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苦 毒 下一章

    在中文辞典里找不到“苦毒”这个词。因没有现成的词相对,在翻译过程中就照字面意思特造了一个,由于是新造的词,人们对它的理解会有些含糊不清,把握不准。苦毒原来的词意有“苦味的”、“有毒的”、“尖刻的”、“苦辣的”的意思,在其它几本新译本中被翻译成:刻薄、恶毒、苛刻、怨恨。综合这些近意词,我们对“苦毒”的理解就更清楚了。

苦毒就是人在心里深怀怨恨,因而待人、说话冷酷无情,过份苛刻,使用心术、手段,阴险狠毒。它发自内心,是心灵的产物;却以语言、手段表现出来。

天真的人看到这里可能会大吃一惊:这么丑恶,苦毒这东西恐怕不是对教会讲的吧,教会的人怎么会“阴险狠毒”呢?是对外邦讲的吧?不对!

“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弗4/31)”这里的“你们”就是指著教会说的。

假若我们能够将“苦毒”解剖,拿出来展览一下的话,我们就知道它有多么可怕,是一件很恐怖的罪!

中国历史上有一件“名垂千古”的事,成为苦毒的经典之作:汉朝汉太祖刘邦宠爱戚夫人,欲立戚夫人之子为太子,皇后吕雉对戚夫人极为嫉妒、恨之入骨,常常明争暗斗,结下了不解之冤。刘邦死后,工于心计、阴险毒辣的吕后为了夺权和报复,将久积的怨恨,发泄得惊天地、泣神鬼,在世界历史中也可算为绝无仅有,令人毛骨耸然——她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毒死戚夫人之子赵王如意,又将戚夫人四肢砍断,挖去眼睛,弄聋耳朵,灌药,毒哑她,把她放在猪圈的猪中养起来,命人称她为“人彘”。一个大美人变成怪物,躺在猪粪中,让猪踩踏。当吕后的儿子孝惠帝看到这个披头散发沾满猪粪,无手无脚一团肉的人在粪堆里呻吟哭泣时,也觉得惨不忍睹,大哭着说:“这简直不是人干的!”

这件事与教会有何关系?《圣经》中的历史书告诉我们,真理是放之宇宙、历史而皆准的,任何事——历史:现在、过去、将来都能证明真理是确实的,不只以色列的历史反映真理,任何历史事件都能反映真理——属灵的律存在于任何时间、空间。

以上的例子说明:苦毒是从生怨、积怨、嫉妒、怀恨中发展起来的,也让我们看到它有何等残酷、杀害、毁坏之能。教会可能不会出现看得见的残酷,但它在属灵方面所发生的残酷,比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看今日教会因分争、嫉妒、苦毒而出现的拉邦结派、分裂对抗,不就是好象在耶稣的身体上分裂他的肢体、残害他的肢体一样吗?如果我们能用属灵的眼睛看今日教会的现状,我们就会看到惨不忍睹的景象。

1.苦毒是怎样产生的呢?

①自义和自卑都能产生嫉妒,也能产生苦毒。“你们心里若怀着苦毒的嫉妒和分争,就不可自夸,也不可说谎话抵挡真道。(雅3/14)”这里清楚讲明,苦毒是以嫉妒的方式表现出来的 ,苦毒和嫉妒是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嫉妒是一种心态,苦毒也是一种心态;嫉妒是人对才能、名誉、地位或境遇比自己好的人心怀怨恨;苦毒把这种怨恨发展得更深,成为阴险狠毒的心思和报复行动。嫉妒发展成为嫉恨就是苦毒。圣经说:“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歌8/6)”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苦毒为什么这么残忍了。

平时人们利益上有冲突、相处时有误会,就形成矛盾、纠纷,又不肯饶恕,日久就积怨,又“不解怨”,于是发展成为怨恨,最后逐渐演变成心怀恶毒。人与人的矛盾激烈、尖锐到一个地步时,恨不得对头快点死去,甚至恨不得他们全家惨死,虽然暂时没有行动来表达这种怨愤,但这种狠毒的想法已经是苦毒了。

有一次我与别的教会姊妹交谈时,无意中涉及了这个教会的领袖,她就说他怎样怎样不好,使我对这个领袖没有好感。后来一次培训会上我有机会遇到这个领袖,我细心观察,发觉他为人很好,再从许多其他同工那里了解,才完全消除了对他的偏见。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姊妹与他多年不和,于是我就想:是什么使那个姊妹形容这个弟兄,好象头上长角的魔鬼呢?就是苦毒!

