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结 党 下一章

    在我还没有信主前,我曾经在一个单位工作,该单位没有正主任,只有八位副主任,被称为“八大金刚”,每个人都有一班手下围著,各有各的势力,谁也不服谁,就在暗中“拗手瓜”,把好好的一个单位斗得四分五裂,人心涣散,业绩连连下降。后来我又到了另外一个单位,我所在的部门正副领导不和。正处长什么都好,只是说话容易得罪人。而副处长最擅长“团结”被处长得罪过的人,因为他们都曾经被得罪过,因此他们很容易有共同的语言(怨言),他们有了共同的“敌人”,就很容易团结,副处长便以此结交众多的朋党,逐渐形成一股势力。时机到了,后来副处长开始党同伐异:先是造谣、离间,后来在会议上将处长微小的错误夸大到成为罪证,处长终于成为众矢之的,最后被踢出该部门。

以前我对这些现象深恶痛绝,后来接触到教会,我想:好了,终于逃离丑恶的世界了,因此对教会充满了美好的憧憬。但在教会久了之后,却发现人与人的关系有许多微妙之处,有些人是面和心不和;有些人是明争暗斗。后来加入服事了,看问题也成熟了些,就更加痛心地看到无形的势力在相互争斗、倾轧,令我大失所望。

什么是结党?就是在教会里有一伙人,对教会工作不满、对领袖不满,因而产生一个不顺服教会权柄的小集团,它是与教会对抗和反叛的势力。它存在于教会整体之中,但又游离于教会的权柄之外,是一个有形无形的小团体与大团体产生抵触对抗。它可能是有形的,可能是教会的诗班,可能是青年团契,也可能是母会下的一个队、片、点等;也可能是无形的,它只不过是一班常常来往,关系密切的一伙人。就是指这些游离于教会的权柄,似有形无形的小团体,它的存在是为了与教会分庭抗礼的,是一股不顺服的势力。现在,没有人管得了某些领袖,某些片、队,他们就象军阀一样割据山头。军阀,虽然他们还没有独立为国家,但国家却控制不了他们。某些片、队,虽然没有声称脱离母会,但母会的权柄对他们鞭长莫及。

1.结党是在暗地里形成的

(1)对教会或领袖不满

“摩西打发人去召以利押的儿子大坍、亚比兰。他们说:‘我们不上去!你将我们从流奶与蜜之地(埃及)领上来,要在旷野杀我们,这岂为小事?你还要自立为王辖管我们吗?并且你没有将我们领到流奶与蜜之地,也没有把田地和葡萄园给我们为业。难道你要剜这些人的眼睛吗?我们不上去!’(民16/12-14)”

“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民16/3)”

可拉、大坍、亚比兰、安,并且二百五十个首领,在圣经里被形容为“可拉一党”,就是一个结党的典型。他们说:我们不上去!可见他们已经不服从权柄。可拉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反对摩西,因为摩西并没有取得什么成绩,没有兑现曾许诺过的东西:走来走去仍然在这个不毛之地,哪有什么“流奶与蜜”?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他说:“难道你要剜这些人的眼睛吗?”事实上从表面上看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他们觉得自己很有道理。由此可见,结党是从怨言里发展起来的,只要我们不对付怨言,怨言就象面酵一样全团发起来——成为了结党。可拉他们不满的正象我们结党的人所不满的一样:领袖并没有取得工作成绩,领袖生命上有问题(自高)。

有一个同工,窥视领袖的位置已经很久了,他对教会领袖有满肚子怨气,常常同自己要好的一帮人议论领袖的不是,后来寻得了领袖有一个把柄,就加盐加醋到处散布他的坏话,不明事理的人又附和他,使教会处在严重的危机之中,后来领袖招架不住,退出了事奉,到某单位做保安去了。

