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要是你想把上帝当朋友,就必须甘愿舍下世间的朋友

时间:2018-10-25 06:24:07    作者/供稿:陶恕    来源:信仰的力量    浏览次数: 字号:TT

要是你想把上帝当朋友,就必须甘愿舍下世间的朋友。——陶恕
《陶恕传》内容摘抄

牧师在主日讲道的时候应该保持平时的本色,而不是装腔作势。虽然他的讲道内容不能和日常交谈一样,但讲道时的语气和举止应该一如平常。――陶恕(60)

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知道的太多了。――陶恕(60)

不久之前,有位传道人哗众取宠地宣布,下个主日晚间敬拜的证道题目是《可别把衬衣撕开!》,证道经文是“你们要撕裂心肠,不要撕裂衣服(珥2:13),证道的主题是悔改。正是这样的事情使人无法相信上帝的存在。传道人竟以如此轻浮的方式,宣讲如此严肃的主题,简直不可宽恕。是时候了,基督徒应该对这种小丑戏般传讲福音的方式郑重其事地表示反对。一位听过慕迪证道的人曾说:“他是我所见过最恳切的讲员,恳切至极。”正是慕迪端正的态度令他的证道信息有吸引力。――陶恕(66)

这位传道人的口才很好,讲道也很感人,只是在讲道时,他不断提醒听众他在讲伟大的真理、永恒的真理。讲道结束后,陶恕……向他提出一个宝贵的建议:“小伙子,你完全不必告诉听众你在传讲伟大的真理,因为真理自己会说话,真正的伟大是不容置疑的……”他深深相信,上帝的真理本来就是威严、永恒、奇妙、无与伦比的,只要把这真理一清二楚地教导出来就可以了。(69)

[设施先进的教堂]各大教会的领袖纷纷就建堂成功向陶恕道贺,并为教会未来发展祈福……陶恕心中不禁得意――这个宾夕法尼亚的乡巴佬,如今在美国的第二大城市里功成名就,多年的辛劳终于有了回报。突然间,陶恕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上帝重重击打了。上帝严厉地责备他的心思意念……当他经历了上帝之后,他一声不吭,马上把整座教堂的所有房间都走了一遍,并把它交还给上帝。于是这个教堂不再属于陶恕。他心中的另一个偶像被破除了,如果上帝要他走,他可以随时离开芝加哥。(77-78)

是在我们里面基督的灵,引来了撒但的攻击。世人不会特别在乎我们信的是什么,也会对我们的信仰表达网开一面。但有一样是他们无法容忍的,就是与我们同在的上帝的灵。――陶恕(81)

许多大型教会转向了新派,是因为教会领袖不再坚持基要真理;但也有许多教会走向分裂,是因为过分关注细枝末节。――陶恕(81)

在细枝末节上钻牛角尖是自寻烦恼,对基要真理视而不见是自寻死路。――陶恕(81)

持守交托给圣徒的真道,不仅意味着要努力维护基督教教义中的主要信条,同时也意味着要努力维护所有教义彼此之间及整体上的平衡。――陶恕(81)

任何可能分散听众对信息的注意力或有碍听众认识上帝的元素,他都会毫不手软地去掉。(84)

陶恕的父亲有一次评价说:“你讲的道,总是听得人心里七上八下的。”(84-85)

《约翰福音》是他最喜欢的《圣经》书卷之一,他曾用了整整三年时间讲解这一卷书。(86)

他花了大量时间背诵经文,对《圣经》烂熟于心,因而也能准确地引用经文。(88)

从不事先选好回应的圣诗。陶恕希望圣灵在最后的时刻感动他们,使大家知道该唱哪首歌。在南城宣道会侍奉时,他在台上讲道,麦卡菲负责选择回应的圣诗。后来麦卡菲在南城宣道会的侍奉告一段落,离去前,陶恕向他“坦白”说,他其实一直有个小小的习惯:“每当我讲完道坐下,我会在心中暗自猜测:‘不知道他这回会选哪首圣诗呢?’我猜的经常和你选的一样。”(89)

陶恕在讲道时非常有控制力,不会任由感情冲昏头脑。听众能够感到……这位先知被先知的灵掌管着。(89)

陶恕讲道非常直率、一针见血。他向听众传达生命的法则,呼召大家直面又真又活的上帝,成为主的门徒。他不讲那种处心积虑吸引浅薄之人的“道”,所以也确实吸引不了那些人。来听他讲道的人,若不是就此信了主,就是觉得上帝的道过于锐利而不愿再来。(89-90)