人们平时在私底下散布的论断、闲言碎语、怨言、谣言有多少是出于苦毒啊!那些毫无根据的谗言、毁谤使人变形,不再象人而象个怪物,象那个“人彘”。

有一个同工的姊妹,别人给她提一次意见,她就怀恨在心一次,日积月累,后来就大吵一场,同其他同工翻脸,最后使教会分裂了。

由苦毒发出的分争、反叛、分裂、争竞,使教会被肢解,就象戚夫人被砍断手脚在粪堆中呻吟哭泣一样!

③人很容易在听不进去别人劝勉和责备时积蓄苦毒。有人向我们提一些合理建议,我们反倒怪罪那个人,怨恨他伤了我们的面子,这种乖谬的心理导致苦毒产生,这乖谬的东西是什么?以赛亚书十九章十四节透露了魔鬼中有一种叫“乖谬的灵”,它专门使人做出荒谬反常的事。

有一次我默想,施洗约翰的死,对我们有什么属灵意义的时候,我突然间在某种意义上明白了约翰的死。约翰是因为责备希律王娶自己的嫂嫂,而得罪了希律,因而就被下监了,在一次代表高举自我的“生日”宴会上,把约翰杀了。

希律,代表在我们本性上“自我”作王的情欲,它是不喜欢听责备的话的。“不要责备亵慢人,恐怕他恨你。(箴9/8)”希律听到施洗约翰的责备时,就生气、怀恨,把施洗约翰下在监里。——当有人责备你的时候,你就怀恨、生气,是你的情欲在自己身上作王的缘故,那你就是希律。怀恨一个人,就是把那个人下在监里(太18/28-30),这个监就是你的心。这些恨在你身上可能暂时隐藏著,没有表露出来。一旦遇到某些机会,它就演变成“杀”人的行动。希罗底代表著什么?它代表就是苦毒(魔鬼),它最喜欢“希律”(情欲作王的人),它喜欢与恼气、怨恨联姻,假如你是一个喜欢长久生气的人,那么“希罗底”(苦毒)就会向你求爱,如果你长久生气以至怀恨,那么“希罗底”(苦毒)就同你结婚了。一旦你同责备过你的人有矛盾,一旦遇到你心情不好,脾气发作,“希罗底”(苦毒)就会火上加油,会向你的心说:“这人实在可恶,他常常针对你,你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你就在“希罗底”的诡计、网罗面前就范,你就会无名火起,就会对你“心监”中怀恨己久的“施洗约翰”说出伤害的话,用手段做出伤害他的事来,许多可悲的事就是这样发生的。

有一个弟兄,到别的教会参加培训时,看到别的教会搞得那么好,别的教会领袖与他一样年纪,就想:他们能办到,我也能办到(骄傲);于是回去也想大干一场,但事实上却一团糟。他很灰心不想干了;别人向他提意见,可是他生气,觉得人们小看他(自卑);他妻子也说他,他就怀疑妻子与别人有关系,来一齐对付他(猜疑论断、嫉妒),就想与妻子离婚,再用一些手段把她弄得生不如死(苦毒),后来神拦阻了这件事;最后他想自杀,到了准备上吊时神挽救了他。

2. 苦毒——好生气的果子

我们与人有矛盾、误会时会生气;与人争竞时会产生怨气;我们情欲抵挡别人提意见时也会有怒气……不知不觉,苦毒的东西就在我们的心里滋长了。

《圣经》说:“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苦毒的形成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个人的“气”(恶)在心里怀胎、生长、结出来的毒瘤,是恶长期生长的必然结果。

因此在神的诫命中有一条“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弗4/26-27)”另一个译本这样说:“不要因生气而犯罪。不可到日落西山时,还是忿忿不平,这样魔鬼就会更有机可乘,使你们犯大罪了。(当代圣经)”

生气本身不是犯罪,耶稣看到圣殿成为贼窝时也很生气。但是如果让自己长时间生气下去,就会被魔鬼利用,恨就会不知不觉在心中形成,这时就是犯罪了;恨还会继续发酵,成为苦毒,这时我们的行为、语言就带出杀害、毁坏的能力来,这个过程非常隐蔽,使人犯了大罪也不自知,与神为敌也不自知!