(2)背地议论串通

犹大书上讲到关于结党的人和事时指出:“这些人是私下议论、常发怨言的,随从自己的情欲而行(16节)”。就对轻慢主治、毁谤在尊位的人(领袖)的结党现象昭然若揭。

可拉他们二百多个领袖和全体会众,为什么那么一致,那么齐心呢?一百万人一下子“同感一灵”?不可能!就是因为他们不满现状,把自己的看法在背地里说互相传舌、彼此发怨言,然后一同商量对策而形成的。他们在发怨言的时候,找到了共同的语言,找到了共同的发泄对象,这样就使得他们同声同气,结成“同仇敌忾”的“统一阵线”。

“四人帮”就是游离于中央领导、与中央形成对抗的小集团。正如一份揭发“四人帮”的材料所讲,“四人帮”常常在私下互相串通、互相勾结,背后开小会、搞阴谋形成和发展的。

在背地里议论批评、说闲话、发怨言、传舌、造谣,这样不知不觉已经孵化出了一个可怕的恶物——结党来了。可见,魔鬼的作为全是“在背地里”、“私下里”,从见不得光的罪里孵化出来的。

在教会“结党人士”中,起初有一些人可能很关心教会,也看到教会、领袖有一些问题,比如没有取得什么成绩啊,就“忧教忧民”起来。这些可能百分之百都是对的,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他们却在私下向人倾诉自己的“忧教忧民”的看法,又觉得“怀才不遇”,空有一套挽救教会软弱的妙计,他们热心于议论、商讨计策……嘀嘀咕咕,这样就形成了一帮同声相应的人,因为他们的看法同教会的领袖有很大的分歧,于是自然形成了两个不同的群体。

2.打着“属灵”的口号,掩盖其争权夺利的权欲。

“摩西又对可拉说:‘利未的子孙哪,你们听我说!以色列的神从以色列会中将你们分别出来,使你们亲近他,办耶和华帐幕的事,并站在会众面前替他们当差。耶和华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孙,一同亲近他,这岂为小事?你们还要求祭司的职任吗?(民16/8-10)’”摩西清楚看透可拉他们的用心,他们不是什么为民请命,不是追求什么献祭,不是什么为神热心,而是“要求祭司的职任”,这就是他们结党的真正动机。

动物有喜欢为“王”的本性,常常为作“王”而打斗。人的肉体本性中也一样,也有喜爱作领袖的欲望,有权利欲,你们问小学一年级的学生,看看谁不想当班长的?其实许多分争结党的隐藏动机,说白了,就是想争权夺利。“在你们中间不免有分门结党的事,好叫那些有经验的人显明出来。(林前11/19)”《圣经》把结党背后的底蕴昭然若揭——其实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想起来显明他自己,却打着漂亮的旗号来招聚人,他先在“党”内作“王”,时机一成熟,就想作更大的“王”了,这是引人结党的人的野心。

结党,从来不会说:“我们为著破坏、搞垮××而团结起来!”或者说:“我想作王,大家来帮助我”,假若这样,根本就不会有人上他的当。而是相反,首先必须先设计一个响亮动听的口号或理由,这样才能产生号召力和凝聚力。“四人帮”说他们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哥林多人结党也有一个属灵的理由:“我们是属保罗的”、“我们是属矶法的”、“我们是属基督的”。“可拉一党”的人是为民请命,希望人人都能有做祭司有服事神的机会,而不应是摩西家族来垄断,这是多么“爱主”、“属灵”的要求呀。凡结党的人,都似乎是那么关心教会,都似乎抱着为教会好的动机,但这只是撒旦在他们灵里的欺骗,其实是魔鬼想借着这些理由,扇动人争权夺利。因为只有这样,魔鬼才能使人结党,才能迷惑更多的人,否则就没有人去结党了。因此许多结党的人,都不知道结党背后的属灵势力是魔鬼在杀、害毁坏,甚至引人结党的那个人自己也不知道。魔鬼的破坏,从来都不会赤裸裸的;人争权夺利也不会赤裸裸的。

