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假 方 言

吴主光

从现象看方言 从圣经看真方言



上一个世代,普遍的人大大倾向理性主义,以致社会大受影响而产生新神学派,又称为不信派,甚至宣布「神死了」。

近几十年来,理性主义渐渐没落,于是普世又逐渐倾向另一个极端,像钟摆一样摆到灵界经验的追求。大学里开始出现灵魂研究学、心灵感应和超心理学的研究。各宗教,甚至非宗教都出现许多神医、超觉静坐、打坐、占卜、星座、招魂术、水晶球、催眠术、降神幕、神打、碟仙等等通灵的事。其中最触目的事例,要算撒但会的成立,虽然至今只短短十数年,但已拥有会员二十多万。差不多与此同时,由一九0一年开始爆发出灵恩运动,大量教会信徒受影响追求神迹奇事与方言,至今已有千万信徒接受。笔者写此小册,目的不是要详细研究整个灵恩运动的真伪,因为篇幅有限。只盼藉这本小册子,提醒主内弟兄姊妹,正视这现象,以观察整个灵恩运动的变化表现,和圣经中有关件方言的基本认识,从而让读者获得清醒的判断,以免入了迷惑还不自知。


从现象看方言


灵恩运动强调他们讲方言的现象是源自圣经的,是出自圣灵的恩赐,是圣灵充满的必有证据,甚至有的以为是得救的证据,于是吸引千万人接受。可是,我们从许多现象看来,灵恩运动中明显存在着不少值得怀疑的问题,如果不先以公正中肯的态度来考虑这些问题,就立刻接受方言的话,那人一定是头脑不清醒的,或者说,是受了「迷惑」的。现在让我们来想想——


(一)起源:

说方言如果是源于早期教会五句节圣灵降临的时代的话,应该从古到今一直不问断有人说方言才对。可是历史告诉我们方言停止了一千八百多年,到一九0一年再在美国洛杉机爆发出来。根据古教父任何文献、史书、传记,都没有提过有说方言的事发生过(参胡恩德著《灵恩运动》40至41页)。历代绝大部份神伟大的仆人,都没有说方言:马丁路德没有,加尔文没有,司布真没有,卫斯理.约翰没有,芬尼没有,中国的宋尚节没有,贾玉铭没有……。可是,有不少灵恩派的人士却强调上述的伟大神仆都是说方言的。有人对我说,贾玉铭何时一跪下来祷告,立刻就是方言。我们感叹这些神仆都已经去世了,无法请他们回来对证。我们只知所有的史书传记文章都没有指出或暗示他们曾经有说方言的经验。为了这个问题,我访问过一些人物,有一位向我指出,宋尚节不但没有说方言,而且有一次当他讲道时,台下有一位女士在说方言,他大声指斥她说:「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停止。」那女士的方言立刻停上了。又有贾玉铭的一位学生,现任中国布道会一间礼拜堂的主任牧师,他亲自对我说:「如果说我的老师有说方言的经历,这真是最大的误会了。贾玉铭只强调要被圣灵充满,他一生从未讲过方言,虽然曾有一位西教士按手在他的头上,叫他讲方言,但他始终也没有得到方言的恩赐。」

当然也有不少灵恩派的人士承认方言一直停上了一千八百多年,到一九0一年才再有,那么应该怎样解释这个既停止了又再出现的现象呢?对于这个问题,灵恩派的解释是引用约珥书的预言——「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异象……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在天上我要显出奇事,在地下我要显出神迹,有血,有火,有烟雾;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主大而明显的日子未到以前……」(徒二17~21)。他们指出当时彼得以为末世到了,就引用这段经文来解释他们在五旬节圣灵降临之时说方言的现象;但其实由一九0一年开始才是真正的末世,所以再有说方言的事出现。

可是,我们发现,不论当时也好,现今也好,约珥书这段经文的预言仍有一大半未应验,因为我们看不见在天上有奇事,地下普遍有神迹,也没有血、火、和烟雾,现今日头仍然没有变黑,月亮还是没有变红像血。可见约珥书所指的末世仍然未到(参陈终道著,《圣灵与方言》20至21页)。其实这些要等到末世七年大灾难之时才会应验(参太二十四29~30)。只不过彼得以为,如果当时全体以色列人都肯信主的话,主耶稣真的会在祂升天之后七年就回来了(参笔者所著《灵修生活》254至255页)。所以,约珥书的预言不可能应用在今天的方言运动上。

这样说来,一九0一年开始的方言运动就得不到圣经的支持。反之,凭这运动所带来的混乱,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主再来之前出自撒但的大迷惑(稍后详谈)。


(二)聚会混乱:

我们说,一九0一年开始的方言运动是十分极端、偏激和混乱的,因为有些灵恩派人士认为只有他们才真正的得着圣灵,没有说方言经历的人就证明他们仍然没有圣灵,所以还未得救。不过有的说没有说方言经历的人只得救一半,后来有的又改为说虽然得救,但仍没有圣灵充满的经验。

所以初时(原称五旬节运动,又称为旧灵恩运动)他们主张一切有说方言经验的,都要离开自已的教会,加入他们的教会,引至教会分裂。可是,他们教会的方言聚会都是十分混乱的,因为他们经常在聚会中用一至三小时的时间集体大声说方言,甚至集体抽筋、呕吐、昏迷、滚地、尖叫、大哭、大笑、乱跑……有人形容这些聚会简直像地狱一样。所以,旧灵恩运动初时为众基要派和福音派的教会所排斥。直到一九六0年新灵恩运动又在美国洛杉矶爆发之后,聚会守变得安静有秩序,并且没有从前那么偏激,于是就广泛地渗透了各教会,到今天,世上上各大宗派教会都有人说方言了。但我们要指出,如果旧灵恩运动的灵不对,稍为在外表上改善一下的新灵恩派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还是同一个灵在叫人说方言。


(三)有被鬼附的:

为什么我们说问题是出在那灵?
灵对这运动才对,灵不对这运动无论怎样也是不对的。事实上,在说方言的信徒当中,有不少证实是被鬼附的。这不单是笔者的见解,连说方言的人也是这样说的——

有一位说方言的牧师与我谈反灵恩运动中有邪灵的问题时说,他在一个说方言的聚会中,看见一个说方言的人有异常的表现,于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邪鬼出来,邪鬼却不肯出来,说耶稣准许它附在这人身上,直附到下午四点正为止。果然,虽然这位牧师赶不出它,它到了下午四点正就自动出来了。

在台北,有一位知名的长老告诉我,在他们的教会中有一位说方言的姊妹,满有能力传福音和领聚会。但这位长老却从她的「眼神」看出她是被鬼附的,于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问它为何附在这位姊妹的身上,那鬼说是因为这姊妹犯了罪,与它订了合约,结果这鬼被赶出来了。

主所重用的使女,宾.路易夫人指出曾有一位牧师追求方言,被人五次按手在他身上祷告,最后他说起方言来,并且卧地、大叫、踏步、拍掌……不能自制有两小时之久,他形容自己当时好像站在旁边,看见自己的身体在地上打滚。回家后又见「异像」,心中不时有亵渎的思想,并且有声音劝他交出舌头的控制权,他就可以得着保罗一切的恩赐能力。于是他怕起来,联同其他传道人将这邪灵赶了出去。不过他后来见证这邪灵还几次回来困扰他。事实上许多放弃说方言的人都经历过后来邪灵几次再来困扰,影响他们的心思和神经中心(参宾.路易夫人著《今天属灵的危机》第24至26页)。

笔者所牧养的教会也曾辅导过一些说件方言的人。有一位姊妹在与我们一同祷告时,我们提到主耶稣的宝血,主耶稣藉着死败坏掌死权的魔鬼,主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等等话,她的方言竟然自动消失了。又有一位说方言的学生与一位属灵长者一同祷告时,他竟然昏倒许久才醒来。美国Tooccoa Falls圣经学院的一位教授Gerald E.Mc Graw在宣道会的Altance withess(一九七四年六月五日)刊物中指出,他和他的同工们多年来试验说方言的灵,竟然发现有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邪灵!其中有许多很爱主,很热心事奉主的,甚至有宣道会一位牧师只因为探访一个五旬节信仰的家庭,对他们说了一句很希望得着方言恩赐的话,并没有祷告或追求,就立刻得着方言恩赐。可是他被证实所得到的是出于邪灵。香港老一辈的基督徒都会记得多年前有一位女影星江某,因为说方言以致舌头患上癌症,但她却预言两星期之后某天就会痊愈,谁知两星期后她所预言的那一天一到,她就死了,这岂会是圣灵的作为?

灵恩派的人喜欢说:我们求饼,神岂会给我们石头呢?求圣灵岂会给我们邪灵呢?(参太七7~11;路十一11~13)。这两处经文指出,那祈求的人,并不是祈求得着圣灵,他只求得着「好东西」,但天父却「更」将圣灵赐给他,「更」字表明超过他所求所想的。(请参看笔者所著《灵修生活》239至241页。)

事实上基督徒真的会有可能被邪灵附身(参《鬼附与精神病》一书,高科尔著,种籽出版社出版),正如基督徒有了圣灵居中,还会受魔鬼试探而犯罪一样。


(四)异端说方言:

如果说灵恩运动的灵一定是圣灵的话,怎么今天连千百万异端信徒也说方言呢?圣灵称为真理的圣灵,怎会连异端也看为真理呢?根据中华福音神学院的一位教授,史文森牧师在《教会蓝图》一书中的「灵恩运动在台湾」一章指出,今天在台湾说方言的人数,天主教与基督教的比例约为1:2。普世说方言的天主教徒、神父、修女有数百万之众,梵帝岗已经与灵恩派教会研讨灵恩运动有五年之久,共举行过五十几次灵恩会议。我们今天仍末见天主教放弃教皇无误、炼狱、马利亚中保、念珠念经、圣像、告解、功德等等错谬信仰,也未曾听闻有任何新的公布承认他们以往有任何不合真理的地方,我们岂可以与之联合?岂会同感一灵?此外,台北一位知名长老向我指出,菲律宾有一教派不信四福音的也讲方言,在美国他看见一个犹太人用催眠术使一间浸信会的会众说方言。甚至摩门教也说方言有许多年的时间,在美国犹他州,他们一开始就自称有说方言的恩赐(参:A.Toncy所著《今天的方言运动是否出于神》8页),可是摩门教认为圣灵是没有位格的呢!此外,据一位以前曾在印度教中修练打坐以致被鬼附,后来悔改信主,鬼被赶出的姊妹说,印度教打坐的人也会说方言和翻方言。甚至连香港一些黑社会人物,在学「神打」之时也会说方言。事实上许多邪教也会说方言的。


(五)彼此不合:

上述许多异端也说方言,这一点目前大部份灵恩派的人也以之为怪,并且表示不赞成与他合一。举例说,神召会和五旬节教会等都反对与天主教合一,但是信义会和圣公会(据说是被灵恩运动影响最深最广的宗派),却赞成与天主教合一。此外,有不少激烈的灵恩派教会,不但反对与天主教合一,同时也经常指斥其他灵恩派教会不够积极,如前文所指,新灵恩派教会与旧灵恩派教会也有彼此不合的。有许多说方言的人自认不属任何灵恩派教会的,他们也指出灵恩运动里有乱事,所以他们不与灵恩派教会相合。可是,那灵却在大大的搅合一,因为一谈到灵恩方言等事之时,大家就认为是同感一灵了。最显著的是每每有神医布道或教会增长研习会等举行时,人家就尽量合作,只不过目前仍未做到与天主教或其他他异端合一的地步罢了。


(六)其他敖会没有方言:

如今方言越来越普遍,但是奇怪的,许多信仰纯正,热心事主的教会还是依然没有说方言的恩赐。正如前文所指,许多神伟大的仆人们也是没有说方言恩赐;二千年来各教会一直没有方言恩赐。但灵恩派教会里面,有不少激烈的教会却人人有,甚至在布道会中刚决志的也有,所以他们中间有一些教会主张立刻给布道会决志的人施浸。有一群神召会的青年人告诉我,他们不明白为何他们教会中有许多说方言的人的行为如此败坏,生活完全失去基督徒的见证,但他们却常说方言?这种不平均分配方言的现象,足以证明不是出自圣灵的,因为圣灵随自己的意思分给基督徒们方言的恩赐,不可能会出现上述两个极端的现象(至于他们认为我们之所以没有是因为不求,这一点稍后交待)。


(七)不成方言:

再谈灵恩运动中的方言,许多人都发现他们所说的方言许多时候是不成方言的。如果是真方言,应该听起来有组织有句语才对。但今天灵恩运动里的方言,许多时只是一种「单音」,如Da,Da,Da。有时是一种「舌音」,有时是重复一句方言,我听见一位姊妹说的方言是——Dog Dog sigurat si,Dog Dog sigurat si,Dog Dog sigurat si……这样重复三四十次,我问她为何用重复话祷告,她说她在讲说许多奥秘,我指出,如果有人翻出来的话,就只有一句,怎能成为许多奥秘呢?她不能问答。我跟着指出,主耶稣不赞成人用许多重复话祷告的。还有一位放弃了方言的弟兄告诉我,他从前在件方言聚会中,经常听见一些人说方言的声音像野兽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我们怀疑这些所谓方言,不是圣经中所说的那一种。圣经中的方言似乎只限于万人的言语,能被同一种方言的人听出来的,即使有「天使的话语」(我们怀疑天使根本不需要像人一样发出一种有声昔的言语,一来因为天使是灵体,二来林前十三章一节那处经文似乎定属于「假设」的话,正如「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等话是假设一样),也不会像这些单音、重复语、野兽叫声。


(八)翻出来的假方言:

说方言的人认为他们是在讲说各样的奥秘,可是我问过许多说方言的人和经常参加方言聚会的人,发现他们的方言翻译出来之后,根本不是什么奥秘,只是一些普通的话。从来没有一篇有份量的文章,或一本书,是从方言翻译出来的。不但如此,曾有人照翻出来的方言的指示,到某街某号某楼见某某人,可是到了那里却发现那条街根本没有某号,后来方言的灵再指示到另一条街去,又发现根本没有某某人。最后方言的灵说:「这次是真的了,你去某某……」既说这次是真,即表示前两次是假的,可见这是说谎的灵。台北一位知名的长老告诉我,曾有一位恶作剧的青年人跑进一个方言的聚会假冒说方言,竟然有人「受灵感动」替他翻方言,翻了一半的时候,这个恶作剧的青年人指责那翻方言的说:「我是假冒的,你里面的灵是什么灵?」这灵当然不是圣灵。在《神与人之间》 一书中(231至232页),唐崇荣弟兄指出,如果方言翻出来是用「第一身」讲话,例如说:「我是神,我要赦免你们的罪」,这样的方言就是出于邪灵,因为连写圣经的先知使徒们都没有用第一身讲话的,只说「耶和华对我说……」。绝不会说:「我就是神。」笔者也以为第一身的方言是值得疑问的,因为圣经指明方言是「对神说」的(林前十四2这是指用方言祷告;至于用方言讲道,则是赞美神为大),即是说,主意是出自人,不是神,如果说方言的主意是出自神,就等于完全控制了这个人,强夺了他的自主权,但圣灵虽然感动人说方言,但他不会强夺人的自主权,叫人的自我变为神的自我。强夺人的自主权,是邪灵经常做的工作。然而,灵恩运动中的方言,是经常用第一身讲话的,叫听见的人感到惧怕,因为是神在直接向他们说话,带有无上的权威。这使我们联想到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四节「坐在神的殿里自称为神」这句话,如果「殿」是指人的身体或教会的话,可能第一身方言的灵就是那「大罪人」之灵了。


(九)怕去辨别:

方言运动中确有邪灵的工作,为什么说方言的人总是怕去辨别呢?理由很简单,因为怕亵渎了圣灵。

其实进行试验方言的灵绝不会是亵渎圣灵,一来因为这是圣经吩咐我们去试验的(约壹四1~6。详细试验的方法,请参看胡恩德著《灵恩运动》5~13页);二来我们并不像当日的法利赛人,「明明知道」主耶稣是靠神的灵赶鬼,却硬说他靠鬼王赶鬼。我们乃像主的门徒夜里四更天在海中挣扎,模模糊糊的看见主耶稣在海面上走,以为是鬼怪,主耶稣知道他们不是「故意」地亵渎,只是因为看不清楚而已,于是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

今天在这个混乱的局面中,邪灵的工作又定如此的普遍,我们去进行试验方言的灵,岂会是亵渎圣灵呢?可是,鼓吹灵恩运动的人错误地安慰人说:「我们求圣灵,天父怎会将邪灵赐给我们呢?」(参前面第三点)「我们得救的人,既有圣灵居住在我们里面,邪灵岂能进来呢?」他们却没有正视确实有许多说方言的人被邪灵捆扰的事实。其实邪灵既然还可以引诱得救的基督徒犯罪,当然它也可以附在我们这个还未得赎的身体上。何况当人误解真理,企图藉某种仪式方法去得着一些超自然的经历和感受之时,邪灵更可趁机工作。(请参看高科尔著《鬼附与精神病》一书。)


(十)凭方法学:

灵恩派常教导追求方言恩赐的人要接受按手和跟他们一句一句的学习,不然就得不着方言的恩赐。这一点很明显是错误的,任何藉方法去得着属灵的好处的思想都是错误的圣经只教训我们凭信心就可以接受,只有邪术邪教却强调方法。不错,圣经里面有按手之礼,但那不是得着属灵好处的方法,它只不过表示「所发出的祷告是特别为这个人」罢了。

拿得着方言为例,五旬节之时,众使徒得方言恩赐并没有按手;甘尼流一家人是在听道之中得着方言恩赐的,他们也没有按手。接受按手的只有受约翰洗礼的那十二个人。所以强调按手以致变成必要之方法,肯定是错误的。宾.路易夫人在她所著《今天的属灵危机》(7、8页)中指出,灵恩派的按手常在人们头上有所动作,可能变成催眠术的手法也未可料。另一方面,跟着一句一句学方言,这方法本身是明显茫错谬的,同时,这方法亦可能使自己的舌头失去自我意志的控制而被邪灵利用。因为人在重复一句话百多次的时候,舌头的转动必然难以受意志的控制;若人心所想的不能与所说的相同,所说的就变成无意义和机械化,这时候邪灵便有机可乘,正如佛教的念经,常受邪灵利用一样。