吕雉曾经也有天真烂漫的童年,在纯朴的乡村也曾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少女,她勤于耕种,乐于助人(见于《史记·高祖本纪·吕太后本纪》)。后来成为一个震惊历史的毒妇,是因为入宫以后,她在宫庭中参与许多争权夺利、明争暗斗的事,与人发生许多矛盾、冲突,使她生气、嫉妒、怀恨、怨愤,又不悔改,日积月累就变为一个苦毒的妇人,从而作出令人发指的事来。

如果我们的生气、怨气、怒气不及时从心里清除的话,它就会象一个癌细胞一样,在心中繁殖起来,更象《圣经》中比喻的酵一样越发越大;有一日癌细胞生成瘤子,就生出死来。

苦毒的罪是这样发展的:

┌争辩升级成分争┐┌分争升级成伤害┐┌伤害升级成杀害(他人)

生气━━>争辩━━>怀恨━━>分争━━>苦毒━━>伤害……

└生气升级成怀恨┘└怀恨升级成苦毒┘└苦毒升级┉┉生出死来(自己)

 

“好生气的人能惹起纷争;爱发烈怒的、必多有过犯。(箴29/22,吕振中译本)”一切分争都是从好生气开始,接着生出“怨恨”,也生出对人、对自己的杀害。我们的苦毒是在分争、嫉妒、争竞中培养起来的,然后发出更大的分争、嫉妒、争竞,从而成为一个恶性的怪圈。

苦毒是魔鬼的酵在发臭,是人心灵垃圾积累日久沤出来的毒气;恼怒者一般是持强行事的强者,它以勇力、暴力行事,是明著来的;但苦毒却是弱者所为,它不敢明著来,只好暗地使坏,靠阴险狠毒成事

3.中国人的软弱

在大街上、火车里,我常常看到一张张阴沉的脸,两个牙腮咬得一突一突的,偶尔还扫来一道凶狠的目光,仿佛大街上、火车里的人,都与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以前我因职业的关系,有许多与西方基督教国家的人接触的机会,却很少看到他们有这样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呢?莫非中国人有更多的苦毒?是的,我没有信主之前就是这副模样,因为生活在一个口禁甚严,思想压抑的国家,精神压力很大,加上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也特别复杂,仅在单位里,中国人官场里特有的“场”就使人痛不欲生,再加上社会有许多不公,令人气愤莫名;更有日常生活的拮据,引发出诸多烦恼……这一切都压抑在心头,使人深怀一股愤世疾俗的恼怒。我相信这是许多中国人的心理状态。

而中国人又是一个安于天命、得过且过的民族,他们不会把这些不满用于社会的变革上,而是以争斗的方式,在自己同胞的身上发泄出来,这就是中国人为什么更容易苦毒的原因。

在基督教国家,国民的不满可以通过许多正常的渠道表达,所以常常转化为社会变革的动力,这样就减少了许多发生苦毒的温床。

过去我作过知青,听说过一个知青同公社革委会主任的儿子比赛摔交的事,他把公社革委会主任的儿子摔倒了,那人就怀恨在心,后来仗着老子的势力,找一些籍口把该知青打成反革命,这是何等的荒唐、苦毒的事。后来,上大学研究外国文学,我以一个中国人的心态去看外国小说、电影时,觉得那些西方人简直不可理喻:刚才两人还打的那么凶,但一会儿,赢的人就拉起趴在地上的那个去喝酒了。怎么会这样呢?如果是中国人,向趴倒地上的那个人再砸一板凳才对。这样的事在西方并非个别事件,我才知道,中西方在民族性上有如此的不同。比如最近上演的《珍珠港》,A、B是两个好朋友,A在空战中被击落,因而误报他阵忙;B在照顾A的女朋友时,两个发生了爱情,A后来回到部队,知道隐情,就与B发冲突,后来还打了起来。但不久他们又要并肩战斗了,还是一样互相配合,互相掩护,又在战场上成为生死战友,这是多么优秀的族类呀。

