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争竞(之二) 下一章

    我们在看自义、论断、结党、分裂、分争、争竞的内容时,可能没有把自己对“三自”教会(或教堂)所做的事联系起来,就仿佛我们因自义、、论断、分争、结党、分裂、争竞所做的事,如果是针对“三自”教会的,就无罪了,是理所当然的——好象我们所讲的合一,是不包括他们的。

这可是一个很敏感又尖锐的问题,说不好,就会惹上一身麻烦的。但神给我这些信息时,是让我从他整个的身体上去看的,同时也光照出我过去对待“三自”教会上种种的罪。如果按明哲保身的想法,我真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说也罢。但圣灵使我没法不说,我只好顺服,现在我就冒死触动这个死结吧。

为了避开嫌疑,我得先声明,未信主前,我曾经与“三自”教会的信徒打过交道,他们不怎么样的生命差点绊倒了我,我对“三自”教会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我是在一个最反对“三自”教会的家庭教会中重生、长大,受的都是如何“反对”的教训,没有一点“三自”教会的背景;我承认“三自”教会顺服行政权力更过于顺服神的权柄,也承认他们有人想把“三自”教会纳入“统战”的阴谋,也有不少没有重生的人把持住管理权……不一而足;我从前也曾经以“热心”“帮助”过“三自”教会,离间他们的信徒同自己的领袖的关系,教他们怎样分争、结党,脱离“三自”教会,等等等等,被“三自”教会“通辑”为“假先知”,不得不改名换姓。希望大家不要对我诸多的猜测和论断。

我上一篇曾经说过,有一次,我们被某宗派的教会抢去了一帮人,感到很痛心,非常痛恨他们这种卑鄙的行为,但圣灵却使我想起,自己曾经也多次这样抢夺过“三自”教会的人,那时我才明白“三自”教会是怎样的感受,他们对我们的做法是怎样痛恨的。圣灵问我:“三自”教会是不是我的肢体?你知道我的感受怎样?我岂不比你更痛心吗?神籍着这件事,使我明白他的心意,我才真正明白,圣经有关“肢体”比喻的道理,才明白什么叫相咬相吞。从此,在圣灵的引导下,我对“三自”教会的看法,才有了一个大转变。

1. “三自”教会是不是教会?

现在我们为“三自”教会来定一个位:他们到底算不算教会?他们是不是神的儿女?

什么是教会呢?重生得救的弟兄姊妹在一块过团契的生活,这就是教会。首先我们应该确定“三自”教会所信所传的福音,是不是耶稣基督的生、死、埋葬、复活、替我们赎罪等有关的救恩真理,如果是,他们信主是否得救?是否是神的儿女?“在耶稣基督里”我们是不是一家人?这时一定有人说,他们有不少人是没重生的,是假信徒。不错,可能是这样,但我们不要自义,想一想我们家庭教会的人,是不是都重生了?其实我们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又有人会说:他们的生命状态很糟糕。这可能也是事实,但这并不能否定他们是信主的,除非你冒充神论断他们。可能还有人说,他们与政治联合,聚会时讲计划生育,他们的神学有问题……但这些理由还是不能否认他们信的是福音,信的是耶稣基督。

毫无疑问,他们就是神的教会,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启示录所讲的士每拿教会,有一伙撒但一会的人,逼迫爱主的人;别迦摩教会中有撒但的座位,教导巴兰的教训,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行奸淫的事,服从尼哥拉一党的教训;推雅推喇教会推行耶洗别的教训,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等。这样恶劣的教会,神尚且认为他们为教会,我们谁敢否认“三自”教会不是神的教会?