陶恕很少在讲道结束时呼召人们信主。虽然他不是特别反对这种做法,但他自己不倾向这么做,因为他对于人们在这种场合中的回应多少有些怀疑。

有个主日,在充满能力的讲道之后,陶恕告诉会众说:“我明白,如果现在做信主呼召,可能会有许多人表示愿意,但我担心我这么做是出于血气。所以我希望你们在聚会结束后,什么都不要说,直接往家赶,然后在你的卧室或客厅里拿出《圣经》,一边读,一边问上帝:‘上帝啊,祢想告诉我什么呢?’”

虽然当场站出来“决志信主”的人并不多,但这不表示上帝的灵没有工作。很多次,陶恕离开教会,刚进家门就接到电话,有人告诉他自己在听道之后信了主。这正是陶恕所希望的,因为这样的委身决定不是出于一时冲动,而是经过仔细考量的。陶恕很关心人是否与耶稣基督真实地建立了关系。(90)

陶恕从来不会给人留情面。他在讲道时从不会为了再次受邀而留有余地。他曾和钟马田提过,他几乎已经把全国所有的大型圣经营会都得罪遍了,他们再也不会请他去讲道。陶恕看重的不是个人名誉,他的目的是只高举耶稣基督,并奉上帝的名讲道。至于结果如何,那不是他能管得了的。(92)

陶恕几乎从不在公开场合指名道姓地抨击那些偏离正道的教会或个人。“如果我们因为反对某个宗派的所作所为而抨击他们的话,就等于是发动了一场小型战争。所以我们不妨以更宽阔的思路处理他们的偏差――不需指名道姓,只要指出弊端,并警告大家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就行了。我们只要把属灵的法则和其中的原则摆明,并指出他们如何违背了信仰,就可以放心,因为有智慧的人自然会明白该如何对号入座。”(92)

真正的讲道都是从祷告开始的。不管传道人有多大学问,只要讲章不是经过祷告得来的,就不是来自上帝的。一个人在讲道时,是上帝在向听众说话。――陶恕(93)

千万别去读所谓的“好书”。每年都会出版许多“好书”,但这些书大多是老调重弹、换汤不换药。所以,我们最好回到经典,在经典中学习长进。――陶恕(93)

传道人首先应该关注人,而不是理念。我们发现许多聪明人对人很冷漠,对理念却很热衷,这样真是很糟糕。这些人可能一辈子忙于传播宗教理念,却缺乏对人的爱,真是如此。――陶恕(95)

很多传道人会为着修订本《圣经》的注释而感恩不已――在遇到麻烦时,这实在是一份大礼。但是如果某个教导必须借助《圣经》注释的支撑才能站住脚,我就对它持怀疑态度。如果教导没有足够明确的经文支持,就最好放弃,因为这个教导很有可能是错的。――陶恕(95)

不要轻易著书。只有那些发自内心、不吐不快的想法才真正值得成书。等你觉得不得不写时再写吧!――陶恕(100)

世风如此,我们就要包容一切,以免自己小肚鸡肠。所以仁慈的信徒们怎会忍心看到亚甲死去?他们宁可牺牲教会今后的健康,也要呵护过犯和罪恶,甚至还以基督之爱的名义这么做。――陶恕(105)

我要去读神学了,但有个问题一直在我心中纠结。临走之前,我专门找陶恕博士请教:“就加尔文主义和阿米念主义之争,您能向我提供一些意见吗?”

他是这么回答我的:“小伙子,当你去神学院后,会发现同学们没日没夜地躲在屋子里,为着阿米念主义和加尔文主义争个不休。我告诉你,克利夫,你应该怎么做呢?你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在那里与上帝相会。四年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已经找到了终点线,而你的同学们还在起跑线。因为和你相比,他们花了更多的心思钻这个牛角尖,并且最终不会得出什么像样的结论。所以别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你真正要学习的,是认识上帝。”

尽管我当时觉得陶恕没有给出确定的结论,对我帮助不大,但还是仔细听了他的意见。后来我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便一直铭记在心,从此不忘。

――克利夫·维斯特根牧师(107)