为此我们就要更加认清我们民族的特性,认清中国教会可能存在更多苦毒的现实。

4.心胸狭隘的人,苦毒最为强烈

心胸狭隘、嫉妒成性的人最容易有苦毒,也最为苦毒。社会学、心理学研究发现女性更容易心胸狭隘、产生嫉妒。这并无性别歧视的意思,而是科学、历史、生活中无数事实可以证明的。中国历史上曾经掌权的女人,例如吕后、武则天、慈嬉、江青等,都曾经把苦毒发展到极致,比男人所行的凶残百倍:武则天为了争做皇后,亲手杀死自己生的女婴,然后嫁祸于皇后;为了争帝位杀了两个继位的亲生儿子、流放一个,并杀了无数重臣;还效法吕后把王皇后、萧淑妃斩其四肢,再做“人彘”,放在酒瓷中浸泡数日而死;慈嬉、江青其阴险毒辣更是我们现代人所熟识的,不再赘言。在《圣经》里,除了希罗底、耶洗别、更有将自己儿孙骨肉满堂抄斩、剿灭犹大王室的亚他利雅(王下11/1),都是极尽苦毒之能事的代表。

有句谚语说“狠毒莫过妇人心”,虽然有些片面、有失公正,但若我们持事实求是的态度,就不得不承认,女性在心胸器量方面的确有所欠缺。另一方面,女人体力上处于弱势,没有持强行事的本钱,那么她的嫉妒、怨恨就只好暗暗发泄出来,甚至用刻薄阴毒表现出来。无庸讳言有许多姊妹更容易嫉妒、更容易做苦毒的俘虏,因此我们就理解神为什么在权柄上,更偏向于男性,无论是教会、抑或社会,这当然并非是神有性别歧视。

但话又说回来,也有不少男人心胸狭隘,容易嫉妒,相当苦毒;我发现这种男人多数都是“女人型”的男人,这种人也没有勇力,因此不跟你明著干,却工于心计、阴险毒辣。教会有不少这样的人,领袖中也有不少这样的人;尤其是在教会的特定条件下,我们不能扯头发扭打起来,也不能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不能明著斗,就只好用苦毒暗争。

5. 教会中苦毒的残酷

苦毒表现得最为强烈的地方,是利益之争最激烈的商场和权力之争最为剧烈的官场,因而最苦毒的人莫过于有些商界的人物和政界的人物。在中国的历史上,有多少官宦争斗、宫庭政变表现得那么残酷、毒辣,就是这个原因。我们这代人有目共睹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从中央到地方的权力斗争,千百万人被残酷地“革”了命,有许多人象刘少奇、彭德怀一样被活活折磨而死的。是什么使一个人向自己患难与共、生死相连结成的伙伴、得力的助手和“同志”,下毒手?就是苦毒!如过我们能象全知的神一样,目睹这场历史的真相,我们就能更清楚地知道分争之惨烈,苦毒之酷烈!

无需忌讳,教会中也存在着权力之争,有时甚至相当炽热;何处有争斗何处就有苦毒,因此教会领袖层面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说更容易苦毒!!!

街上两个不同教会、并有些矛盾的领袖不期而遇,相互冷漠一瞥,传达了多少怨恨和苦毒;同一教会领袖与领袖之间互相排挤争权、教会与教会之间争地盘,隐藏了多少苦毒;在教会中飞来飞去的“暗箭”——刻薄的论断、闲话、怨言、谣言……蘸满了苦毒的毒液。

教会中最多的苦毒是用语言表达出来的。

“他们磨舌如刀,发出苦毒的言语,好象比准了的箭。(诗64/3)”

“他们以锋利的舌头把我砍倒,苦毒的话象箭一样直刺我的心窝。(当代圣经译本)”

苦毒人的言语必然象刀一样锋利。大卫常常饱受这些刻薄毒辣的语言攻击:

“一切恨我的,都交头接耳地议论我;他们设计要害我。他们说:‘有怪病贴在他身上,他已躺卧,必不能再起来。’(诗41/6-7)”

“有许多人议论我说:‘他得不著神的帮助。(诗3/2)’”

“啊哈,遂我们的心愿了……我们已经把他吞了;(诗35/25)”……

教会中有许多苦毒的言语,使人受到极大的伤害,甚至足以将人的属灵生命杀死——有时有人得罪了我们,就忍不住想用苦毒(刻薄、恶毒)的话去“杀人”——教会里面许多的分争、论断、怨言、争竞都是从苦毒中发出的!