“三自”教会在福音的根本上是与我们相同的,它并没有相信“政治”得救,因此毫无疑问它就是神的教会,也是神的儿女,是基督的肢体,这是不可混淆的大前提。我们对他们的一切“帮助”,都要符合“基督的身体”的体统,符合哥林多前书十二章的教训;如果我们给他们“帮助”,却带来分争、分裂、争竞,都是不符合真理、不符合神心意的,都是罪,是与神为敌的。

我们通常认为“三自”教会是“大淫妇”,这个词是出自启示录,“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17/18)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18/3)”从这些经文可知,这个“大淫妇”是一个国际性的势力,因为它是“管辖地上众王”的,这些经文合乎用在“三自”教会吗?“三自”教会管辖了众王列国了吗?不说众王列国吧,就只说我们国家,它管辖中国了吗?管辖君王(毛泽东、邓小平)了吗?还是它受君王的管辖?受国家的辖制?这说不通呀(不要说做“卖买”、“发了财”等了)?整个“三自”教会在中国教会中还不到十分之一,影响力也微乎其微,更不要说是国际势力了,就是在大陆,也算不上什么大的势力,这些事实与经文是不相符的。

“三自委员会”确实是与政治联合的产物,它逼使教堂屈服于统战势力之下,严格地说这是一种属灵的淫行;义和团的时候,有人对基督徒烧杀抢掠,还有一些以奸淫姊妹为乐,有些姊妹确实被奸污了,严格地说是不洁了,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些姊妹呢?说她们是大淫妇吗?这两件事是有本质区别的——所谓淫妇,她本身是自主的,主动的;而被强奸则是被动的、被迫的,如果我们对姊妹定为淫妇,是不是有欠公道了?但是我发现教会有一种反常现象,对被奸污的姊妹用石头拼命往死里砸,对强奸的一方却客客气气,生怕惹上什么麻烦,这同我们中国人分争的脾气是一致的:对侵略者总是卑躬屈膝,对自己的同胞却英勇无比。我们生活在这种光景里,知道政治的利害,不敢得罪他们,于是就拿自己的同胞开罪,这样比较安全——这非但是不公,更是人性的丑陋。我宁愿坐监也要讲实话:现在的教堂是被政治强奸罢了,并不是什么淫妇,它只是被逼的。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看哪,我要叫她病卧在床。那些与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启2/20-22)”现在我们来辨别一下《圣经》中使用的字眼,它在这里称教导“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的人为“耶洗别”、为淫妇,而并没有称推雅推喇教会为淫妇——请大家反复看多几遍!

我们要分清两个概念:“三自委员会”和“教堂”,“三自委员会”是一个统战的组织,“教堂”是教会,是基督的身体,现在我们所指的“三自”教会,应该是“教堂”,不要混为一谈。

我们要反对的是“三自委员会”,要帮助的是“三自”教会(教堂)。“三自委员会”才是教导人“行奸淫”的“耶洗别”,不要以为我是为“三自”辩护什么,不是的,如果要我来揭露“三自委员会”的错误,我会比许多人更加尖锐。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抹杀“三自”教会是我们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个事实,如果看不清这个事实,就会被魔鬼所欺骗。魔鬼诱使我们与“三自”教会分争对抗,同我们在家庭教会内部分争对抗都是一样,都只不过是受了蒙蔽,分不清敌我,也是同一种“属灵”的欺骗罢了。如果说我要辩护什么的话,我是为“‘三自’教会”辩护,却并不是为“三自委员会”辩护,更不是为一小撮卖主卖友、假信徒真党员辩护。如果说淫妇的话,是教导“耶洗别”学说的丁光训之流才是淫妇。

没错,“大淫妇”是某名人著名的理论,但我这个人就偏偏爱考察名人的观点,《揭露基督教里的迷信》就是我把基督教许多理论加以考察的结果,发现这种种错误都曾经是名人的观点,因为我们迷信名人就不加考察地接受了,以至于使它成为基督教里的迷信,欺骗了我们几十年、几个世纪。