(十一)注意肉体和情绪的感觉:

灵恩派的人会告诉你,被圣灵充满说方言言的时候,会感到一阵热力、电力、震动力,从下而上、或从上而下、或从左从右而来,有时在喉部、胸部、腹部等处有奇异感觉。等到你一说出方言的时候,内心就充满决乐、兴奋、爱主、甜蜜的感觉,有时会大哭二小时不停,有时会大笑三小时不停,有时会说方言不能自制,有时甚至会滚地。

请注意,他们这一切的感受,包括爱主、快乐、大哭、大笑等,全部都没有原因的,是不明白自己为何有这些感受的,就像他们不明白自己听说的方言一样,连他们的一切感受也是莫明的。这种情形岂不有受邪灵的迷惑之嫌吗?正常的喜乐、爱仁、大哭、大笑、是因为从神的话语使自己对主有更深入的认识,这种认识就是真理,圣灵是称为真理的圣灵,由真理而产生的喜乐才是由圣灵而来的喜乐,一种莫明的喜乐是没有证据来自圣灵的。我以为,灵恩派的基督徒许多时候是追求「情绪感受」,不是追求真理的圣灵(当然也有追求真理又追求感受的,但当感受与真理脱节之时,这种感受就是受迷惑的感受了),这就让邪灵有了工作的机会。

有一位说方言的弟兄怀疑他们自己的教会走错了路线,于是他在方言聚会中从真理的角度再去留意整个聚会。之后他说以后要放弃方言,因为他发现,如果将方言从聚会中抽了出来,整个聚会立刻变得枯燥乏味,因为差不多完全没有真理的教导,大家都迷恋在方言的奇异感受中。可见这很可能是受迷惑的现象。


(十二)未世的大迷惑:

或问,近数十年来,天主教,基督教,摩门教,还有许多其他异教都突然说起方言来,还有人估计,到本世纪末,可能有一亿人接受灵恩运动,这在圣经的预言中究竞是什么?首先我们在前文第一点已经清楚指出,这不可能是彼得在使徒行传二章所引用约珥先知的预言应验。因为那是末后七年大灾难的事。如果我们将所有圣经内有关末世之前有异端邪说兴起的经文搜集出来,我们会非常明显的看见一件事,就是圣经并不以新神学派或其他错谬的思想为末世最危险的异端。末世最危险的异端是「有灵,有言语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或就到了)」「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的(参帖后二l~12)。主耶稣指出这些出于假基督假先知的「大神迹大奇事」要「迷惑众人」,甚至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并且这些事必要发生在「日头变黑,月亮也不放光」之前,即约珥先知预言之前(太二十四11,24,29)。使徒约翰又指出这些敌基督是从「我们中间出去的」(约壹二18~19),亦即是说初时是从纯正的教会中兴起的。照这些经文和许多同类的经文所形容,这是一个「大迷惑」,是末世一定出现,明显为普世的人所认识的大迷惑,是人多势众的大迷惑,是有「灵」和「言语」和「神迹奇事」为特征的大迷惑,是约珥先知预言还未应验之前,先应验的大迷惑。于是我们指出,如果今天的灵恩运动是应验约珥先知那预言的话,在这运动之前我们理应先看到大迷惑出现。但是我们看不见以前有这大迷惑出现,反之,我们看见灵恩运动真真正正的有灵有言语(可能指方言),有神迹奇事,有广大随众,也是在说「主的日子就到了」(他们说方言恩赐普遍起来证明这是末世。)

我以为这些经文是十分清楚的。最低限度我们可以说灵恩运动有极高的可能性是大迷惑的应验。请说方言的弟兄们看到这里不要生气,不要以为笔者在攻击你们。笔者以为许多说方言的人都是好基督徒,而且是单纯热心的基督徒,只是他们没有「真知识」,被迷惑罢了。如果圣经明指末世有大迷惑出现,而我们不为此儆醒,反而不顾真理地去恨弟兄,这就中了魔鬼的诡计了。我们相信任何头脑清醒的人,看见上述所提的十二点现象,都一定会提防灵恩运动的;一面倒倾向灵恩运动的人,很可能是入了迷惑了。

从圣经看真方言


可能说方言的基督徒中有点会这样说:「不错,目前的灵恩运动确实有许多假方言,但是也有不少真的方言哩!」

让我们问,如果今天真有方言,为何1901年之前没有?为何神会在许多假的当中,赐下小部分真的,以致叫人难以分辨?为何一般信仰纯正的基督徒和神的仆人们都没有?神在今天赐下方言又有什么目的?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这些问题都完满解决了,以致我们不能不承认今天有真的方言存在,那么我们还须从圣经的教训看看,究竟真方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一)真方言不是得救的证据