马克斯·赖克是一位在慕迪圣经学院执教的犹太拉比,他向朋友评价陶恕说:“他爱上帝,并被圣灵充满。虽然他并不用我们的术语,但他确实是被圣灵充满。”(116-117)

布道会经常乱哄哄、急匆匆,慕道友决志信主时多是泪汪汪。我们是不是以为这样上帝的工作就大功告成了?我们眼巴巴盼着别人赶快“过关”,所以即使他们还在黑暗中,也要催着他们赶快“相信”、“赞美主”。――陶恕(118)

无论布道会组织多么完善、宣传多么到位,除非它的效果是一周甚至一年后仍然可以持续的,否则我们就要敢于不满足。――陶恕(118)

圣灵想要与我们建立亲密的团契,衪也想和我们交谈,就像基督与衪的门徒在加利利海边那样交谈。倘若有一天我们能放弃错误的观念和傻乎乎的害怕,容许圣灵这么做,那么那一天就是我们全新的开始。因为从那以后,我们将进入那位永不失败的至圣者荣耀的同在,再不会孤单。――陶恕(118)

陶恕的祷告和他的讲道一样:诚实、坦率、幽默、火热。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来自于他的祷告。(120)

他总是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记下自己和别人的祷告事项,而且这些事项往往与属灵的事有关。(120)

陶恕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祷告。他经常躲开家人和朋友,在独处中与上帝交流。与上帝相对时他经常浑然忘却时间的流逝。(120)

当陶恕祷告的时候,人们经常感到仿佛上帝就在他身边,甚至有时候,有人会忍不住睁开眼睛找找看。(122)

陶恕的祷告内容往往具体而细致,把生活中的小事也带到上帝面前。有一回,陶恕要出门为教会买几个特型灯泡。离开办公室前,陶恕跪下,做了一个非常简短的祷告:“上帝啊,祢知道,我们是完全不懂怎么挑灯泡的!”然后他用非常自然的口气和方式,为了买灯泡这样一件日常小事向上帝求智慧。(122-123)

陶恕曾向刚信主的基督徒说:“除了《圣经》之外,最有价值的书就是好的圣诗集。”有人向陶恕请教时,他经常会建议说:“去买本圣诗集吧,不过千万别买出版了还不到100年的!”(125)

美国的每一个城市在每一个主日所做的祷告,若是能有千分之一蒙上帝应允,全世界最伟大的复兴岂不是会以光的速度到来吗?我们似乎已经对祷告石沉大海见怪不怪了――虽然上帝仍然垂听我们的祷告,虽然衪的一切应许仍然有效,我们却始终步履蹒跚。有人能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吗?――陶恕(126)

当他讲道结束要做总结的时候,整个会场的气氛一片沸腾。我看惯了讲员在讲道后发出决志呼召,所以一心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回应信主。但陶恕显然不打算这么做,他以特有的风格直言不讳地告诉大家:“你不需要在这里大声宣告你的决定,你只需要回家之后活出你的决定。”说完这句话,他就宣布聚会结束。陶恕这个忠告深深打动了我,令我刻骨铭心。35年过去了,我仍然丝毫不敢忘记。他的忠告仍在不时向我发出挑战,提醒我脚踏实地地活出信仰。――厄尔·斯旺森牧师 (127-128)

钟马田医生告诉我一件趣事:“几年前我和陶恕一起参加一个大会。我十分欣赏他的事工,也很享受和他之间的交流。一天他对我说:‘钟马田啊,我俩在属灵的事上立场接近,但我们是殊途同归。’于是我问他:‘这话怎么说?’他回答:‘是这样的,你走的是清教徒路线,我走的是神秘主义路线。’你知道吗?他说得很对!”――芝加哥慕迪圣经学院 沃伦·威尔斯比(129)

但陶恕发现,不管这些属灵先贤的神学有着怎样的缺陷,他们都难以自已地深爱着上帝。他很小心地指出,他虽然佩服这些人,却并不完全同意他们的一切教导或行为。不过,这些人对上帝的委身以及他们分享自己属灵见解的能力,却是陶恕深以为然的。(130)

陶恕发现,与耶稣基督的情谊是需要培养的,所以他经常长时间独处。陶恕经常提醒我们:“你们可以在神学上所向披靡,像拿着机枪扫射一样,但同时属灵生命像枪管一样空空如也。”(133)

