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只要一个人愿意为神所用,奇迹就会发生

时间:2019-03-05 06:12:01    作者/供稿:爱德华兹    来源:铸剑为犁    浏览次数: 字号:TT

精华摘录:“我发现,只要一个人愿意为神所用,奇迹就会发生:神会用超过我们所思所想的方式开道路。”

只要一个人愿意为神所用,奇迹就会发生
by   爱德华兹《宗教情感》

我很蒙福,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事,而是因为我在服侍一位无比恩慈的神,他乐意祝福每一颗甘心乐意顺服的心。我对于周围人的爱不是出自我自己,而是神赐予的,它源自神倾注在我身上的爱。
 
1我要做的很简单,就是给神说我愿意
 
前往乌干达时我没有获得教育学学位,也不是护士,而我明确认为自己不是一名宣教士。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就只身跑到了乌干达,坦白说,我连基本的商业知识和组织技能都没有掌握,而这些都是一份宣教事工所需要的。显然,我很不合格,但是那里需要我。
 
我发现,只要一个人愿意为神所用,奇迹就会发生:神会用超过我们所思所想的方式开道路。当我把自己奉献给他时,他就开始在我里面做工,在我周围行事,并且透过我去祝福别人。每天我都会说:“主啊!我准备好了,今天你要我做什么?今天你要我去帮助谁?”然后我就祈求他把这一切带到我面前。我想说的是,我脑子里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也有各种做事的方式;我还想给跟他说,我已经想清楚该怎么做眼前的事工了。但是,这些都不靠谱。我要每个时间点都用生命来经历神,我所要的做的很简单,就是跟神说我愿意,然后他就会通过我去成就他在凡事上的旨意。

我心中充满火一般的热情要对神的每一个要求说“我愿意!”我愿意投入更多来帮助周围的人。我刚到乌干达的时候,并未想过要在这里建立一个服事机构,但是当人们不断找到我寻求帮助,而我又一口答应下来之后,这就成了顺理成章的需求。我向神祷告,问他我该怎么办,也向朋友和家人寻求建议。之后我发现,如果要满足这个社区所有人的全部需求(帮助孩子们付学费、让他们吃饱肚子、提供医疗支持,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教他们认识基督的爱),就必须成立一个非盈利组织。
 
当我知道神下一步在我身上的心意后,既紧张又兴奋,成立这样一个组织意味着我可能要将大部分生命投入这块地方,对乌干达要有一段长久的委身。我有些担忧,因为这个计划想起来就注定了永恒,而且很复杂,但是我又知道这是神要我做的事,是一个约。因此,我开始了复杂的调研过程,一方面我要明确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另一方面我要把父母列入我的团队,来帮助我处理在美国那边的一些工作,如今,他们已经越来越支持我在乌干达的事工。除了我起初希望他们协助完成的事情之外,他们还忙着募款来资助孩子们入学。
 
一项针对学校的资助项目很快就步入了轨道,这要归功于我父母在美国结识的那些慷慨的朋友。我们只需要把组织搭建起来。

2那一刻我感觉神好像轻轻推了我一把
 
虽然爸妈对我一个人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安危还是忧心忡忡,仍旧希望我回国完成大学学业并拿到学位,但是他们不能否认我在乌干达服事的激情。因着对我的爱,虽然这些事和他们对我的期待南辕北辙,但是他们还是无私地帮助我来成立这个事工机构,以实现我的梦想。针对这样一个非盈利组织或者非政府组织的成立,我和爸妈分工明确,他们负责处理成立机构必须的行政事务,而我则致力于解决最大的难题,就是为我们的事工找到一个合适的办公地点。
 
要在乌干达注册任何形式的福音事工机构,必须有固定的办公地址。我在孤儿院居住的那个小房间无法通过申请,所以就开始寻找一个符合要求的独立单间。我知道,这样一个单间很可能会超出预算,但是相信神的计划完美。

为着这样一个小房间,我找啊找,还是一无所获。又找了几周,我找到了一个地方,和我曾经预期的截然不同。它坐落在一排坚硬的栅栏后面,水泥砖石结构,走进去要穿过一个厚重的大门。这根本不是一个小工作室,也不是小茅屋或者小平房,而是一栋真正的大房子,其中有一个大露台和四间卧室。
 