极端偏激的灵恩派会说:没有方言就证明那人里面没有圣灵,没有圣灵也就表示那人还未重生得救。所以有一些灵恩派教会在布道中呼召,一看见谁说方言的,就立刻给他施浸,因为这就是「得救的明证」。并且这一个「明证」也就是他们看其他教会为异端的分界线。当然,我们认为这种思想是错谬的,是缺乏圣经支持的。五旬节圣灵降临之时,只有使徒们说方言。彼得出来讲道领三千、伍千人信主,而这些都是没有说方言的。彼得还指出只要他们「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叫他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二38)。保罗也清楚的指出「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祂,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弗一13),可见我们这些照着圣经教训而信主的人已经得着圣灵,无须一定要说方言为证。此外我们看见使徒行传里而还有许多人信主得救也没有说方言(参徒五14;八12~17,35~40;九1~19;十三43、48;十四8~10;十六15、31~34;十七34;十八27~28,等等)原来全部使徒行传提到方言的只有三次,就是(二4、十46、十九6),而且都是有特别原因的,第一次是因为圣灵普遍的降临,第二次是为证明神悦纳外邦人,第三次定为证明圣灵是奉主名而来,不是奉约翰的名而来;没有一次是证明得救的。


(二)真方言不是圣灵充满的证据:

比较温和的灵恩派会说「既然说方言是出于圣灵的感动和工作,而且说方言的人多半感到复兴、喜乐、热心、爱主,所以说方言如果不是得救的证据,就必定被圣灵充满的证据。」这种说法也是出于推想,也是缺乏圣经支持的。看哥林多教会如此混乱、分争、互控、淫乱、反叛、怀疑、骄傲、不信,但他们竟然多数人说方言,甚至产生混乱。这种情况岂会是圣灵充满的现象?反过来说,施洗约翰和主耶稣一生都没有讲过方言。使徒行传中,除了五旬节圣灵降临又同时充满使徒们那一次有说方言之外,从没有一次圣灵充满的例子有说方言的。按照圣经的教训,圣灵充满必有的现象,应该就是为主作见证的能力和圣灵果子的九种果效(加五21)。其他肉体的感受不能作为必有的现象。


(三)真方言不是祈求得来的:

说方言的人爱指出,其他教会的基督徒之所以没有说方言的恩赐,是因为他们不求。这种见解是没有圣经支持的,而且与圣经的意思刚好相反。因为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4~11节那里将各样属灵恩赐列出来的时候,明明地指出:「这一切(包括说方言的恩赐)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既说「随己意」,就不是随我们所求之意。看五旬节圣灵降临之时,使徒们并没有求得着方言的恩赐,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有方言这回事。哥尼流一家在听道之时就说起方言来,也是没有求。曾受约翰浸礼的那十二不门徒后来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浸,他们说方言也是没有求。使徒行传说方言的例子,就只有这三个。如果以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第一节「要切慕属灵的恩赐」这句话来支持求方言恩赐的话,我们不可能不注意第十二句:「……既是切慕属灵的恩赐,就当求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根据后来的经文提示,造就教会的恩赐是不包括说方言恩赐的。


(四)真方言不是人人都有的:

圣灵随自己的意思分给各人各样的恩赐,目的是为要配搭基督的身体,身体上每一个肢体都有自己独特的功用,不可能所有肢体都同一种功用。照样,圣灵也不会给予每一个人都有说方言的恩赐。这一点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12~31节有长篇清晰的解说。他说:「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岂都是说方言的吗?」(29~31节)当然,在灵恩运动中,也有不少说方言的基督徒反对人人都说方言的。


(五)用方言祷告不适于公祷中:

如果说方言是被圣灵充满的话,怎么灵恩派的聚会偏要违反圣经的教训,大家一齐用方言祷告呢?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四章清楚的教训说:「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你用灵祝谢,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话,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们呢?你感谢的固然是好,无奈不能造就别人……所以全教会聚在一处的时候,若都说方言,偶然有不通方言的,或是不信的人进来,岂不说你们癫狂了吗?」(14,16,23节)事实上,有不少人告诉我,他们曾经到过一些集体说方言的聚会,结果吓得魂不附体似的跑了出来。所以灵恩派教会可不能怪责别人说他们癫狂了。


(六)用方言祷告应该翻译出来:

为了避免不通方言的和不信的人误会说方言的人是癫狂了,保罗不准哥林多教会集体说方言,也不准太多人说方言,「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且要轮流着说,也要一个人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为的是叫听见的人得造就,并且为要使聚会有次序不致混乱(参十四26~33)。所以灵恩派的聚会集体说方言是明显违反圣经教训。不但如此,圣经要他们在没有人翻之时「闭口」,在混乱之时「安静」,但他们往往发现「不能自制」,无法叫自己的方言停下来,这时他们应该醒悟,使他们说方言的灵一定不是圣灵,因为经文明明的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研究神学的人都会发现,圣灵从来不会干涉人的自由意志,只有邪灵才会控制人,叫人不自由,不能自制。所以真方言是能自制的,不能自制的方言就是假方言。