说实在的,大牧者、名人也不外是人,他们一样也会上魔鬼的当,我们不要迷信,以为大牧者、名人就不会上魔鬼的当了。

2. 从更高的高度看“三自”教会的现象。

很早以前,“无神论的灵”就想将基督教统战到共产主义里去,辖制我们一个软弱的教会,想让它自生自灭。但神却破坏了这个诡计,兴起了家庭教会。但这灵并不甘心,却用另一个诡计来使我们自伤残杀。“三自”教会上了政治的当,就把家庭教会当作了仇敌;而家庭教会受到攻击,也把他们当作了仇敌。我们都上了政治的当,我们真正的仇敌是那想消灭基督教的魔鬼、“无神论的灵”,而不是那些干部,更不是那个教会。家庭教会本来是神的智慧,用来战胜统战的,但现在魔鬼却转移了我们的视线,反而使之用来付自己人了。正是那灵使我们彼此盲目相斗,却看不见真正的敌人,正如《末日决战》所讲的状况那样,是多么令人感到可悲呀。

现在到底是谁挟制谁呢?比如有一个强盗,进入了一家人中,用刀把大哥挟持住说:“快叫你的兄弟拿钱出来。”大哥只好说:“二弟,你快把放在床下的钱交给他。”但二弟却怪大哥软弱——听强盗的话,于是二弟用棍打在大哥的身上,这不是很荒谬吗?这棍为什么不打在强盗的身上?反而打在自己的兄弟身上。“三自”教会也是处在被迫的地位上,为什么挟制教会的一方不是仇敌,反而被挟制的自己人反倒成了仇敌?你看我们受魔鬼的骗有多么深——分争、争竞的情欲,已使我们分不清谁是敌人,谁是自己人了。

我们要用属灵的观点去看待“三自”教会,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三自委员会”背后的政治势力(“无神论”的灵)以及某些“三自委员会”的头面人物,而作为教会的“教堂”,是我们神的家。我宁愿得罪哪“无神论”的灵,也不敢得罪神的教会。

我们要看清楚了,真正想消灭基督教的,不是“三自”教会的本身,他们也只是受害者,是受欺骗的。

3. 神是怎样对待有罪的教会

现在我们看看神是怎样面对有问题或有很严重问题的教会的:“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有一件事我要责备……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所以你当悔改!若不悔改,我就快临到你那里,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你要警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启2.3章)”

  • 写信,讲明约翰同那些教会是有连结合一的,这六个教会同其他教会是一体的,神承认他们是他的教会;
  • 写信去,说明指出别人的错,是要向当事教会直接说才是正确的,而不是在背后自己教会讲的;
  • 这信的功用是:劝免的、责备的,但也有安慰、鼓励、表扬的,即便是很不好的士每拿教会、别迦摩教会、推雅推喇教会也一样;
  • 要达到的目的是:悔改、警醒、持守。对那些服从巴兰、尼哥拉一党、耶洗别教训的人,要他们是悔改。 并没有教导恨恶这些教训的人怎样出来,而是持守。
  • 假使他们不悔改,让主自己来收拾他们。让“上级中央”去对付“省”的问题,就无罪,如果我们“省”与“省”去对付就成为内战,就是相咬相吞。

“倘若你看到弟兄有什么不对,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太18/15,16)”这同启示录的信是一致的,更重要的是他们面对面指出他的错来,而不是在背后说他们坏话。

犹太会堂不是也是由不敬虔、无生命的法利赛人把持的吗?也教导与神的话相冲突的东西,他们甚至是抵挡神、钉耶稣十字架的人,比现在的教堂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教堂还没有拒绝耶稣的地步)。但耶稣是怎样做的?他不是也到会堂讲道吗?不也是当着法利赛人的面指出他们的错吗?但却没有教百姓们分争、出来,反而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太23/2)”你看这些圣经都是一脉相承的。

有名人用这节经文要我们从“三自”教会出来:“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甚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甚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注:"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甚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甚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林后6/14-17)”为了更清楚这节圣经的含意,我们看看17节所引用的以赛亚书:“你们离开吧!离开吧!从巴比伦出来,不要沾不洁净的物,要从其中出来。(52/11)”可见,这经文是要以色列民从被虏的状态,从拜偶像的世人当中分别出来;保罗是要哥林多教会与世界分别为圣的,并不是要人从哥林多教会出来。从“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么相干呢?”就更清楚知道,这并不是指从教会内部分裂出来,因为在教会内部不存在“信主的和不信主的”。除非那个教会发展成异端,我们就从那个地方出去。但如果是被称为教会的地方,有不信的、假信的,要出去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我们。在田里有稗子杂草,应该拔去麦子呢?还是拔去稗子呢?因此出去的应该是丁光训一伙,因为教堂大部分人都是信主耶稣的。

