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主恩见证 > 生活职场>正文

信了主会失去什么?

时间:2018-10-21 05:17:01    作者/供稿:思源    来源:生命季刊    浏览次数: 字号:TT

我的见证

文/思源
《生命与信仰》第19期

圣经中说:“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做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个人。”(彼得前书3:15)我仔细回顾信仰基督的经过,知道自己蒙恩得救,都是神奇妙的带领,愿意把这段经历写下来,目的是帮助大家寻求神。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山东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相爱,家庭和睦,虽然生活不是很富裕,但也衣食无忧。我性格偏于内向,为人比较随和,学习认真努力,所以成绩一直比较优秀。一帆风顺的生活,养成了我比较单纯、也颇为自负的性格。
 
高二那年,爸爸工作调离到另一个城市,我也随之前往,住在二姨家里,生活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当时两个表姐都先后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二姨痛苦万分,家里始终布满愁云惨雾。那时二姨去了天主教会。我记得家里挂了一幅圣母马利亚怀抱圣婴的图画,模模糊糊知道那圣婴叫耶稣。我心想二姨过得太苦了,找个东西做心理安慰吧。没多久,我搬出了二姨家,离开了那个令人压抑的环境。
 
感谢神,虽然高三下半学期成绩不是很理想,还是非常幸运地考取了北大。后来想想,若不是上了北大,将来不会认识我的老公,也不会走出国留学之路,可能也不会认识神。好在生活里没有“如果”,其实神对我们早有计划。
 
高考前两年,爆发了天安M事件。一连四年,每届北大学生接受为期一年的军训,目的是让年轻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在这一年中,我确实也为“共产主义”热血沸腾了一段时间,觉得个人生命太渺小了,应该把自己投入到更宏伟壮丽的目标中去,人生才会有意义。那时是我对人生意义的第一次思考,也是生命与永恒的第一次连接。
 
不过,随着正式进入北大,“共产主义”的热情很快就烟消云散了。生活围绕着功课、英文和计算机打转,所想的也不过是如何装备自己,毕业后找一份好工作。当时也经常附庸风雅地去听一些文化名人的讲座,追赶一些社会思潮,现在想想,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大学后半期,又被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卷入了出国留学的滚滚大潮中,生活兴奋、紧张又忙碌。不到两年,我们双双来到美国马里兰大学读书,人生揭开了新的一页。
 
刚来美时,离正式入学还有半年时间。在家里闷得发慌,就到学校附近教会开办的英文课去看一看。第一次去他们就送了我一本《圣经》。课上听的稀里糊涂,回来打开《圣经》第一页:“起初神创造天地”,不禁倒吸了一口气。简直是天方夜谭,太不可理喻了。当时希奇科学都这么发达了,这种东西也会有人信?实在不得其所,只好把基督教归于西方文化的一部分,对我们中国人来说,了解一下就好了。
 
然而,神却把福音的门一扇扇在我面前打开。在那个教会里认识的第一位基督徒,把我带到一个又一个基督徒手中,最后与一位来自肯尼亚的Alice开始了一星期一次的查经。Alice深深地吸引了我。当时我学的是文科专业,经常阅读一些有关社会问题的文章,美国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也真是让我耳目一新,可是我却发现我成了一个不会判断、没有主见的人。比如关于同性恋问题,堕胎问题,两大阵营各抒己见,我真的不知何去何从。但Alice却很不同,她和蔼,诚恳,谦卑,却对任何事情都有定见,而且经常让我感觉她有“通过表象看到本质”的犀利,让我不由得羡慕。每次与她谈话都使我如沐春风。她也真正关心我一切的难处。每当学习、生活上遇见不顺心的事,我喜欢到她那里倾诉,经常经过她的鼓励和开导而如释重负。唯一不太情愿地就是还要跟她查经,因为我总要面对我不想面对的问题,比如神啊,耶稣啊,这些遥不可及的事,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也经常提出一些问题来刁难她,她总是认真、详尽地给我解答。说实话,她的解答确实无懈可击,但我又实在不愿承认她的话。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很骄傲,不愿放下自我。感谢神,祂却没有放弃我,一切都在祂的智慧掌管中。
 
再说一下我的学习生活。我是学理科的,却阴差阳错被马里兰大学一文科院系录取,而且还要做TA(助教),给大一、大二学生讲课。对我这操着夹生英文的外国人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我被学习和功课的重压所累,过着“昏天黑地”的日子,实在难熬。好不容易熬到第三学期,又意外怀了孕,每天精疲力尽,一周一次的查经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更不用说去考虑人生信仰的问题了。我就像圣经上所说的那“落在荆棘里的种子”,心里全被今生的思虑堵住了。
 
女儿的出生改变了我的生活。感谢神,在我思想深处,悄悄地发生了变化。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婴儿,更不用说自已养育了。女儿的呱呱落地,给我带来了无限惊喜,我每日都在惊叹这个小生命的奇妙。每天无数次地端详她,感叹这么小的生命,竟然是那么的完美,并且里面蕴含着巨大的潜能,每一天我都能看到她的成长和变化。奇怪的是,这么神奇的生命,我感觉并不是我施与她的,因为实在是不配。那时开始不由得感谢冥冥中的造物主。在我的感性中,开始认同生命是一位全能智慧造物主的杰作,而且这生命是在极大的爱里被创造的。我一直信奉为科学的进化论,却在这个小生命面前显得苍白和荒诞。圣经中说道:“我的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深知道的”(诗篇139:14)“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记得Alice为我祷告,求神自己向我显明,我曾经不以为然:“难道神要在梦中向我显现吗?”感谢神,现在我忽然觉得神其实非常地亲近,祂真的在祂美好的创造中显明了自己,我的心窍被开启了!
 