房东热情洋溢地向我介绍,而我却一直摇头,因为它比我预期需要的大太多而来,费用也一定会高许多,可是房东不断降价,最后简直和一个独立单间的价格差不多。那一刻我感觉神好像轻轻推了我一把,要我接受。当时我手头的钱足够负担这栋房子一段时间,而爸妈也同意帮助我,还有一些我从未谋面的人了解到我的事工后,也给我送钱加以支持,这些解决了我的财务需求。我不能否认神在供应我这个事实,也无法想象自己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大房子,但是我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神的旨意。
 
我知道我热爱乌干达,在这里就像在家里一样,而我也想推动这个国家有所变化。不过我的长期目标尚不清晰,毕竟当时还要履行向爸爸做出的承诺,就是回国完成大学学业。另外,我和男友仍旧在谈恋爱,他一直被我晾在国内。除此之外,我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怎样。我当时觉得这个房子的意义要远超过一个NGO办公室的定位,同样不止是我未来在乌干达的落脚地。
 
我的新房子距离所服事的孤儿院大约有两英里。每天,如果对沿途美景心有所向,我会沿着维多利亚湖畔一条布满石子的火车铁轨,往返于两个地方。否则的话,我就会雇一辆摩托车带我在凹凸不平的道路上来回颠簸,一路尘土飞扬。新房子的好处在于,不会距离孤儿院的老朋友们太远,他们随时有需要都可以第一时间联系上;同时我还可以从幼儿园的教学事务中抽出身,在一个独立空间里专心筹划新机构,互不影响。
 
虽然我希望搬进新房子去住,但是这并不容易。一旦住进去,我就会是所在村子里唯一的白人,或许也是唯一一个讲英语的人,在周围的邻居眼中,简直就是一个怪物。另外,我也害怕独自一人住这么大一个房子。因此,虽然表面上我是搬进了新居,但是很多晚上还是睡在孤儿院。有几周,我白天去新房里打扫、规整,晚上就回到我的102个小朋友当中,睡在我那破烂的双人床上。
 
3我感觉神正带我走向我的“迦南”
 
我开始兴致勃勃地推动神给我的计划,全力投入这场新的冒险,与此同时,我早已习惯和孩子们一起生活,和服事同工以及孩子们都成了好朋友,每天和他们一起大笑,并表达我对他们无以伦比的爱。虽然我会继续教完幼儿园全学年的课程,但是搬进新家之后,就意味着我不能再和这些朋友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也要舍弃在孩子们家中那早已熟悉的日常片段。我感觉自己才刚刚稳定下来,找到了自己的节奏,现在又要重振旗鼓。
 
我搬出孤儿院那天早上,打开《圣经》,读到创世纪中关于亚伯拉罕和妻子撒拉的故事,这成为我在乌干达步入新阶段的莫大鼓励。神应许撒拉和亚伯拉罕,他们将成为一个大国。然而当时已经65岁的撒拉仍旧膝下无子,她开始怀疑神的话。后来他们离开家园,一路往南跋涉了数百英里,进入迦南地,也就是神告诉他们的应许之地。那里虽然有神的应许,但是在他们眼里了无新意,完全陌生。
 
后来,撒拉不愿再等,就试图以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于是要丈夫与自己的婢女同房,就有了一个孩子,但是这并不是神所应许的那个计划中可以让她成为一国之母的孩子。数年后,撒拉90岁那年终于生下了应许之子,她给他取名“以撒”,意思是“神要我喜笑”。尽管撒拉意志薄弱,小信,而且自作主张,神仍然尊重诺言,撒拉也因此喜乐满怀。
 
我知道即便一直待在孤儿院里,神也仍旧爱我,但是我不能回避神在我内心的私语。他给了我一个新的居所,还给我一场新的冒险之旅亟待我去拥抱,我怎么能说不呢?
 
我感觉神正在带领我走向属于我的“迦南”,那里是我从未去过的地方,没有我熟悉的一切,但是充满了神的应许。我必须放下我在孤儿院的生活,放手让神来成就他的应许和完美旨意。我选择相信这一切,最终要像撒拉一样,使我的冒险充满欢笑和喜乐。
 
4妈妈震惊于神在短时间里成就那么多事
 
随着我不断问神该如何最有效地使用这个大房子,喜乐就接踵而至。当我搬进去的时候,觉得它实在太大太空,我一个单身女子,难道要使用四个卧室和三个浴室吗?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我要去与人分享这一切,但是和谁一起呢?就在我搬家后不久,一个新朋友就入住了,紧接着是另外四个姊妹,她们刚刚失去自己的家,需要有落脚的地方。
 
