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反叛与报应 下一章

    巴沙杀拿答王,巴沙的儿子以拉王被杀(王上15/27,16/4,9,10);

心利杀以拉王,心利自焚(王上16/11,18);

亚他利雅剿灭王室,亚他利雅被杀(王下11/1,16);

沙龙杀撒迦利亚王,沙龙被杀(王下15/10,14);

米拿现杀沙龙王,米拿现的儿子比加辖被杀(王下15/25)

何西亚又将比加杀了,篡去其位直到亡国。(王下15/30)

臣仆杀亚们王,臣仆被杀。(王下21/23,24)

约阿施王杀大祭司耶何耶大的儿子、先知撒迦利亚,约阿施王被臣仆所杀(代下24/25);

臣仆又被后王所杀。(代下25/3)

……………

 

 过去我对旧约史实中某些锁碎的描写感到困惑,它到底要阐明什么问题?这些远隔千年的陈年老账,与我们有何干系?这些事说明了什么问题?

旧约以色列家预表了我们今日的教会,王代表教会的领袖,而上述这些现象就是预表今日教会内部的倾扎争权现象。正如以色列并不是一团和气一样,今日教会也并不见得一团和气。无庸讳言,今日教会的反叛现象比比皆是。当然,今天教会的反叛不是什么杀人流血的事件了,而是那些背后批评议论、发怨言、造谣、毁谤、攻击领袖,用分争、结党的手段去对抗、夺权,甚至分裂。许多教会,总有一些结党——另一个游离教会的“势力”,一种反叛教会领袖的势力存在。本质上它仍然是一种杀害毁坏。

1. 反叛的属灵背景:

“撒但”的原文原意是:反叛者、敌对的、叛逆的。反叛、叛逆的事,其实是魔鬼在人心里扇动起来的心思,再加以鼓动策划的结果。哪里有反叛、有叛逆的事,哪里就一定有魔鬼在搅事。

有一些人,认为某某领袖不好,“为了挽救教会”,于是与他针锋相对,公开敌挡他、反对他,甚而要从他手中夺过教会来,这样教会就出现了分争、结党,后来就分裂了。

的确,教会领袖不是完全人,如果我们从他任何的弱点去找他的错处,都可能成为反对他的理由。事实上,每一个领袖都有可被挑剔的地方,不论谁做领袖都一样。米利暗和亚伦,以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由来反对他。这是我们往往容易跌落的陷阱,我们还自以为义、理直气壮。其实我们是受到魔鬼的蒙骗,不知自己在作什么。老实说,即便有一个无瑕无疵的耶稣作我们的领袖,我们也能找出他的不是的,当年不是有许多人喊“钉他十字架”?因为我们是一群“鸡蛋里头挑骨头”的人。

魔鬼想透过我们的无知,以无关原则的是非去非难领袖,目的是:

(1)令教会出现矛盾分争,反叛的心态,使人不顺服领袖的异象计划;

(2)令领袖面对这些争拗心烦意乱,疲于应付,干扰他的灵领受神的旨意;

(3)用声东击西的诡计,使教会转移了对神异象的专注,忽视了执行神的计划;——破坏神的计划,这才是魔鬼的真正用心。

魔鬼很清楚要做什么,而我们却不知自己在作什么。

甚至有时,我们觉得教会、领袖这不好,那不好时,就要更加留意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好呢?要警醒察验:这会不会是魔鬼在挑拨我与教会、领袖的关系,想利用我来搞分争结党呢?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的,因此我们在拔人家身上的刺时,要先捡查自己眼中的梁木,免得上魔鬼的当。

2. 悖逆的罪:

神却看得一清二楚,在神看来,攻击他的仆人,就等于攻击他自己一样。耶和华在怒气中说:“你们毁谤我的仆人摩西,为何不惧怕?(民12/8)”

人有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以为背叛神就是离开神、反对神、反对圣经、拜偶象等,而背叛人,仅仅是对人的背叛,与背叛神完全不能等同。《圣经》中有一个属灵的原则:“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这段经文告诉我们背叛人就是背叛神,那么背叛教会领袖更是背叛神。以此类推背叛父母就是背叛神;背叛婚姻就是背叛神;背叛朋友就是背叛神;背叛合约就是背叛神,就连以色列人背叛与敌国巴比伦人的誓约,神也是看为背叛的罪(结17/11-15);可见,任何符合神心意的关系一旦遭到破坏,破坏的一方,就是背叛。