另一方面,父母的到来也让我再一次沉下心来思考人生的价值。爸爸一直是我很敬重的人。他为人正直,年轻时意气风发,才华横溢,却赶上了文革。改革开放后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本想大干一场,但生性耿直,又受人排挤,一气之下调离了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县城。到美国时,他虽为一个国营企业的副厂长,但改革中的国营企业举步维艰,发工资都成了问题。爸爸已经快到暮年,职场生涯似乎快要画上句号了。闲谈中,总能隐约听到他对人生无奈的感叹。当时引发了我评判一个人价值的思考。在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的社会,人生价值太多地取向于物质、金钱和事业的成功。我们小时候经常说,“要实现人生价值”,难道人本身没有价值,需要去“实现”才有价值吗?当人生被各种社会变革抛来抛去,理想、抱负化为泡影;当个人被时代的浪潮所吞没,一生的努力付诸东流,谁来赋予他们价值?更不用说那些生来就被剥夺了机会,一辈子默默无闻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他们生命的尊严又在哪里呢?
 
同时,父母亲渐渐进入老年,也开始担忧身体。尤其是母亲,经常因身体不适而惶惶不安,让我深深地感到人受肉体的捆绑。人生迟暮,盼望在哪里?人生只能是每况愈下,得过且过,然后进入死亡无底的黑暗吗?虽然我们没有直接交流这些感受(也无法交流),我深深地感到不安,甚至不能释怀。做女儿的,除了有一颗敏感的心,却无力帮助或解答他们内心最深处的需要。而且,我意识到我的一生也要重复同样的轨迹,迟早也要面临同样的困惑。《传道书》中“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的叹息,在我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惆怅。
 
感谢神,借着以上的经历,让我刚硬的心柔软下来,也深深地知道如果神是真实的,祂必能解答我的困惑。因为按着圣经所说,祂在无限的智慧与全能中创造了生命。生命带来了与之俱来的尊严,因它本身刻着神的印记,是以神的形象造成的。神既创造了我们,“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道书3:11),既把永生放置在我们心中,就不把堕落在罪中的我们当做孤儿,乃是赐下道成肉身的独生爱子耶稣,叫“凡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既把独生爱子赐给我们,就更乐意借着祂“赐给我们在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以弗所书1:3),并“得儿子的名分”。
 
从这以后,我的心谦卑下来,我开始主动寻求。我在此之前是回避去教会的,但现在我请Alice带我去教会。我开始不再排斥圣经和牧师讲道,也深知道我以前是硬着心不信,根本没有放下偏见,没有以开放头脑认真诚实地思想圣经的话。因为当时初看圣经不是很明白,我就阅读了一些福音性的书籍,像《游子吟》、《认识真理》等。这些书从各种角度来阐述基督信仰的可信,上帝存在的真实性,圣经的确凿性,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确据,等等。记得有一天晚上,当我读完一本书,书后有一段让人信耶稣的邀请,我的心有一点挣扎,因我有一点害怕,怕我这一步迈下去,会失去了我所熟悉的自己。但我好像一个法官,在众多证据面前,不得不下一个结论。我必须要回答一个问题“要不要做一个诚实的人?”我想了许久,决定用心灵的诚实来面对神。于是,我默默地做了决志信主的祷告。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想起了自己的决定,“我已经是基督徒了吗?”我问自己。“应该是了。”又有点奇怪,为什么没有多少特殊的感觉。直到星期天去了教会,当赞美诗缓缓响起,我真正地感受到那就是我心底的声音,眼泪不断地流下来,是快乐的、得释放的眼泪。神真是信实的,祂已差圣灵进入到我的心里,让我知道祂已与我同在!
 
刚信主时,我对“罪人”的认识并不深刻,总觉得自己还是不错的,尽量不亏负别人,道德水准挺高的。我承认每个人都有罪,“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后来我才渐渐地清楚自己是个罪人,需要耶稣的赦免和拯救。初信时,我从信主前的顽梗变成了信主后的自傲,总觉得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不知道能信主完全是神的恩典。神借着我的很多失败管教我,让我明白人堕落的本质,明白只有借着顺从圣灵,才能一步步脱离败坏。记得我信主之后,热切希望先生也马上信主,看他没有变化,就跟他怄气,惹得他更加烦闷。在我一次次的“失望”后,神让我知道是我自己需要改变,哥林多前书中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这些我一条都没有实践,在神话语的亮光中,我认识到自己的亏欠,更明白了神对祂儿女的慈爱和引导,是为一生之久。
 
转眼十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属灵的婴儿慢慢地成长起来。回想过去,不知道犯了多少可笑的错误。曾经自以为是,曾经随意论断,曾经抱怨争吵,但神是多么地信实和慈爱,祂用祂纯净的话语和圣灵洗刷着我的污垢。
 
神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对我人生每一步的带领都彰显着你圣善的旨意,也借着教会,团契,和你真实的话语让我经历你的大爱。在我内心最痛苦与黑暗的时候,你是我的安慰和帮助;当我陷入软弱与罪的时候,你是我的提醒和力量;当我远离你而冷淡的时候,你把我拉回到你的身边。我所做的,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直到与你面对面的那一天。
 
如今,我的父母,我的姨妈和表姐都已信主。愿所有在信仰的道路上寻找、挣扎、徘徊的朋友们,来认识神,归向神——那创造生命、慈爱的主。如果信主有所失去,那就是失去了各种各样的捆绑,得到的却是在耶稣基督里的丰富和自由!
 
“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罗马书15:13)。阿们!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