大概也是在这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很快就成了密友。她叫克丽丝汀,从乌干达北方基特古姆的一个难民营逃到这里。当时,基特古姆有一个“圣主抵抗军”(Lord’s Resistance Army)的叛乱武装组织,非常残忍,到处掠夺抢劫,强暴妇女和儿童,四处破坏民居和村庄,在过去20多年里杀害了许多无辜百姓。克丽丝汀的家被该武装组织成员烧毁了,她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逃难,后来才住进一个专门收留没有逃出乌干达的本国难民营。
 
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克丽丝汀到了金嘉市投靠姐姐,后者通过一个朋友又把她介绍给了我,我们一见如故。克丽丝汀有一颗深爱耶稣的美丽心灵,有让人着迷为之陶醉的微笑,并且愿意服事神,这些使她很容易交往和信赖。我知道克丽丝汀是神赐给我的福气,在我们的友谊中,她教会我很多,是我无法奢望回报的,因此我将永远心存感恩。
 
我初见克丽丝汀时,她正在找工作,就请她来帮忙照看一些固定到家里来吃午饭的孩子,同时帮他们完成家庭作业。作为对她事工的回报,我会提供给她一个房间,外加一日三餐和一小笔工资。她搬进来之后,我家里就住了七个人,这个房子再也不显得那么大了!但是几星期后,大部分朋友都搬出去了,只剩下我和克丽丝汀。这个地方顿时又显得又大又空。
 
那年圣诞节,我妈妈来看我,让我收获了久违的家的感觉和幸福。我迫不及待地需要她的陪伴,同样很开心她有机会亲眼看到我在这边的事工。她能够感受到我舒展的新生命,也很快发现了自从上次见面以来我全方位的成长,并且能够看出我乐在事工。她和我一道去见了我的朋友们,也看到了那些获得我们资助的孩子及其家长,亲自见证了她在幕后默默付出的成果。她听到我口中讲着另外一种语言,又亲眼目睹我现在和在美国生活期间截然相反的生活方式。
 
在离开乌干达之前,她已经怀抱过无数的婴儿,还照顾了许多病患,更是亲手给许多人喂饭,而这是她从未想过的事情。妈妈感到震惊的是,神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成就了这么多事,因此在她回国时,已经对自己的女儿有了全新的了解,知道我活出了蒙召的生命。

5我怎么能选择?!我决定全部资助
 
第一年结束时,我的新家已经可以投入使用,随时对外敞开大门。我的朋友奥莉薇(这是乌干达女性很常见的一个名字)帮助我找出那些最能从校园获益并脱困的孩子们。

奥莉薇有生以来都生活在这一带,看起来好像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她知道人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了解每个家庭的故事和历史,而且单凭直觉就能分辨出人们口中的实话和流言蜚语。她一开始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安静而又严肃的妇女,但在含蓄的言谈举止背后,其实是一个洞察力敏锐、勤劳又可靠的人。她爱神,而且下决心要在自己所在的社区带来改变。
 
奥莉薇是我在这里最早认识的朋友之一,并且我们认识不久,我就注意到她经常在下班时间来给我帮忙。她看起来好像一无所求,只是好奇为什么我会跑到他们的世界来生活。她感觉神要她来帮助我,并且她真的帮了我很多忙,多到数不胜数。
 
奥莉薇的朋友注意到她经常来帮我,就拿她开玩笑:“你为什么给那个白人小女孩当跟屁虫?”
 
“因为神要我和她一起服事,”她回应说。因此,奥莉薇继续投入自己的时间,并且和我分享她的人生智慧,一起来寻找最有需要的孩子们,给他们提供上学机会。
 
我们一开始只想资助十个孩子上学,后来发现这里有太多孩子需要学费,于是决定把人数增加到四十个。我请奥莉薇去找到这样四十个孩子,并给我列出一个名单,以便我和妈妈能够从美国找到更多资助款。我把这件事一告诉家里人和朋友们,消息立即就传开了,人们开始给我汇款加以帮助。我从来没有专门发出募款请求,大家只是关心这里人的需要然后就乐于雪中送炭,于是我们很快就凑齐了四十个孩子需要的学费。不料奥莉薇马上给了我一份一百个孩子的名单,说:“这里是需要帮助的孩子,你可以先挑出其中的四十个。”我怎么能选择!我决定全部资助,然后就向神祷告,求他亲自供应我们所需的资金。