“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象相同(撒上15/23)。”表面上扫罗只是悖逆了撒母耳的话(并不是《圣经》上的话),但在属灵的结果上却是相当于拜了偶象,拜偶象不是背叛神是什么?由此可知,背叛领袖,甚至不听领袖的话,就是背叛神!——当然不是指领袖所有的话,而是指没有与圣经冲突的话,具体是指向教会发出的异像(包括工作上的安排)。我们可能不敢行邪述,不敢拜偶像,但我们却敢反叛领袖,因为我们没有看成是同一性质的罪,就胆大妄为了。

神在地上为教会确立领袖,以此代表他的权柄来完成他所交托的工作,但每一个异象一定会遇到攻击、破坏,为了让领袖能够完成这个异象,神将权柄交给教会领袖,所以权柄在教会中就是为了惩罚拦阻破坏异象的势力的 。例如法老每次拦阻以色列出埃及的计划时,摩西一举起手中的杖(预表权柄),埃及人就受到惩罚。神拣选一个领袖,就是给他责任的同时,也给他权柄,他有责任带领教会,就一定有权柄管理教会(太16/18,19)。那么谁要是与领袖抗衡,谁就是在反对神——凡反叛领袖的,就是反叛神。

人都说很愿意顺服神,却不乐意顺服人。因为他们不知道顺服神是落实在实实际际的人与人的关系上的:例如顺服丈夫、顺服父母、顺服长辈、顺服老师(师傅)、顺服属灵领袖、顺服在位掌权者……凡抗拒权柄的就不是顺服神。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13/1,2)” 假如教会领袖有问题我们就去夺他的权,那么世上的乡长、区长、处长、局长,比我们的教会领袖有更多可指责之处,甚至相当败坏,如果一视同仁,也应该把更败坏的乡长、局长们拉下马来才对,为什么我们没有去对抗世上的乡长、区长、处长、局长?为什么我们没有把乡、区、处、局长的权夺过来?不就是因为我们惧怕世上的权柄,不敢与它对抗吗?因为我们要是对抗立刻就可能见到军队、警察的惩罚,所以我们能够顺服世上的权柄。那样坏的世人,那样腐败的属世权柄,神尚且要我们去顺服,更何况教会领袖、教会的权柄?教会的权柄比属世的权柄更大,为什么我们却不害怕?也不顺服?这是因为人的肉眼看不到神的天使天军。

耶稣告诫我们不要轻看小子中最少的一个,因为他背后致少有一个或两个天使;小子中最少的一个尚且不能轻看,更何况领袖呢?他背后有多少天使天军,谁知道?世上的权柄是由军队警察去体现,神的权柄也是由天军天使去执行。

“恶人只寻背叛,所以严厉的使者奉差攻击他。(箴17/11)”你看,属灵的权柄是真实的,比属世的权柄更厉害!

前任旧王不管有多么不对,但这些弑君篡位的人,以己代神,所犯的就是悖逆的罪;在教会中抗拒领袖,明争暗斗的事,与此罪相同。“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撒上15/23)”申命记中规定:凡悖逆父亲的儿子,众人要用石头打死他(申21/18-21)。

大卫对谎称杀了扫罗的少年人说:“你伸手杀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怎么不畏惧呢?你流人血的罪,归到自己的头上。”然后将他杀了(撒下1/14-16)。如上所列,凡弑君者后来都被人所杀,这是铁的历史事实。谁也逃不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的律。这也应验了“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的话。

文章开头列出的以色列史实,仅是一些个别现象吗?每一个弑君的人,恰好都死于被杀吗?

有时我看《圣经》虽然是看了,却不求甚解。有一次求问主时,神在我心里把这些经文串起来,我发现里面有一个反叛与报应的律。

报应历来不爽——反对摩西的可拉党,陷地死亡了;背叛摩西带领的以色列人,就被火蛇咬死,剩余的都死在旷野;自称杀了扫罗的人被杀了;杀伊施波设的人也丧命了;逼迫大卫的扫罗惨死了;企图篡位弑父的押沙龙枉死了;咒骂大卫、用石头砍大卫的示每也躲不过被裁;扇动背叛的匪徒示巴尸首了分家;与所罗门争权的亚多尼雅蒙羞地死去;元帅约押,参加了亚多尼雅的夺权,也难逃一死;叛徒犹大自杀了;敌挡保罗的铜匠亚力山大,被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

犹大书曾经警告那些扰乱教会、轻慢主治的、毁谤在尊位的人:“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犹11)”