这样使用经文是按正义分解《圣经》吗?还是想把《圣经》唯我所用呢?请大家更深地来思考:如果这样不慎使用《圣经》实质上是被魔鬼利用来分争、争竞、分裂的话,你将来要负怎样的责任?你有没有认真想过:正如《圣经》都是正确的一样,药都是好的,但如果乱用的话,后果会出现严重的医疗事故,甚至令人丧命。假使我们乱用《圣经》,后果可能绊倒人,甚至……严重得难以想象。你有谨慎自己的教训吗?有象医生下药般的谨慎?

有许多人都是用上面那句经文去分争的,于是便出现许多这样的现象:

信不信圣灵充满?如果不信,那么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我们就从那里分别为圣,分裂出来。

信不信一次得求永远得救?如果不信,那么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我们就从那里分别为圣,分裂出来。

信不信……这样就永远从教会出来又出来,无限分裂下去。

分争的人都会持有圣文的,但如果哪一句经文是“教导”我们去分争,那一定是魔给我们似是而非的经文使我们“打着红旗反红旗”,以《圣经》的名义去破坏神的家。

现在对“三自”教会有许多种讲法,许多种理论(因为我还没有原原本本看过这些信息,不敢肯定它们是真理),如果这些讲法、理论能起到唤醒“三自”教会爱主的弟兄姊妹起来揭露“三自委员会”,丁光训假神学的话,那是对的,我很支持——就如启示录里的那封信一样,能起到提醒、警戒、责备的作用;而这“信”的用法,重要的不是在背地里说,而是要让“三自”爱主的弟兄姊妹知道真相,不要上当,要警醒、悔改;但是,如果有人利用这些理论作为分争、分裂、争竞的理由,那就大错特错了。(《金牛教》就是一例)

既然他们是受欺骗,最重要的是唤醒他们,而不是与他们斗,或是置他们于死地。

4. 我们过去对付“三自”教会的方法,是魔鬼的方法。

看到这个题目,曾与“三自”作“斗争”的人可能很不服气,仍然觉得自己对“三自”教会发的是“义怒”。可是试问哪个教会没有问题?哪个教会没有罪?通过“揭露” 的信息,我们不也清楚地看到家庭教会中的问题和罪了吗?再想想看,除了现在已经揭露的罪,家庭教会还有多少极端、异端的东西没有被暴光出来,这方面“三自”教会还比我们强呢--虽然他们教堂内部的确有问题,但他们教堂与教堂之间就比家庭教会之间和睦,就总体而言,还是合一的;他们中还有不少爱主的弟兄姊妹和牧者也并不比我们逊色……

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是家庭教会的人,我们在审判别人之时,先要除去自己眼中自义的梁木,除掉一些自义后,我觉得自己的教会也浑身是毛病,再也不好意思拿起审判的石头去砸别人了。这样再去看“三自”教会,才能看得更清楚,才是合乎中道的。

“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至于你们推雅推喇其余的人,就是一切不从那教训,不晓得他们素常所说撒但深奥之理的人,我告诉你们:我不将别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你看,耶稣基督看一个有严重错误的教会是多么的中肯。如果我们不那么自义的话,还是可以看到“三自”教会有许多长处的。

家庭教会不也是有问题吗?如果别人也用这样的方式对我们,我们作何感想?耶稣说:“所 以 , 无 论 何 事 , 你 们 愿 意 人 怎 样 待 你 们 , 你 们 也 要 怎 样 待 人 , 因 为 这 就 是 律 法 和 先 知 的 道 理 。(太 7:12)”如果你不愿意别人这样待你,你却这样待人就一定是不符合神的话,不符合“律 法 和 先 知 的 道 理”的,本身就是罪。

有哪一句经文支持你这样做呢?有什么真理为你辩护呢?“分别为圣”吗?别人不也可以与你“分别为圣”吗?