3.向分争、分裂发展

他们既成了一个有异见的小团体,也就不服教会、领袖的权柄,他们反倒希望教会、领袖听他们的。因此结党最后就会发展成为权力之争、会众之争,甚至向分裂转化。即使这一党争赢了,原来失势的那一群肯定心有不甘,他们又自然形成抵触争赢了的那一党的团体。那么,这个教会里,始终存在着对立的两派或几派,这样没完没了,常处于分争之中,这个教会就会变成荒场,最终衰败,以至于什么都干不成。

有些“党人”仗著自己有一定的会众,就向教会施压,如果不采取他们的意思做,他们就要摊牌——分裂:或者独立,或者投奔其他教会。

一个教会中有一帮人,觉得教会领袖太专权了,就推举一个“自己人”到教会的核心同工当中,但教会不同意,他们就争吵,最后这帮人就与教会决裂了;另一个教会有一帮人,他们对教会在金钱的使用上“不放心”,就想插手教会的管理,这是明显的越权行为,教会当然不同意。他们就不再奉献给教会,自己另立“小钱箱”,到后来就有更大的分争,于是他们就投奔到别的教会里去。

4,结党的毁坏力

透过电视,现代人比较看得清楚动物的本性,当我们看到“猴王争霸战”中的双方被撕咬鲜血淋漓时,我们就能体会到,人类用枪炮来表现的权利欲带来的破坏性有多么残酷了。魔鬼知道人喜爱权欲,就百般扇动人的这一欲望,激发人去奋力争斗,在这种情欲(结党是一种情欲,加5/19-20)驱动下,人所发出的毁坏杀害之能是难以想象的。中国五千年灾难深重的战乱,大部分就由此权欲引发的,怎样巨大的破坏力,从它的残暴性可见一斑。

远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有名的“安史之乱”——安禄山逆党对鼎盛的大唐帝国有着毁灭的破坏力;还有历代的“阉党”(即太监宦官)政治,使得宫庭朝野成为惨无人道的世界,“阉党”乱政,杀了多少皇帝,废了多少皇帝,每一次的宫庭政变,都使皇苑血流成河,中华大地更是尸骨遍野;近的可以看看近代的军阀割据,各自独霸一方,架空中央政府,使中国沦为一个腐败、落后、任人欺负的半殖民地;“四人帮”在中央自成一“党”,处处与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国务院对著干,对近代中国有多么惨重的重创,有多么巨大的摧残。历史是见证真理的,这些历史告诉我们,结党会带来严重恶果。因此我们就容易领会神为什么严励地惩罚结党的人了。

可拉有一帮势力,有四个核心成员:可拉、大坍、亚比兰、安,并且还有二百五十个首领,相当于现在一个大国国会的多半数,所以叫“可拉一党”,他们可谓势力庞大,如果没有神的介入,他们面对摩西几个人时一定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也就是说,他们一定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神怎样处理他们呢?他让摩西被圣灵大大充满,用犀利雄辩的言词打动会众?还是神亲自向会众说话,证明摩西的权柄?在天上响个大雷、显个大神迹警告会众?神确实可以用许多种方式扭转这个局面,但他却偏偏采用了地裂屋陷这种办法,将可拉他们活生生坠落阴间,又降天火将二百多个首领活生生烧死,以此方式来惩罚这些结党的人。如果你能设身处地地想象一下,假如你亲眼目睹这些事,那会是多么惊心动魄多么震惊啊!

神从来不会做错事,神是全能的策士,他所做的都有充足的智慧和理由,都包含有极大的教训和意义。假设我们中有人被判十五年徒刑,我们大概知道他犯的罪有多么严重;假设有人被判处死刑,我们也会知道这人犯了多严重的罪。世上的公义尽管是不完全的,但大部分还是量罪而刑的,透过刑罚就可知其罪大小。神是全然公义的,从他所判处的刑罚,就知道结党的罪有多么严重了。神在盛怒中作出这样的决定,是要告诉我们:在他看来结党挑战领袖,就是挑战神他自己。如果不这样做,就不足以说明结党的严重性、破坏性、以及神对它的愤怒。我们曾经轻看过结党的破坏性,因此我们看《圣经》看到这里时,会感觉到神有点太过火了、太过残忍了,就是以色列人也埋怨摩西太残忍了(民16/41)。这都是因为人的意念低过神的意念的缘故,设想如果可拉在这件事上得逞,那么历史就可能改写,神的救赎计划就可能被耽延几十年或者几个世纪,那么这当中有多少人沉沦?因此神宁愿让这几百人受严励的惩罚,也不愿让这么多人沉沦,这不但不是神的残忍,反倒是神的慈爱。