“多年之前,我曾向上帝祷告,求衪使我心思敏锐,能够察觉到衪告诉我的一切事情;接着,我又求上帝用先知的油膏抹我的头,使我可以把领受到的一切向世人宣扬。”――陶恕(134)

教导《圣经》是许多人都会的,而且许多人都在做,也做得很好。虽然我们确实需要《圣经》的教导和教导《圣经》的人,但是每个时代都对先知有强烈需要――这些人都是从灵而生、被上帝的新酒灌满的小群体,他们向着有耳不听之人清楚地传达着上帝的信息。――陶恕(134-135)

要引导会众,主日敬拜不能只停留于表面,而必须有内涵,并且要庄重。要让会众学唱一些古老的圣诗――那些荣耀上帝的、有内涵的圣诗。――陶恕(135)

有些人用全部时间修习“教义的空中飞人大法”,却丝毫不肯脚踏实地学习与上帝同行的功课……我们不应忘记马斯·肯培那充满智慧的名言:“感到内疚却不明所以,好过清楚明白但无动于衷。”――陶恕(136)

我曾在鲁本·托里博士去世前不久听过他的一次讲道,是关于圣灵的……其中有一句话令我印象特别深刻:“不要因为想更多地得到圣灵而烦恼,我们要寻求的是让圣灵更多地得到我们。如果圣灵能够完全得到我们,我们就能够完全得到圣灵。”这句话很值得深思。――陶恕(136)

一个著名布道团的讲台上有这么一行字:“先生们,我们要见的是耶稣。”这是对讲员的温柔提醒,提醒他专注于中心,就是基督并衪钉十字架。讲台是用来传讲上帝之道的,一旦用做他途,就会失去荣耀。让我们在讲台上坚持传讲《圣经》,把那些笨蛋赶得越远越好!――陶恕(136-137)

陶恕没有上过大学,却得到圣灵亲自的教导。――伦纳德·雷文希尔(139)

分别为圣的基督徒在人生经历中,必定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仇恨,很少有人能够幸免。(147)

人越是像耶稣,新闻记者愿意报道他的可能性就越低。――陶恕(148)

在这个工业时代,我们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一心着迷于各项发明,却忽略了自己心灵的需要。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更不是单靠机器。人的心灵是需要滋养的。因此,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先知和诗人远比工程师或发明家更重要……――陶恕(151)

“我发觉从家里到教会坐电车只要半小时,而且在电车上不受打搅,可以趁机读会儿书!”――陶恕(155)

深爱独女

在接连生了六个调皮捣蛋的儿子之后,陶恕夫妻终于中年得女。“自打我第一天透过医院的玻璃窗看到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开始,

她就成了我的心头肉。她出生的时候,我都已经42岁了。”

“我俩曾在教会主日崇拜中郑重地把她奉献给上帝,但即使如此,在我的心中,她仍然是属于我的。有一天我醒悟过来,我必须向着贝姬死,向我的小丽贝卡死――我必须舍下她,把她交还给上帝,如果上帝什么时候要带她走,我都必须愿意。”

“当我作出这个可怕的奉献决定后,感觉实在是很糟糕,我实在不知道上帝会不会把她从我身边带走――好在上帝没有这么做。在我舍下她,把她交给上帝后,其实她比以前更完全了。如果我坚持把她据为己有,就可能会危害到她。我含着眼泪松手,对上帝说:‘祢可以得到她――我最珍贵的心肝宝贝。’自那以后,她就变得非常安全了。”
(160-161)

要是你想把上帝当朋友,就必须甘愿舍下世间的朋友。――陶恕(165)

当上帝大展身手,开始打造一个货真价实的好基督徒时,衪会硬生生地让这人突然失去一切他误以为安稳的避风港,失去上帝之外的其他依靠对象。上帝要把这人牢牢地关在上帝自己里面。――陶恕(166)

我从没上过神学院,这没准儿是件好事。这样我就能够像只蜜蜂,从百花之中如饥似渴地汲取花蜜。――陶恕(170)

我一视同仁,爱上帝所有的儿女。――陶恕(170)

陶恕有着与生俱来的幽默感,他常常希望有所收敛,但并不总是很奏效。当他疲惫的时候,谨言慎行的自我要求就会有所放松。(173)

“我从没见过陶恕如此谈笑风生。从头到尾,他的谈吐都非常逗乐,简直是难以自抑。那位长老会的老太太戴着假牙,她不得不用一本圣诗集顶着自己的假牙,以免笑得把假牙喷出来。”――路易斯·金牧师(174)