圣经里每个背叛的人都受到了严惩。历史向我们见证了这样的真理——凡叛逆的罪都有严厉的报应。

争什么权?夺什么利?自立为王的亚多尼雅终于落得了可耻的下场,不是神膏立的,必收败坏。

背叛的人,总会拿出响当当的“属灵”理由,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例如领袖怎么怎么不好,我是被逼无奈等等,他所说的可能都是真的。正如俗话所说的:“天下无尺直的树木,世上无不是的父母”,哪有完美的父母。生你、养你、爱你的父母,这么亲的人你尚且有不满的时候,更何况对没有血缘之亲的“属灵父母”,他岂不是更容易招来别人的不满吗?想想你为人子的时候,有没有跟父母冲突过?有没有跟父母闹过?但你是怎么想的呢?是想脱离关系?开除他们做父母的资格?还是把他们杀死?那时我们还不都这样想:不管怎么着,他们是我们的父母,我是他们的儿女,我还是要听他们的话,要孝顺他们。但对“属灵”的父母,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呢?为什么非要采取背叛呢?

有人认为,多数人反对某个领袖,就证明是神的旨意,应该推翻他的带领,或者因此而分裂也是正当的理由,这是极其危险和错误的。反叛摩西的是可拉、大坍、亚比兰、安,并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以及全会众(民16/1,2,41);亚希多弗杀大卫的计谋,以色列的长老都以为美(撒下17/4);同意判决耶稣死刑的是公会的大多数,呼喊要钉耶稣十字架的是压倒性的多数。

有一个智者说过∶“有时候多数派仅仅意味着所有的蠢人都站在同一边。”到迦南的十二个探子,只有两个人的看法是对的,大多数人都反对这两个人。因此人数众多反对领袖,也不是我们抗拒领袖的理由。放心,这个领袖如果真的达到千夫所指,神自然会出手的,我们应该有这样的信心。

说真的,有一些领袖初被神使用时是相当不错的,但做着做着,就可能软弱了,走下坡路了;就如摩西,上午举手还是相当有力的,但举着举着,下午就疲乏了,这正是预表领袖的这种情况。亚伦、户珥就分别托著摩西的手,就是说,我们做同工的,一定要扶持领袖,他那里软弱,就在那里扶持。说实在的,每一个领袖都是有缺陷的领袖,我们都想没有缺陷,但是办得到吗?神也找不到一个完全人。我们面对有缺陷的领袖,更不应去拆台、让他难堪,有缺陷的领袖正是最需要扶持的领袖,一个领袖不可能独自成为好领袖,要靠许多人扶持,才能成为好领袖,越多人扶持,才越完美。好领袖不是“要求”出来的,而是扶持出来的。只有这样同工,互相取长补短,才能更好发挥领袖的能力,就如我们要演一台戏,演员都是有残疾的::盲的、哑的、瘸的……怎么办?但如果我们懂得互相配塔、取长补短的话,这台戏就会很完美:瘸的奏乐、哑的跳舞、盲的唱歌……

那么如果领袖犯了罪,还要不要指出来?当然要,领袖也不是“神圣”得不可指责的,象先知拿单指出大卫犯了奸淫的罪一样。“倘若你看到弟兄有什么不对,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不听教会,就看他象外邦人和税吏一样。(新译本,太18/15-17)”“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前5/19,20)”我们应当本著这样的原则去帮助他,其目的不是叫人去反对领袖,而是要帮助他悔改。帮助和反叛的分界线是:帮助是当面指出的,方式是正确的;反叛是背地里批评、发怨言、控告的,用的是魔鬼阴暗、见不得光的方式;帮助是柔和谦卑的态度、本着爱心说话的,反叛是属血气的、粗暴的、态度上带着怨恨和苦毒。

我们应当伏在领袖的权柄之下,只能顺服、扶持、帮助;他错了,我们有责任去指出、劝免、说服,象亚比该温柔智慧劝说大卫不要自己伸冤一样。我们劝说领袖,应该效法圣经所说,“恒 常 忍 耐 可 以 劝 动 君 王 , 柔 和 的 舌 头 能 折 断 骨 头 。(箴25:15)”亚比该温柔智慧的劝说,不仅劝动了大卫,甚至令大卫看上了她;如果你也这样劝说领袖,说不定他也会“看上”你的,他会发现你身上的这种恩赐很宝贵,会重用你的。如果他不接受,那就让神来主持公义好了,看看是我错了,抑或真的是领袖错了,神还没有显明谁对谁错之前,谁也不可定罪。

