗派的教会,想争夺我们的一个聚会点,他们的传道人就向我们教会的信众说:“你们的传道人是奸夫淫妇,他们贪污教会很多钱来盖房子……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吗?因为他们所谓的‘圣灵充满’其实是邪灵充满……” 这个聚会点的人心开始乱了,他们忽然觉得那么可亲可敬的人原来是这么可恶,接着他们开始怀疑我们所讲的真理,信心很快被破坏掉。我们本来就知道这个聚会点有一两个稗子,平常就多有搅扰,对方却觉得他们是得力的帮手,暗中想让他们作领袖,把教会夺过去;这时候我们的教会在真理、信心、架构、计划上全都受到破坏,教会陷入了大混乱;我们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有多少信徒人被绊倒,多少外邦人知道这事从此对“耶稣教”有鄙视,而失去得救的机会,教会人数锐减,人心软弱,福音事工难以展开,因而有多少灵魂沉沦,这是今生都难以估计的。而破坏这个聚会点的是怎样的一群人呢?他们是服事神二十年之久的仆人,曾经因着受逼迫,在海内外享有美名,他们看《圣经》、讲道至少已经有7300天了,居然还不知道这样做是犯罪,就可想而知这种“属灵”的罪有多大的蒙骗性和普及性。

杀人,放火的罪是人皆恨恶的,因为它显然易见。但最可怕的是一些喊著“真理”口号而犯的罪,它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这些罪愚弄人到一个地步,自己正在破坏教会、逼迫耶稣,还以为正为神大发热心呢。

因此,这些罪比一般的民事、刑事的罪更为阴险毒辣,有更大的毁坏性,使人犯这些罪的时候,更加理直气壮,肆无忌惮、甚至几近疯狂。法利赛人以捍卫宗教的名义,杀害“谮妄神”的耶稣;天主教以清除异端为由,残酷逼害不与他们同流合乌的虔诚信众,教会历史不知出现过多少次,几万人、十几万人被屠杀的惨烈事件,他们打著的就是“护教”的名义;今日,我们为捍卫“真理”,为“纯正”信仰,家庭教会与“三自”教会、家庭教会与家庭教会之间正打得如火如荼,有多少象保罗所讲的“相咬相吞”的事发生。

文化大革命中参与武斗凶杀的人,不少原本是极纯朴的人,即所谓有“纯朴的阶级感情”、“热爱党中央、毛主席”的人,他们并不是凶残狠毒之辈,但为什么这些善良的人会向同单位另一派的人举起屠刀呢?是因为那些可怕的“革命”语句欺骗了他们——只要有欺骗,多么纯朴的人都能做出可怕的事情来。那些在教会里成为魔鬼热心奴仆的人,大多数都有一个单纯而又无知的心,他们单纯,所以才热心,才努力事奉;但又因无知,分不清哪些话是出于神,哪些是经过魔鬼歪曲的,以致于他们即使很爱主,也不能摆脱魔鬼的利用,仍然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

《未日决战》对教会普遍的现状做了如下揭露:

“很明显地,邪灵的能力几乎根源于虚谎的力量,但它们己经蒙骗这些基督徒到一个程度,使他们被利用了却还自以为被神所用!这是因为他们几乎个个都高举著自以为义的旗帜在队伍中行进,所以根本看不见标明著整支(魔鬼的)军团真正本质的旗帜。”

我们自义的时候看不清谁是敌人,谁是弟兄。我们还以为自己的论断、争辩、分争、争竞都是在与魔鬼争战,在悍卫真理呢——这些现象是教会所面临的极大的破口!!!

魔鬼比我们还要熟识《圣经》,它也是篡改《圣经》的高手。它常常将似是而非的经文给人,使人反对真理,例如它企图用诗篇91篇让耶稣试探神。今日也同样,它试图让我们打著真理的旗号去破坏教会。

我觉得魔鬼使用着一种很成功的诡计,使基督徒们成为它的走卒而常常彼此逼迫,他们明明听了魔鬼的话还以为听了神的话。魔鬼以荒谬的灵,把某些概念、教义弄得似是而非,把错误的做法冠以“真理”的名义,使人放心大胆去犯罪,还使犯这样罪的人自以为义。