更有甚者,有一些苦毒的人竟使用手段设谋害人。正如希底罗设计杀害施洗约翰,以色列人设计杀害许多先知,大卫也呼叫说:“他们设计要害我。”在天主教的历史中,更充满了这样的事例。

今日教会也有设计陷害他人的事,例如一些反对方言、反对接受圣灵充满的的教会,把别人赶鬼、或内在清理的场面摄录下来,向其它教会控告说:“这就是所谓的圣灵充满”。

用假见证,不实之词陷害其它教会的事,比比皆是。

还有一些觉得自己代表正统的“大教会”,与政府共同设谋,去逮捕家庭教会的领袖,设计拆毁他们的教会。

我们也要喊出来:“这不是人干的!”

对,是魔鬼干的!我们要揭穿苦毒背后的属灵本质,其实它就是魔鬼自己!

假如我们为了一点点利益,一点点权力,就去“革”别人的命,那么神将来会怎样“革”我们的命呢?因为我们怎样对人,神就会怎样对我们。为了将来的审判,我们,尤其是教会领袖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我们不要以为教会只会用言语发出苦毒,不,不,不要太天真了,只要有苦毒,人间什么想象不出的事都能干得出来的。想当年两派红卫兵仅仅是为了些微的“革命”观点不同,就开始辩论,开大会、发传单、后来转为大游行、写大字报、用扩音喇叭对准对方谩骂,然后发展到拿真枪真炮向自己的同学开火,那场面是何等的惨烈,这是有历史为证的。这里面有一个律:分争必然产生苦毒,苦毒一定具有残酷性,谁也逃不过这个律,正如《圣经》说“人种什么,就收什么!”

我们的教会如果这样分争下去,会不会出现同样的境况呢?天真的基督徒可能抱有一种幻想:无论教会怎样分争,都不会象世界的社会、政治斗争那么丑恶。果真如此吗?我们来看一看教会历史:

1419年,胡司派与罗马教会发生战争,长达二十年之久,死伤无数;1434年胡司派内部分争,又开始内战,不计其战场上死伤,单说圣杯派残酷屠杀塔波尔派的伤兵就有一万三千人,没留下一个活口的俘虏,把茅舍中的妇女、小孩和老人都活活烧死。

十六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法国都为宗教战争所困扰,1572年有数千人在“圣巴托罗缪日”被残暴屠杀;

十七世纪,英国的加尔文派信徒站在激烈内战的最前线,他们对天主教信徒的迫害比安立甘信徒更为严酷;1618年在德国,天主教和新教徒之间的战争再次爆发,延续了三十年之久;

丹麦和瑞典的路德派以火与剑来铲除天主教,波兰和匈牙利的天主教信徒以同样的手段对付新教信徒,往往一夜之间,双方就死伤好几万人。

耶稣会曾用阴谋陷害、暗杀投毒的犯罪手段清除异己,法国国王亨利四世就是被耶稣会刺杀的;

…………

这还只是教会历史的一小角,这恶行直到现在,从北爱尔兰天主教信徒与新教信徒的枪杀中可见一斑。我曾经看过一部关于北爱尔兰天主教信徒与新教信徒战争的电影,同德国法西斯纳粹党徒毫无二致,使我又震惊又悲哀。

苦毒就是这样苦,就是这样毒。只要有苦毒,人就会做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来。为此我们要喊出来:“这不是人干的!”

对,这些都是魔鬼干的!