可能曾经“热心”帮助过“三自”教会的人都觉得自己是出于好心,说白了,哪个搞分争、分裂、争竞的人起初不都是出于“好心”?再联系《揭露“属灵”的罪》中的现象,我们就会更加清楚,每一个魔鬼的作为后面都会有“属灵”的理由和理论,实际上真正错误的不是我们的口号和理由,而是我们做事的方法和态度,当然也有用错经文的。你也许不知道魔鬼正是利用我们的口号、理论和被歪曲了的经文来分争、分裂、争竞的。

有人可能为了使自己的争竞合理化,干脆定“三自”教会为异端,这样他便有充分的理由了,但异端是不是个人或个别教会就能确定的?当然不是,而应该是由一个总体教会来鉴别认定的,个人或个别教会从来没有权去定另一个教会的罪。从整个教会历史来看,在教会整体的共识下认定的异端才是合法的,过去是召开大公会议来确认的。现在我们可以去作认真公正的调查,看看教堂信主的人是不是真信耶稣?混乱主的道的人是不是大多数?谁乱定别人的罪,他将来就要给神定了。

丁光训的新神学可能有异端的成分,如果真有,我们只能说丁光训的新神学是异端,并不能说“三自”教会的人都相信这种神学,其实也只是极少数人听他的;要揭露这些阴谋,应该是对准他们几个人或一小撮,不要把对付他们的罪落到教会身上,把打他们的棍子落到基督的身体(教会)上。士每拿教会、别迦摩教会、推雅推喇教会不也教导撒但的东西吗?但神为什么却仍然称他们为“教会”?我们的火力、矛头应该对准的是“撒但一会的人”和“巴兰的教训”或“耶洗别的教训”,应该对准魔鬼的作为,而不是对准弟兄姊妹和传道人,他们有许多人和我们一模一样,只不过是蒙受魔鬼的欺骗罢了。

只有对待异端邪教,我们去极力争辩才不是分争,劝说弟兄姊妹脱离他们,是对异端的拆毁而不是分裂;但相反,如果用这种方法对付来对待自己人就是犯罪;你看异端就是这样对付神家的——离间人脱离自己教会去他们那一也,这样我们就清楚看到只有魔鬼才这样对待神家的,因此我们若是采用魔鬼的方式对待教会,那我们的所为就是异端的所为、魔鬼的所为。从另一个方面说,神允许我们这样对待异端,是想让我们去消灭异端;魔鬼用这种方法,也是想消灭我们,我们可以看出这种方法是能够彼此消灭对方的,如果我们把它用于基督教内部,就会出现《圣经》所说的“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灭了”,看清楚了,我们过去用争竞的方法来对付“三自”教会,现在知道这并非是什么神的作为,而是魔鬼的诡计和作为,大家都被长期欺骗了。

况且许多脱离“三自”教会的人中,并不尽是为“三自”问题的,再仔细分析,其实有一部分人离开它与家庭教会彼此闹分争、结党、分裂同属一回事,这样就更没有理由去支持他们了,如果只听一面之词,对事情也无全面了解就去认同他们,那就帮了倒忙,反而助长了别人分争、结党、分裂了。

假若有一个家庭,家长都不信主,信主的儿女常受到逼迫;同时他们的父母也很不称职,常对儿女无理打骂,总之,这样的父母问题很多;作为一个牧者,你该怎样解决他们的问题?教他们与父母作对?或是教他们离家出走?投奔你的家去?《圣经》的准则只有一个,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的真理,它适用任何人、任何家庭、任何教会;能适用于教会的做法,也应该可以适用于家庭,想想看,如果把我们对待“三自”教会的方法,用在一个家庭里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的确我们都很想帮助“三自”教会回到真理中,但是如果用分争、分裂、争竞的方法,这是在用魔鬼的方法去破坏另一个教会,是魔鬼的作为。分争、分裂、争竞发生在家庭教会是罪,同样,用在“三自”教会也是罪!谁说我们可以用两套标准来开脱自己得罪神的罪?