(七)真方言乃是最小的恩赐:

灵恩派的高举方言到了一个地步,以之为得救、得复兴、得能力、得奥秘、得喜乐的唯一途径。后来他们中间有一些人明白,这种思想并没有圣经支持,他们就改口说,最重要还是要得灵浸,方言只不过是一个小问题罢了。可是怎么知道自己得着所谓的灵浸呢?他们认为是方言还是唯一的证据。其实灵浸是在我们信主得救之时就有(参王国显著《在圣经里的圣灵充满》第三页),它只不过是比较「受圣灵」和「约翰的浸礼」的一种说法吧了。至于方言恩赐,有经文明明的指出「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最后的一种才是「方言」(林前十二28)。既说「第一」、「第二」,就是有大小的分别了。而且跟着的经文还劝勉我们说「你们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赐」(十二31),「更大」二字即暗指方言为最小的恩赐,方言以上的恩赐才是更大的恩赐。


(八)真方言没有什么造就功效:

说方言之所以称为最小的恩赐同时也是因为它的造就功效很低。哥林多前书十四章整章主要是论及这一点(事实上,林前十二至十四章主要是限制方言,不是鼓励方言,参陈终道所著《圣灵与方言》62~63页)。1~5节是论作先知讲道比说方言强;6~11节论及世上众多的语言都有意思,但说方言的人不明白它的意思就没有益处;12~18节论及讲道、祷告、唱诗都要以悟性重于用方言(不能领悟的),因为单用方言不能造就人,五句用悟性教导人的话比万句方言更有功效;20~22节论说方言主要是为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不比作先知讲道是为信主的人作证据;23~25节论说方言容易被人误会是癫狂了,作先知讲道却能劝醒人;26~40节论说方言聚会要有次序,要翻出来、要安静、要切慕作先知讲道,但却不要禁止说方言(意思是说方言虽然功效低许多,但仍不要禁止,不过这句话不包括假方言在内;假的应该禁止。)了解整章经文之后,我们会看出真方言的功效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今天灵恩派所看的那么重要。


(九)真方言会停止的:

为何初期教会有过说方言恩赐之后,历史上再没有出现过呢?答案是神使它停止了。或问为何停止?何时停止?这两不问题的答案是在林前十三章8~13节——保罗首先指出「爱是永不止息,但所有恩赐都会停止。」他举出三不例子说:「(第一)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第二)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第三)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跟着他就指出这三样停止的时间:

「(第一)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指预言)也有限。等那完全的来到(指完全的预言),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这段话分明是解释先知讲道之能何时停止。我们大家都明白,「完全的预言来到——是指启示录写好之后(参启二十二18~19)。那时,有关将来的预言既完全了,我们就不能加添或删减;我们今天讲预言只能讲圣经里面的预言。所以,教会历史中再没有先知出现。

「(第二)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指方言),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说方言的人在悟性上的确是这样,因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

或问,怎知「话语像孩子」就是指方言呢?理由有四。第一是因为这节经文是为解释前面保罗所举的第二个例子——方言;第二是因为婴孩学讲话之前的情形正像说方言的情形;第三是因为不可能有别的解法,如果孩子的话语不指方言,那么是指什么呢?第四是因为十四章一至十九节都是论及方言的问题,到了第二十节就说「弟兄们,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然而在恶事上要作婴孩,在心志上总要作大人。」这分明是教训我们不要像小孩子追求最小的恩赐(说方言),要像人人追求更有造就功效的恩赐,不然的话,这里所提及的小孩子又是指什么呢?因为二十一节以后的经文又再论及方言的问题,这样上文下理都是论及方言,中间所提及的小孩子自然也是与说方言有关的。或问,「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是指着什么说的呢?「把孩子的事丢弃了」这句话必然是指说方言之能要停止而说的,因为这里整段经文都是为解释这些恩赐何时停止。至于「成了人」这句话,在保罗的思想里一定是指以弗所书四章十三至十四「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理性方面的异端),和欺骗的法术(灵界经验的异端,包括假方言等),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指上述两种)。」换言之,当我们在真道上更多的认识基督之时,我们就不再需要说方言之能了。初期教会圣经还未写完之前,可谓对基督的认识未够全面;当圣经写完之后,历史事实告诉我们,说方言之能也就跟着停止了。

「(第三)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到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这分明是指到主再来之时,知识也要归于无有。