5.今天神对结党的人的惩罚

同样,如果我们在教会结党,我们也会起到很大的破坏性,也会破坏神在该教会的救赎计划——破坏教会的异像。那么神也会用同样严励的惩罚管教我们。

我们人有一种神学观认为,现在是新约,现在的神是恩典的神,再不会象旧约一样严厉。这样的神学观,使我们认识的神,似乎是“神格分裂”的神,前后矛盾。其实这是神学观的错误,神的神格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圣经描写的侧重点不同:旧约著重描写神威严的一面,新约著重描写神慈爱的一面,仅此而己。过去的神是威严的,现在依然一样;现在的神是恩慈的,过去的神也一样恩慈。因为如此,才使得新、旧约于督责,教导我们学义,都有同等的意义。哥林多人分争、结党、淫乱,“在你们中间不免有分门结党的事,好叫那些有经验的人显明出来。你们聚会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林前11/19,20,30)”可见,不遵行主的话(分争结党),不悔改,就不算吃主的晚餐,吃也徒然,还是躲不过神的惩罚。有一种错误神学教导,以为我们犯了罪,只要我们不掰饼,惩罚就不会降临带他身上,这个教导使人不怕犯罪,只怕掰饼。不!新约的神也一样象旧约的神一样惩罚结党的人,就象惩罚哥林多人一样。哥林多人的患病和死亡,并不是因为掰饼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们不悔改。不要以为不掰饼,就能侥幸逃过神的惩罚。“惟有结党,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就以忿怒、恼恨报应他们。(罗2/8)”哥林多人软弱、患病、死也不少,就是神对他们的报应。新、旧约都一样,报应历来不爽!

现在的审判尚且这么严厉,更可况将来白色大宝座的审判?

《圣经》又说:“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多3/10)”这里的“弃绝”是什么意思?可能有多种层次的弃绝,甚至不排除象对待“可拉一党”那样的弃绝。“这就是那些引人结党,属乎血气,没有圣灵的人。(犹19)”因为有一种结党的人,已经到了没有圣灵的地步,就是说,圣灵己经将他弃绝了!他已经成为魔鬼破坏教会的现身,那么这种的弃绝真的是很可怕的了!这就是新约向他们裂开的灵里的豁口,他们就掉进了那可怕的黑暗中。

过去,初看圣经时,我对可拉他们被自己手捧香炉所敬拜神的如此“残酷”地活埋,真有点同情,我认为上帝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因为他不是人。

说实在的,结党的人都是事奉主的人,在他身上有不少的优点:可能坐过监,讲道很好,爱心很好,奉献了自己的家……很多方面都很不错的,因此,如果我们对他这样处理,很多人都会反感,认为他只不过是教会明争暗斗的牺牲品。但这只是人的意念,而并不是真理,人的理由大呢?还是真理大?现在被枪毙的省长、市长,他们过去曾为国家做过很多贡献,(要不然他怎么能做省长、市长?)现在还主持着省市几个重大建设,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且他为人还有某些优点,等等,但是,只要他触犯了死罪,要枪毙是没得商量的,真理比法律更高,就是这样。

6. 怎么样不结党又能帮助教会呢?

的确,有一些教会的领袖很不象话,结党的人也仿佛是出于对教会的关心,恨铁不成钢。但结党与之对抗是否对他们有帮助?其实只是帮助了魔鬼!

有人竟然够胆妄称神的名,说是圣灵感动他们去针对某领袖的,感动他们去同领袖对抗的。神为什么不感动大卫、撒母耳去对抗扫罗呢?