大会主席介绍陶恕时极尽赞美之能事,简直把他捧上了天。陶恕走上讲台,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说的是,求上帝赦免大会主席刚才讲了那番话,也求上帝赦免我,因为我听了他那番话后,忍不住在心里沾沾自喜。”(176)

陶恕是个爱思考的人,虽然冥思苦想很花时间,但是他仍然坚持独立思考,并得出自己的结论。(177)

“显然,欣赏幽默这件事本来并不坏。上帝造人时已经给我们设计了幽默感,因此,但凡是人,或多或少都拥有这项恩赐……但幽默和轻浮是两回事。这个社会培养出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这是它所受的最大的咒诅之一……他们嘲笑一切,把什么都娱乐化。这样的态度在世俗世界里就已经够糟的了,在基督徒中间,更是不能容忍。”――陶恕(179)

“但我看不出沮丧的价值,也不认为发自善意的欢笑有害处。我只是希望,我们能认认真真地与人子、先知、使徒同心同行,这样我们就能得到合宜的快乐――这是属灵的标志之一。”――陶恕(179)

如果把牧师的讲章形容为光,那么陶恕在讲台上发出的一定是激光。这光能够刺透你的心,在你的良知上刻下烙印并使你的罪孽显明,令你不得不呼求说:“我应该做什么才可以得救?”答案永远是一个:降服于耶稣,认识上帝,效法耶稣。――沃伦·威尔斯比(181)

陶恕在需要作出抉择时采取的办法是与上帝单独商量,直接求问衪的心意。虽然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好几天,甚至好几年,但陶恕仍然坚定地寻求上帝的心意。(183)

求问和祷告过后,方向逐渐明确――至少第一步该怎么做已经非常清楚了。(184)

教会治理委员会明白,陶恕去意已决,难以挽留,并且他在此事上向上帝所求的验证“太深、太令人信服”了,实在无法辩驳。治理委员会不得不接受他的辞职申请。(184)

当我说一间教会是死的时,我不是指会众对圣灵的催促无动于衷、回应冷淡,而是指更加糟糕的情况:在这些基督徒的言行中根本找不到有圣灵存在的迹象。――陶恕(187-188)

古时的属灵伟人都不愿在信仰上选择好走的道路,也不愿把未曾付上代价的东西轻飘飘地奉献给上帝。他们并不追求安逸生活,而是追求圣洁。他们的血泪犹新,永载史册。我们生活在一个歌舞升平的年代,但我们有祸了,因为我们不遗余力地追求安逸生活。――陶恕(188)

在他的墓碑上只有几个字:“属神之人”。女儿在葬礼上致辞:“我不难过,因为我知道爸爸现在很快乐,他的一生,就是为了现在。”陶恕的一个儿子这么评价父亲:“他心里清楚,人生的终点正在慢慢来临,他生前谈到这件事,无喜亦无悲,因为他已经预备好了自己。我们知道基督在他里面,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有上帝的美意。”(194)

陶恕的挚友在追思会上致辞说:“在基督徒的追思会上,陶恕博士经常会说:‘啊哈,因着上帝的恩典和良善,他完全了。’确实如此,阿们。我的好弟兄,现在你也完全了。再见,我们虽然分别,但不久就会再相逢。”(194)

我们面临着一种很大的试探,就是希望徒弟离不开我们。徒弟一直无法出师,是师傅莫大的耻辱。我们得学会享受一种痛苦的快乐,就是眼瞅着徒弟赶上我们,甚至把我们远远抛在后面。我们应该教会人们自己去仰望上帝的帮助,独自行走天路。他们越早单飞,越早不需要我们,就越表明我们的教导工作做得好。――陶恕(194-195)

如果我们抛开先入为主的偏见,就会发现,所有上帝的儿女其实都是一家人,彼此很相像。――陶恕(195)

从一个人的公开祷告中,可以比较准确地了解他的灵命深度。――陶恕(195)

想要认识真理,我建议你读不带注释的《圣经》,并时常把两个膝盖搁在地板上。对于那些有着密密麻麻注释的《圣经》版本,你可得提防着点。以色列的拉比曾在圣灵默示的经文上不断添加注释,结果引申出越来越多的教义,并且这些教义占据的页面越来越大,最终淹没了《圣经》经文本身。――陶恕(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