如果的确是领袖存在问题,我们该怎么办?假如只是工作方法、生活小节或领受上的偏差,我们去帮助他,他能接受多少便是多少,不要让这些成为教会中矛盾;如果是事奉上有分歧,即使可能你是对的,也要暂时顺服。出于神的,终有一日神会引导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这或者耽误了一些日子,但这损失比起教会分争、分裂要少得多。本来,这些问题本身不会造成很大的破坏,但如果因为这些问题而产生对抗,它的破坏作用就大了。我们指出了领袖的问题,领袖也接受了,暂时还可能看不见效果,我们应忍耐一些时间给他悔改,每一个人悔改都需要时间,神不也是忍耐我们很久吗?所以“恒 常 忍 耐 可 以 劝 动 君 王”。

说实在的,大部分以色列被杀的君王都是很败坏的。以人的理由来说,我们替神把他杀了,为民除害,应该是没有什么错的;但大卫却最懂得神的心意,说:“有谁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而无罪呢?(撒上26/9)”耶稣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太23/2,3)”说明即使象扫罗、法利赛人这样的领袖,我们也不能去反叛的;这样看来,我们再没有什么理由和籍口与神所设立的领袖对抗——凡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

今天,什么是“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呢?就是在背地里说领袖的闲话、发怨言,拆他的台等等,如果有人在你面前数落领袖的不是、讲他坏话、发论断怨言、散布遥言毁谤,你一定要立刻制止他,不管他讲的是有多少事实。“不可毁谤神,也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出22/28)”

贪官不论有多坏,我们都没有权去杀他,否则我们就犯了杀人的罪、犯上的罪,但如果是皇帝杀的,就正常的事。大卫说:“不可害死他(扫罗),他或被耶和华击打,或死期到了,或是出战阵亡。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撒上26/9-11)”领袖,只有神有权柄对付他。他真的有什么错,自有神去管教他,我们没有权柄兴师问罪。我们不能僭越神的地位,代替神去对付他,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神会对付自己的“朝庭命官”呢?

如果有一些罪是非常严重的,如凶暴、伤人、淫秽、贪污、吸毒、离婚(主要责任者)、常常醉酒滋事……(参提前3章),这样的人,就要警告,如果不听,就当他外邦人,开除领袖的资格。这样避免分裂,又可以帮助这个弟兄。

什么样的领袖是我们要反对的呢?就是那种彼得后书二章所讲的:“引进异端”、“(作风上)行为邪淫”、“贪财取利(指雇工)”而又不知悔改的人。我们要远离他,抵挡他,不要承认他是教会的领袖。

用否定之否定的律来说,背叛背叛神的人,就是跟随神了。  

现在我向作领袖的说几句知心话:我们事奉神,“当 存 畏 惧 事 奉 耶 和 华 , 又 当 存 战 兢 而 快 乐 。(诗 2:11)”快乐,是因为神拣选我们;战兢,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责任的重大,要交的帐非同小可。世上的大臣在君王面前服伺,都是既高兴,又畏惧的,所以有“伴君如伴虎”之说,这才是我们作领袖的正确心态。不好的领袖,神自会对他们有更严厉的对付,我发现不好的领袖都不得好死:士师参孙被敌人俘虏戏弄,然后被砸得脑浆迸裂;扫罗王重伤倒地,要死不得、要生不能,其惨痛不可言状,竟要卫兵去杀自己;亚哈王被仇敌所杀,狗舔他的血,羞辱死了;亚撒王脚上有病甚重,在痛苦折磨数年后死去(代下16/12);乌西亚王长大麻疯,受到心灵肉体双重的痛苦,直到死去(代下26/21);希律王被小小的虫慢慢咬噬,死得很辛苦(徒12/23)……

“你 们 这 假 冒 为 善 的 文 士 和 法 利 赛 人 有 祸 了 !……所 以 要 受 更 重 的 刑 罚 。(太 23:14)”我们作领袖的要谨慎,神己经抬举了我们,给了我们足够的尊荣和权柄,如果我们作恶的话,就要受到更重的刑罚,就如神兴起大卫替代扫罗一样,把你的尊荣变为可耻。我们要谨慎自己所教训的,要查验有没有偏离神,有没有走入异端邪说,如果有赶紧悔改,否则神就会膏“耶户”(王下9)起来,将你刷下来,将会有难以想象的可悲下场临到你。将来耶稣还可能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默想与祷告:

  • 领袖是为我们灵魂儆醒的人,所以我们应倍加敬奉;
  • 领袖既又是人,就一定有他的缺陷、软弱,我们也更应多加体谅、怜悯。

主啊,求祢启发我,好使我知道,如何更好扶持领袖。我要象顺服世上君王一样地顺服领袖,免得我落入魔鬼的圈套,成为破坏异象的人,阿们。

悔改:

如果教会中有背叛的势力,你应该立刻回到正确的立场上,并劝说他们

放弃反叛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