扫罗很不好,但如果大卫或其他什么人,在以色列什么地方割据,与扫罗分庭抗礼,那么,扫罗与外邦人争战就更加困难、更加失败,因为他要用很多的精力“安内”,如果一个教会有结党,那么这个教会就会被当中的论断、谣言、分争消耗许多精力,使许多事工做不好或无法进行,大大防妨了教会的增长。即使扫罗很不合神的心意,但大卫还是到处逃避与扫罗的冲突,这一切都是出于神所感动的,大卫顺从了这些感动,他觉得这样做,才更合神的心意,就遵行了,因此神就称他为 “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徒13/22)”从这里可知,避免与领袖冲突,才是合神的心意的。

就算你是神所预备的领袖,如大卫,但也不能用争斗去夺权,也要等候神的时间,在合乎教会的规矩次序来任免领袖(见后面《魔鬼对领袖的陷害》)。

假使有些教会或领袖的确很败坏,我们一群敬虔的人该怎么办?我们应该成为教会堵破口的人,所谓堵破口,就是去扶持它,补足它的欠缺。更加不是去分庭抗礼、用闲话、批评、分争、结党去增如教会的破口。我们几个敬虔的人要好好祷告寻求主的智慧、旨意,看看有什么好的方法去帮助教会,有什么好的意见、建议提供给教会,如果这些建议的确很好,但又不被采纳,那么我们先从我们自己做起,求主给我们智慧,使我们所做的不致于破坏教会的合一,不致于引起教会的分争、结党。

举例说明,有一些“大教会”,是限制人传福音、探访的,而我们几个敬虔人却不愿苟同,我们可以用各样智慧的方式在教会中提建议,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采纳,我们都不要发怨言、说闲话,我们可以先从我们做起,甚至暗中地做,做得有智慧,避免他们争论、批评。这样,我们长此以往,就能使这教会的属灵光景逐渐改变。又比如:有些教会没有做主日学的事工,如果教会没有采纳你的好意见,那你就从你自己做起,把你的孩子、弟兄姊妹的孩子、邻舍的孩子组织起来,你先来试试作这个事工;假如我们有一些人,都是从自己做起,那么这个教会不就有主日学事工了吗?我们这小群体,既没有与教会产生对抗,又在暗中补足教会不传福音、不做主日学的破口,既不挑战教会的权柄,又顺服教会合符真理的部分,那么就带来教会的祝福!如果我们这一群敬虔的人,不采用争斗、指责、分争的方式,而是多多用爱心、忍耐、温柔去影响教会的领袖、会众,那么整个教会就会被我们的光照亮,教会的面貌就会发生变化。

如果你这样做,这些领袖都没有改变,那么就只能由神来处理了。如果一个领袖败坏到达不可救药的地步,那么神就会亲自介入,我们要相信这一点,在爱里凡事相信。我们看得太多这样的领袖被神对付的可怕结局,如扫罗一般。让神自己做吧,我们不要代替神。

我们无论个人,或是教会的片、队、诗班、祷告小组、青年团契、家庭小组或无形中形成的几个属灵知己,都应该伏在教会、领袖的权柄底下,无论看到、听到教会、领袖有什么问题,都要把它化成意见、建议反映给牧师、领袖、教会团队,我们要多将自己的建议、歧见向领袖交通,而不是背着领袖将这些发表出来。

我们的领袖,要在教会中建立好信众与教会团队的通道,有一个自由、平等、畅顺的反映意见、建议的机制。

 

默想与祷告:

  • 查找一下,我有没有结党的心态?
  • 教会有没有结党的状态?
  • 我在当中成为怎样的角色?
  • 我有向教会充分提供意见吗?

亲爱的圣灵啊,未被祢光照之前,我真不知道我关心教会的好意,原来被利用了。我愿意悔改,我愿意把自己的好意放在真理面前使用,让真理来检验我的心意,是否出于真理的圣灵,我愿意把自己的建议放在权柄之下使用,愿祢使用我,成为教会堵破口的人,成为教会的祝福,阿们!

悔改:

解除与结党的人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