(十)真方言只属「小孩子」的恩赐:

上文已经清楚的解释过,「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是指着说方言说的。可能有人会反问,保罗说方言比哥林多教会众人还多,那么连保罗也是小孩子吗?是的,因为在九章十二节他讲解「先知讲道之能」,「说方言之能」和「知识」一样分别停止之时,提到第一和第三样他是用「我们」为代名词,但提到第二样说方言之能停止之时,他却用「我」为代名词,说「『我』作孩子的时候……」,这分明表示他是讲自己的见证,指出他初信主之时曾说过许多方言,后来渐渐得启示,更深的认识基督之后,他说方言之恩赐也就渐渐停止了,像人长大渐渐丢弃孩子的事一样。今天假若神还例外的赐人真方言,那还是因为那人在灵性上十分幼弱,在真理和认识主的事上不够深入,神才赐给他说方言之能来帮助他。但几时他在认识主的真理上长大,他的方言恩赐就会自动停止了。


(十一)真方言乃是为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

可是,照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廿一至廿二节来看,神赐下说方言恩赐的目的,只是为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经文说「主说,『我要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犹太人)说话。虽然如此,他们还是不听从我。』」这样看来,说方言不是为信的人作证据,乃是为不信的人(指上述不听从主的犹太人)。今天我们并没有不信的犹太人在我们旁边,叫我们向他们作证据,于是说方言就失去了它的目的或存在意义。为此,我们可以怀疑,今天极可能再没有真方言的恩赐存在。只不过我们为了表示不偏激,愿意退一步来假设可能还有真方言存在罢了。


(十二)研究真方言的结论:

我们从前文许多热现象来看,可以肯定灵恩运动中有极多说方言是假的,甚至我们还有不少理由怀疑可能全部是假的。叨雷博士(R.A Torrey)十分肯定的说:
「以整个灵恩运动来说,一定不是出自神的。虽然我们不否认今天仍有可能神再赐下方言恩赐,但方言的问题曾使初期教会产生混乱,同样也会使今天的教会混乱。所以神因着自己的智慧和慈爱,将方言恩赐收回,这是可以理解的。反之,我们并没有什么好理由认为神可能在今天再度恢复方言的恩赐。」(参R.A Torrey所著《今天的方言运动是否出于神?》第9页)

笔者以为即使再有真的方言恩赐,如果照上文第十一点分析来看,那也只不过是一个极小、无大功效,不值得羡慕追求的恩赐。

所以我们没有真方言也不见得缺少了什么,因为主耶稣自己没有,历史上很多神伟大的仆人、被圣灵充满、被神重用的仆人都没有。反过来,如果我们有了说方言的恩赐,我们就多了一个危险,可能是入了迷惑,被魔鬼利用,好让后来的敌基督出现之时,可以得着多人的支持。

最后,笔者很希望向那些自以为不属灵恩派而说真方言的(不少这样的基督徒和传道人)进一言:为着你们对主的爱和热心,我表示十分敬爱;为着你们也察觉到灵恩运动中确有撒但的工作,我表示十分敬佩。不过,你们自认能分辨自己的方言是真的,许多看你们为榜样的幼小的弟兄姊妹们,甚至众教会,却无法辨别哪些是方言真的,哪些方言是假的。他们只知你们也说方言,于是他们就放胆去求得着方言,以致他们许多人就陷入「大迷惑」当中了。尤其是当你们也参加一些联合性的灵恩运动聚会,弟兄姊妹更分不清界线,撒但的工作就更容易渗入纯正的教会。

笔者亲眼看见一个向来十分兴旺的教会,他们的传道人也反对灵恩运动,指出其中有许多假方言、鬼附和偏离真道的事。但这位传道人自己都说方言,不过他表示自己说的方言是真的,因为不是从灵恩派聚会中得来的,乃是他自己在神面前叹息自己的软弱之时忽然得到的。可是他所牧养的羊群就无法辨别真假,只知传道人说方言,他们就放胆去与任何说方言的人相交,以致灵恩派的人渗透了他的教会,领他们一组一组的去追求方言,弄至教会分裂,而这位传道人却无法控制或制止。十分可惜。

我个人深深的感到,灵恩运动之所以蔓延得如此快和广泛,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许多自以为说真方言的传道人无法教导弟兄姊妹分辨的方法,甚至大家都不敢去分辨,也不想去分辨。于是大量基督徒就被吸引去了。除非我们认定灵恩运动中所有说方言的都是真的,我们才不必去分辨,去提防。但是我深信任何有研究的人都会发觉到肯定有不少是假的;既有假的,我们若毫不分辨就让弟兄姊妹们去追求说方言,我们就是故意引狼入室了。

基督徒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