现在我们回到一个目的性的问题上来,为什么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 组织?当然是因为“三自委员会”(与教堂有所分别)是统战的工具,是为拦阻福音而设的,因此家庭教会为了更好执行大使命,坚持独立为完全顺服主的家庭教会。

要知道,我们与“三自”教会分争、争竞本身就同统战一样,都起到拦阻福音的作用,这是帮了统战的大忙,正是统战所希望的,也是统战所利用的。无论统战,或是分争、争竞,都是魔鬼的作为,只不过教堂上了统战的当,我们上了分争、争竞的当。

4. 怎样合乎真理去帮有问题的教会

现在是我们重新检讨对“三自”教会帮助的方式策略的时候了。

一些教会在别的教会里挖走一批人之后真的强壮起来,但别的教会却只剩下老的、糊涂的、软弱的、没有重生的信徒,这个教会就更加惨淡,更加混乱,以至于完全垮下去;外邦人是透过“三自”教会来看基督教的,如果他们看见的都是老太婆,就给他们一个偏见:这是“老人教”,知道教会软弱的外邦人对信教也就没有兴趣了;看见教会内部如此混乱,外部也不停地在争斗,政府就更加轻视基督教——这亏损不单单是“三自”教会的亏损,而且是整个基督教(耶稣的名)的亏损。一个教会软弱的形象,影响了整个社会对福音的看法,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整个福音的工作。“三自”教会的软弱,对整体教会没有什么益处,它越糟糕,对家庭教会的危害越大——这是政治势力最喜欢看到的,那么我们仔细想一想谁在其中得到最大的益处?

“无神论”的灵想控制“三自”教会,如果爱主又有真理的人都离开“三自”教会,神的教会就会完全落入不义人的手中,他们就更可以为所欲为,“统战”势力也就更加得势,成为家庭教会的敌人。为了夺回神的教会的权柄,我们不应该放弃“三自”教会,而是更应该象启示录所讲的“持守”,把守住这个阵地,不要让它落在“撒但一伙”的手里,而是应该让爱主有真理的人,在那里靠着圣灵的智慧,逐渐改变他们的属灵环境,使教会重新回到神的面前。这岂不比拉人出来更强?!

耶稣为什么没有要士每拿等教会的人出来呢?如果这样,其实就相当于拱手把教会让给“撒但一伙的人”,使基督教在世人面前成为一个坏名声,这是魔鬼一个很阴险的计谋,是我们所忽略的。

对于软弱的教会我们应该怎样帮助他们呢?

首先应该与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他们逼迫我们,我们就更应该祝福他们,不要把祝福只停留在话语的层面,而是要将它与实际帮助紧密连系(雅2/15,16,这观念另有详论)在一起。他们与我们为敌的时候,正是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更应该不计较人的恶去善待他们。

有些教会与“三自”教会的关系是敌对的关系,彼此逼迫的关系:常常你告发我,我挖你的人。这是互相残杀,只能两败俱伤,这是魔鬼最喜欢看到的。过去我们也是这样,现在我们已经意识到这点,就不再上魔鬼的当。

现在我们教会对“三自”教会很有负担,有一半事工,是为了帮助他们(目前有好几个堂点),但我们不再是用分争、分裂、争竞的手段,而是与他们建立友好的关系;他们看到我们生命的见证,就有很多人来我们教会受造就,被圣灵充满;我们事先也声明我们的宗旨:不希望他们脱离原有的教会,加入我们的教会。因为那里更需要爱主的工人,如果都走了魔鬼岂不是更为所欲为?他们来这里造就的目的只是为了把真理带回去,改变原有教会的属灵光景——这几年我们这样工作,使不少“三自”教会都发生了属灵方面的改变,不少人被圣灵充满,福音也兴旺起来,彼此为敌的事也没有了,现在我们都已经懂得怎样一齐对付统战了。

那些今世之子比我们要聪明的多,他们早以派人打入“三自”基督教内部,逐渐改变了这个教会,把属神的权柄夺过去,他们做得多么的成功。我们为什么倒不懂得这样做呢?为什么不“反其道而行之”呢?这样既不用背负分争、分裂、争竞的罪,又从实际上帮助了别人,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懂得这个道理呢?我们倒被欺骗,以破坏的方式帮助别人,使别人以我们为敌;而统战方面,却以帮助的方式去破坏,还倒被错认为友,我们双方都被欺骗得好深啊!