现在各宗派都以各样的“理论”去定别的宗派的罪,以支持自己的分争。这些“理论”是很动听的、很“合理”的、很“属灵”的,目的只有一个,使我们相咬相吞。譬如,现在虽然有好些“理论”定“三自”教会的罪,我不敢妄加论断对与不对,但如果这些“理论”诱使我们以“三自”教会为敌,去分争、去拉人、分裂别人教会,那么这些“理论”肯定是一种欺骗!有某名人曾极力劝人以“三自”教会为敌,可能因他被政治搞怕了,不敢碰那“主义”的灵,宁愿把矛头对着自己人,这样就没有什么风险,或者他自己也受到欺骗。

成年人要欺骗一个几岁的小孩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他们之间年龄的差距使得智力相差很悬殊;魔鬼是至少已有数千岁寿命的灵体,而我们的新生命只有十年、二十年(还有些是虚度的),我们属灵的智力和知识与魔鬼的灵界智力相比更有着巨大的悬殊,不用说,它要欺骗我们更加轻而易举了。我们在论断、猜忌、憎恶别人时,有些理由简直好象说到你的心里去,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很多结党、分裂、分争、争竞的理由都似乎很充分、很合理,这都是因为老魔鬼在蒙骗我们这些属灵的婴孩。为什么会上当呢?因为我们常常是以理由来衡量是非的;喜欢听谁说得对、谁说得有理、谁说得好听去分辨对错的,这就大错特错了。

《圣经》给我们的分辨标准是怎样的呢:“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太7/16,17)”南方有一种荔枝树与龙眼树很相似,城里人不太会分辨它们的枝叶,常常因被人考问而出洋相,但只要长出果子,就没有人不会分辨了。再比如识别东方闪电,可能有些人不能分辨他们说的谁对谁错,但只要看他们的行为就知道了:如果有一种“真理”是用恐吓、绑架、欺骗、色情、伤害、暗杀去传播的,它肯定是从地狱里来的,就不用再去听他说什么了。

我们分辨谁好谁坏,单凭听到是不可靠的,说真的,有时单凭仅有的圣经知识,我们是很难识穿某些“属灵”的欺骗的。怎样分辨那些“理论”对不对呢?不管谁说得多么“属灵”、有理,只要他们是以闲话、传舌的方式讲出来的、以发怨言的态度散播出来,并且以结党、分裂、分争、争竞表现出来,不用听什么,他们肯定是错的,我们单凭他们结的果子——行动,就可以知道他们是好是坏。

我们不要再上魔鬼的当,去听它似是而非又非常“属灵”的道理,更重要的是看他们在做什么?怎样做的?

3. 做了魔鬼所不能做的事:

常常在论断、纷争、结党时我们都觉得自己理由很充分,觉得自己是在坚持公义。“属灵”的罪,就是魔鬼让热心服事神的人,用魔鬼的方式——用属世的方式或人自己的方式去服事神。这样,我们服事的对象好是神,实际上却是服事了魔鬼。简单地说,就是有“好(似乎正确)”的理由,却用不正确(魔鬼)的方法。

举例子来说,一个儿子在服伺父亲,一日父亲在椅子上睡着了,一只苍蝇老是叮在父亲的脸上,这时与父亲有积怨的人在旁边说:“这苍蝇真可恶,来,用这根棒子瞄准它,狠狠地打,看它还敢叮不敢叮。”小儿接过棒,对着苍蝇狠狠地打下去,于是他父亲滚到地上,流出了血……那个仇人看到这个样子,却乐得抱着肚子大笑。

苍蝇可恶不可恶?可恶!打苍蝇对不对?对!不但对,而且非常对!!但小儿却用了仇人的方法。听到别人论断自己、毁谤自己,可恶不可恶?可恶!维护教义对不对?对!不但对,而且非常对!但我们却用了仇敌的方法——用论断、分争、争竞来反击,这一击都落在了耶稣的身上,使教会受伤、流血。

就如上例小儿接受了仇敌的欺骗,做了仇敌想做又不能做的事情,这一棒其实等于替仇敌打自己的父亲,小儿子似乎服伺(帮助)了父亲,而实际却是帮助了仇敌。

我们查考、分辩、维护、坚持一些教义是绝对正确的,但如果用的是违反《圣经》的教训——论断、批评、分争、分裂、背叛、断绝交往等这些属魔鬼的方法来进行,就犯下了似乎“属灵”而实则是对抗神的罪,也就事奉了魔鬼了。