接下来,我用了几天时间为每个孩子办完入校手续,这个过程需要学生、校长和我三方一起面谈,那就意味着我们要谈一百次,而且每次会谈都要按照传说中的“非洲时间”(African time),往往会比预定时间晚几个小时。
 
随着我逐渐对这些孩子有更多了解,就开始爱上他们,也发现他们的需求其实不止教育,还有其他很多严重问题。6岁女孩贝蒂的父母都死于艾滋病,她和爷爷、其他四个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她闪闪发亮的光头上,有一对大大的耳朵,一笑就露出整齐而又洁白的牙齿。她很害羞,但是很讨人喜欢,当我用自己白皙的双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告诉她耶稣爱她,她就会开心地笑个不停。
 
迈克尔是一个12岁的男孩,在爸爸突然抛下他不告而别时辍学。我遇见他时,他正在家里照顾妈妈和妹妹。迈克尔天生就是一个领袖,对未来有大大的梦想,但如今实现起来希望渺茫,因为不再能够入校读书。
 
莉莉的两颗门牙掉了,就像其他七岁小女孩一样。但是和其他我所认识的许多小女孩不同,莉莉要担负家庭的全部责任,包括为八个兄弟姐妹以及瘸腿的爷爷洗衣做饭,而爷爷是全家唯一能照顾他们的大人。
 
贝蒂、迈克尔、莉莉以及其他很多孩子都是耶稣珍爱的宝贝,他们按照神的形象被造。我整个人竭力渴望他们认识到这一点。

6我意志薄弱又小信,但神遵守诺言
 
这里的大部分孩子每天只在晚上六点时吃一顿饱饭,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未拥有过父母的引导和爱护。我想教他们认识天父的爱,但是对于从来没有体会过亲生父母之爱的孩子,要接受这一点难上加难。我知道要让他们体会到爱,首先要让他们看见,所以我就把家门更敞开。
 
每天下午一点左右,我那空空的土院子里就会挤满孩子,他们时我们资助项目中年级最小的,都还不到三年级,其他年龄稍微大些的孩子需要晚一些才能下课。我和克丽丝汀会先在后院生火煮豆子和玉米粥,等孩子们到了,食物早已准备好。吃完饭我们就教他们写作业,预习第二天的功课,学习处理简单的小病并包扎伤口,同时还要学习在遇到严重病情时如何前往诊所。每个礼拜五,所有的孩子们都会齐聚一堂,年纪小点的会先来吃午饭,然后一起写作业和做游戏,一直到读《圣经》的时间。
 
下午四点左右,大点的孩子会陆续来到。虽然他们已经在学校上了一整天的课,此刻还是充满活力,到处跑来跑去。我们和一百个孩子一起安静学习神的话语后,就开始吃晚饭。晚餐结束后,每个孩子都可以冲澡,这是这些孩子们从未体验过的奢侈享受。
 
晚上,我们会放声高歌赞美耶稣,配着响亮的鼓声,宁静的夜晚洋溢着喜乐。最后,早已欢快得酣畅淋漓的我们就躺在地板上过夜。这时候,我的家再也不显得有多大。第二天一早,所有的孩子在享用了一顿美味早餐后,就各自回家去。
 
在我的新朋友和同工劳乌尔帮助下,我们又针对村里的孩子们展开了一项新的事工,因为我们希望村子里没有获得资助的其他孩子也能分享到基督的爱,也希望和他们建立起美好关系。
 
在乌干达,要召集一群孩子非常容易,你随便走进一个村子,就会有一堆孩子跑向你,一边笑着一边抓住你的手或者衣角。我们一共走访了六个村庄,有时候是步行,有时候是乘摩托车。在服事计划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周进村三次,后来劳乌尔会每天前往,而我则留在家里照顾到家里来的孩子们。我们每到一个村子,就会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教他们唱歌,然后一起放开歌喉来个大合唱。在离开每个村子前,我都会和孩子们分享一个《圣经》故事,作为课程内容,因为我太迫切希望他们认识神的真实和慈爱。
 
这就是我在乌干达的生活,忙碌又充实,偶尔会很混乱,却非常精彩。这样满满的喜乐是神的应许,他带我进入了“迦南”。虽然我意志薄弱,自作主张,又小信,但是神一如既往地遵守诺言,我的生活也因此充满了欢笑声。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