看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曾经在“三自”教会出来的弟兄姊妹就会感到难以接受,会感到被定罪的感觉:我们从前出来就是分争、闹分裂吗?可以说,很多家庭教会的前身,就是这些出来的人,如果是错的,为什么却带来后来家庭教会的兴旺?当时很清楚是神的带领呀?等等。

没错,假如没有当初从“三自”教会出来,难以想象今天中国教会的局面会是怎么样的,可以肯定地说,就没有今天的较为兴旺的福音局面。

现在我们讨论的不是出来有什么错,而是怎么出来的问题。

“三自”教会是受“三自委员会”辖制的,在这样的“统战”下是不能够完全执行神的旨意的,所以,为了脱离这样的辖制,我们应该出来。但现在问题是,怎么样出来而没有背负分争、分裂的罪名呢?我们是这样作的:

我们教导教堂热心的弟兄姊妹传福音和如何牧养,让他们到离县城较远的地方传福音并且建立家庭教会,因为交通不方便,“三自”教会不知道,于是就建立了很多家庭教会,都归我们管。只是到了圣诞节时,他们才去教堂(这样做只是为了对教堂施加一些积极影响)。教堂这时才知道增加了那么多的会众,但也没有招来统战部方面的“麻烦”,所以教堂方面就争一只眼闭一只眼,几年过去后,圣诞庆典晚会由一场变成两场、三场、四场……这样的增长,教堂的人其实也高兴的,他们不但没有拦阻,还尝到了家庭教会的甜头,他们后来也偷偷搞起家庭教会来了;后来他们知道这是家庭教会成全的,他们对家庭教会就没有敌意了。现在我们两下配合对付统战,我们做他们不能做的事,他们做我们不能做的事。有什么培训,我们通知他们,有好老师也带到他们中间……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有更多的家庭教会定为“聚会点”,特别是一些敏感的培训点;假如上头有不利于家庭教会的风声,他们会打电话通知一声……我们这样“出来”,并不放弃教堂这个阵地,而是扩展神的帐幕;并没有带给他们更加的荒凉,而是两下都兴旺了福音,又没有带来分争分裂。

有一些出来,是带有异象的,是完全的出来,但他并没有带人出来,然后开展家庭教会。有一些教堂的人也来参加他们的聚会,后来他们觉得在这里得到了更好的喂养和牧养,就留了下来。两下都是个人行为,是正常现象,并不是分争分裂。我自己本身也在自己重生的家庭教会里出来,开荒建立教会,后来又离开自己建立的教会,做国度性的事工,这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因为这样出来,没有带来分争分裂。

在另外一些教堂,出来的人本意只是想传福音,建立家庭教会,人还是教堂的人。但是教堂的人知道了,就反对他,排斥他,逼迫他,最后他只好完全出来。那么搞分争的并不是他,所以他这样出来也没有什么错。

…………

我们总结了不同的“出来”方式,认为最好的还是第一种,其它的方式只是单方面的兴旺,但笫一种是促进两方的兴旺,这就是所谓的“双赢”了。

到了一定的时期,教会是有必要总结一下历史了。我们过去“出来”的异象,没错可能是出于神的。但人领受异像并不是百分之百地准确的,总有一些百分比的错误。比如,我们按着异象推动今年的计划,但到年尾总结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有不少地方没有达到预期的果效,于是我们就要调整;神不是以火云火柱引导教会吗?但你看看教会的历史,却出现很多失误。为什么要总结教会历史呢,其中一个目的就是看看有什么失误,承认它、纠正它,然后更好地发展。现在我们来评估一下,过去我们执行神的带领——“出来”时,有没有失误?有没有掺杂了一些血气、情欲——恼恨、冲动、分争、争竟的东西在其中呢?