神有许许多多的教训,如不要论断、分争、结党等,就是规范我们的行事方式,即便你施舍、祷告,如果违反“左手不让右手知”、“不要故意叫人看出你的虔诚”的方式,也是罪;同样,如果你用分争、分裂来维护教义、教会的话,也仍然是罪!!!我们要明白,对与错不仅在于你的本意有多么好,但只要你的行动方式是错的,那么你的行为就是错的,就是罪。

 

4. 情欲找到了犯罪的借口

“属灵”的罪其根源是来自于自义和嫉妒,也是来自于人内心败坏的情欲━━苦毒、忌恨、恼怒等。杀害耶稣,就是基于这样的动机。“属灵”理由来源于自义,反过来,它又给自义的情欲极大的满足,使这些人更加以为自己有多么“属灵”了,这是一种相互依附而伴生的毒蛇。

我们要起来揭露“属灵”的罪的真面目。揭开这些所谓“属灵”理由的外衣,再用显微镜来察看,才能真正看清它并不是什么“属灵”的东西。我发现这些现象,只不过是我们情欲中的“忌恨”以一种狡猾的方式表现出来罢了。在历史上,这种仇恨表现得这样淋漓尽致,在世人,是表现得这样率真,而我们只不过用“属灵”的粉末将其化了妆。现在教会这些“争竞(原文斗殴)”,与黑社会、江湖上的斗殴一模一样,它们都是从相同的本质——情欲中的“仇恨”、“忌恨”、“苦毒”里来的。当与人发生矛盾冲突,就用闲话、牢骚、争吵、暗斗去还击,这时我们会有一种“解恨”的舒服,可知它不外是发自于人内心败坏的情欲罢了,有什么“属灵”可言?

警惕我们的罪性,要化装成为“真理”表现出来!

我发现一个秘密:基督徒想犯罪的时候,总能找到“属灵”的理由来辩解——其背后的真相是:为了诱使你犯罪,魔鬼给了你一个馊主意,好让你放心犯罪。

弟兄姊妹们,要留意魔鬼用自义令我们的陶醉,用嫉妒对我们的腐蚀,用苦毒牢笼我们……。“总要儆醒,免得入了迷惑”,将来面见主时哀求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但听到的却是耶稣鄙夷地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

你对谁很有意见,而且这些意见可能都是很对的(可能性不多),因此你就与他闹矛盾,因此就彼此疏远、彼此对抗。想想看,你这些意见就是破坏彼此相爱的理由吗?为什么我们一个地区的教会不能合一,不能彼此很好相处?我相信都会有很多的理由的,而且还可能觉得理由很充分。但我劝君反省一下,我们所做的,真的是那么理直气壮吗?我们有没有想到这些理由在将来的审判里能不能站得住脚?现在我们这样做,我们有把握面对审判吗?真的能确定将来不会哀哭羞愧吗?我们要深深检讨自己的理由,真的比“彼此相爱”更大、更重要吗?如果我们所做的违反了神律法的核心——“彼此相爱”的真理,不管我们所做的有多么好听的理由,有多么“属灵”的根据,那都只是魔鬼的欺骗,都是“属灵”的罪。

换句话说,在耶稣基督里,不管你有多么“属灵”的理由,用什么似是而非的经文,只要是破坏“彼此相爱”,都是“属灵”的罪!圣灵不可能用某句经文,去打倒“彼此相爱”这些经文的。

再重申一遍:在耶稣基督里,只要是破坏“彼此相爱”,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是“属灵”的罪!

 

默想与祷告:

①现在我做的真的经得起天国的审判吗?我的动机是纯全不杂的吗?

②反省自己现在所持的“理论”有没有欺骗性,有没有使我与别人、教会或别的教会分争、争竞?

主啊,我曾打著祢的旗号做过许多祢所恨恶的事,我承认自己是软弱的,有时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能完全了解我自己,不能完全识别自己的动机和里面所隐藏的东西。圣灵啊,请帮助我,令我能超越肉身的局限,能真正认识自我,认识我所犯的“属灵”的罪,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