我们不要以为中国家庭教会比他们要好,不!罗马教会之前还有几百年教会历史是平安,兴旺的,现在中国家庭教会只不过出现短短二十几年,就有如此严重的分争、争竞,如果象他们发展到五百年,一千几百年,我们就可能会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了,看看中国历史,看看文化大革命就知道了。

6. 铲除苦毒的迫切性

教会里的苦毒,若发展下去必然会影响到世人,必然会遭到整个社会的反感和厌恶,到最后魔鬼就会引发反基督教情绪,出现敌基督运动,象中世纪天主教黑暗时期一样,所以我们要认识到悔改的迫切性。

(1)在处世方式上的悔改

按属世的处世哲学,我们对谁有意见、有谁得罪自己,是不敢提、不愿意提、不好意思提,只埋在心里,以至发展成斗气。这些东西就成为日后沤成苦毒的垃圾。因为我们这样的处世方式,是属魔鬼的,因为只有透过这样的属世的处世方式,魔鬼才可以作工,这就给魔鬼留了地步。但圣经怎样说呢?“倘若你看到弟兄有什么不对,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著了你的弟兄;(新译本,太18/15)”属灵的处世方式,却与魔鬼之“道”恰恰相反,什么都面对面交通、提意见,提对了,就诚恳认错;提错了,消除了误会,彼此认错、彼此原谅,就什么都化解了,魔鬼就作不了什么。

“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太5/23,24)”属世的处世方式是别人得罪我,我就生气,与他疏远,除非他向我赔礼道歉,我满意了,解气了,才与他和好。但《圣经》指出,不是得罪你的人去找你和好,而是你主动找得罪你的人,去指出他的错并与他和好,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处世方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处理怀怨,不让一总怨恨积存在心里。

对付一切矛盾冲突,都要从小处开始处理,不要自欺欺人,说:“没什么,我不会记在心上。”“没什么,我一点都不恨他┅┅”假如我们没有按照神的话(太18/15-17)去做,一定会给魔鬼留地步,其实那怨愤仍在心里,只是小得可能感觉不到,或者只是隐藏起来罢了,等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显露出来,那时才对付就比较难了。

要防止苦毒在心里成长,就要常清洁打扫自己的内心——真正的“灵修”,就是在心里设置一个“雷达”,时常搜索灵里面隐藏的怨恨、“积压”的怒气等这些渣滓,并及时清理;要把里面的怨气、不满化作交通、建议、意见,另外还要饶恕,从心里奉耶稣的名赶逐一切怨恨的意念(苦毒的灵),不让它存留在心里;只有这样防微杜渐,不让一点点的不快、不平、怨气有机会发展成为怨恨、苦毒,才能有效地战胜苦毒——魔鬼。

(2)慎与不解怨的人相处

“……不解怨……这等人你要躲开。(提后3/3-5)”“好生气的人,不可与他结交;暴怒的人,不可与他来往,恐怕你效法他的行为,自己就陷在网罗里。(箴22/24,25)”我们要远离苦毒的人,为的是恐怕被他伤害,之后又效法他用苦毒去报复别人;开始我们可能并没有什么苦毒,只是后来因为有一个好生气的人常常得罪你,说你不少坏话,于是你生气了,也用恶狠狠的话回击他,后来就开始有争执,有化解不开的怨恨,直到苦毒的果子结了出来。所以,为了保守我们的心,一定要远离好生气的人,以减少无必要的冲突。另外,教会要对好生气的人有警戒、惩罚,甚至严重时要将他赶出教会(太18/15-17)。

我们生活在“恶者”躺卧的世界,我们的心思为人无不带著那“恶者”的影响,为此,我们要更加警惕心灵这片“宝地”,不让魔鬼沾染,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属灵战场,乃“兵家”必争之地,因此我们要好好为主和自己保守这片“圣地”!

 

默想与祷告:

①认真想一想,你的性格容易怀恨吗?

②数一数曾与多少人有积怨?这些东西能逃过审判吗?衡量利弊,看自己愿不愿意下决心与人和好如初,作个选择,想好了再来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承认自己的软弱和败坏,承认很多时候我是心不圣洁的罪人,求祢赦免我的罪,求圣灵帮助我,察验我内心的不义:嫉妒、怨恨、狭隘、苦毒等罪。帮助我更深地、更彻底地清除这些灵里的渣滓,我愿意成为一个充满宽恕、爱意、怜悯的人,阿们。

悔改:

快去处理长期对某人的斗气,与他好好交通,把不和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