现在将本文与《争竞(之一)》和《揭露“属灵”的罪》联系来看,就可以看得更深刻、更全面了。还是那句话,不要因为教会有矛盾就离开,不要没有使命离开教会,除非它已成异端。

最近有幸到海外教会走访了一趟,发现很多原来被认为保守、传统的“××会”、“××会”,居然更新得同圣灵充满的教会一样了,而且这种转变已成为大趋势;更令我惊讶的是,当在好几个教会里参加过他们热烈的敬拜、唱灵歌、讲方言之后,才知道他们原来是天主教的,但奇怪的是教堂里没有偶像,也没有告解等,如不是专门介绍,我根本不会相信这是天主教的教会。后来我了解到,海外不少天主教已同基督教打成一片,可以同基督教传道人互相配搭服事;他们的福音已经没有异端的成分,也展开了家庭聚会……在真理上也越来越同归于一。这是怎么做到的?就是某些基督教会通过交通、帮助的方式,与天主教徒接触,逐渐影响他们,当他们被圣灵充满之后,真理的灵就使他们知道天主教的错误,自己更新过来,然后又在合一的灵的引导下,成为互相服事的教会。这些见证使我更加相信,这几年对“三自”的帮助方式是对的,是出于同样的圣灵的工作。

有不同意见的弟兄姊妹先别忙着反对,请去神的面前求问一下,或者给自己一个月或更长的时间反复默想,再看一看能不能认同。

尽管有人还是不尽同意,但我恳请你平静地想一想,其实我们的分歧是极少的——我们都是家庭教会,对丁光训之流的“三自委员会”的看法一样,对教堂的错误看法差不多一样;分歧在于:别人看“三自”是笼统地一概而论,我是把“三自委员会”与“三自”教会是分别看待的,另外,是对付“三自”教会采用的策略不同,仅此而已,为什么不能求大同存小异呢?假如这样仍要分争,那么,以上所有的信息就没有用了,假如看到这里,我们都不能行出“不要分争”的道来,那么,我们可能真的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了?!

保罗说,我们“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罗14/1)” 所以为了避免分争,大家可以保留自己的看法,不要辩论,留待神将来审判吧。

保罗曾对哥林多教会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2/3)”现在我也是这样,真怕你们用分争来定我的罪,给我个什么帽子;还怕你们中间有人因为否定这个观点而否认整个信息。假若你不能接受某些观点、某些篇章,请你删去好了,千万不要血气,否定整个信息。我都说了,领受异像不会百分之百是对的,你就当我是失误吧,但希望你不要因此否定这个信息是从神而来的,好不好?

我说自己冒死讲这篇信息,是指可能冒着被许多弟兄姊妹误解的危险,更可能是冒着被政府误解的危险;我有被主内扣上大帽子的危险,更有牢狱之灾的危险,但如果能够因此而使中国教会消除相咬相吞,真正团结起来对付共同的敌人,那就把这些危险看作是我个人的十字架吧。

 

默想和祷告:

  • 1.我们同三自”教会争竞,给他们带来好的改变了吗?对他们有什么益处吗?对整个基督教有什么好处吗?
  • 2.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反思这个问题?如果都无好处,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 3.现在我们所受的逼迫,哪些是真正的逼迫?哪些是因为相咬相吞带来的后果?

主啊 ,无知的我真是惭愧,原来长此以来,我给狡猾的魔鬼耍弄了,他把我当棍使打在你的身体上,真的对不起,请你赦免我的罪。其实我们教会同“三自”教会都是有问题的,都上了魔鬼的当。我们愿意先悔改,主动改善同他们的关系,请求你来帮助我们,奉耶稣的名,阿门!

 

悔改:

如果有机会,与“三自”教会中爱主的弟兄姊妹连结,用合乎《圣经》原则的方法帮助他们,将真理和“撒但一伙”的诡计都告诉他们,使大家能够彼此同心合意地去对付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