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基督是灵魂的医生

时间:2018-10-11 06:44:07    作者/供稿:莱尔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经文:
  可2:13耶稣又出到海边去,众人都就了他来,他便教训他们。可2:14耶稣经过的时候,看见亚勒腓的儿子利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你跟从我来。”他就起来,跟从了耶稣。可2:15耶稣在利未家里坐席的时候,有好些税吏和罪人与耶稣并门徒一同坐席;因为这样的人多,他们也跟随耶稣。可2:16法利赛人中的文士(有古卷作“文士和法利赛人”)看见耶稣和罪人并税吏一同吃饭,就对他门徒说:“他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吗?” 可2:17耶稣听见,就对他们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可2:18当下,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禁食。他们来问耶稣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的门徒禁食,你的门徒倒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 可2:19耶稣对他们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岂能禁食呢?新郎还同在,他们不能禁食。可2:20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日他们就要禁食。可2:21没有人把新布缝在旧衣服上,恐怕所补上的新布带坏了旧衣服,破的就更大了。可2:22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恐怕酒把皮袋裂开,酒和皮袋就都坏了;惟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
 
 1.他的权能 
  这一段开头提到的蒙召之人名叫利未,就是四福音书第一卷中称为马太的那人,让我们都不要忘记这一点。他是一个使徒,是一个传福音的,现在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他的早年经历。
  我们从这些经文看到,基督呼召人从世界中出来,给他们做他门徒的权柄。我们;我们看到“利未坐在税关上”,基督对他说:“你跟从我来。”立刻“他就起来,跟从了耶稣”。他从一位税吏变成一位使徒,也是现在全世界都知晓的新约圣经第一卷书的作者。
  这是一个极富重要意义的真理。没有上帝的呼召,无人可以得救。我们都如此深深地陷入罪中,如此与这世界长相厮守,以至于除非上帝首先用他的恩典呼召我们,否则我们就绝不能转向神寻求拯救。上帝必须通过他的圣灵对我们内心说话,然后我们才能对他说话,第十七条信纲说那些做上帝儿女的人,是“照着神旨,到了定规的时候,必蒙圣灵感召”。呼召罪人的工作,交托给了基督这样一位如此恩慈的救主,我们是何等有福啊!
  主耶稣呼召一个罪人做他仆人的时候,是作为主权的君王行事,但他也是带着无限的怜悯行事。他经常拣选那些看起来最不可能按他的旨意行、离他国度最遥远的人。他用大能吸引他们到他自己这里来,打破旧有性情和习惯的枷锁,使他们成为新造的人。就像磁铁吸引铁,南风软化冻结的土壤一样,同样基督呼吁罪人从这世界出来,融化最刚硬的心。“耶和华的声音大有能力。”听到这声音时,不让自己的心刚硬的人有福了!
  我们读了这一段圣经,对于任何人是否能得救的问题就不应全然绝望。呼召利未的那一位仍然活着,仍在动工。神迹的世代还没有过去。贪财是一种强大的动机,但基督的呼召更强大。甚至对那些“坐在税关上”,享有这世界大量美物的人,我们也不要对他们绝望。那对利未说“你跟从我来”的声音,仍能触动他们的心。我们仍可以看见他们起来,背起他们的十字架,来跟从基督。让我们不断地盼望,为他人祷告。谁知道神不会为我们身边任何人动工呢?没有一个人太糟糕,以致基督不愿呼召的。让我们为万人祷告。

   2.他的职分
  我们从这段经文学到的另一件事情就是,基督其中一个主要职分就是做“医生”。文士和法利赛人因着基督与税吏及罪人一同吃饭就责备他。但“耶稣听见,就对他们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
  主耶稣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到这世上来仅仅做颁布律法者、君王、教师和楷模。如果这是他到世上来的全部目的,那么对人来说,他们所得的安慰就少了。饮食养生法和健康法则,对病后康复的人来说是再好不过了,但并不适用于在致命疾病下苦苦挣扎的人。对一个好像伊甸园中的亚当那样没有堕落的人而言,一位教师和楷模可能就足够了。但像我们这样堕落的罪人,我们自己首先需要医治,然后才能重视法则。
  主耶稣到世上来,既做教师也做医生。他知道人性的需要,他看我们都患上灵魂致命的疾病,被罪的瘟疫击打,正一天天死去。他同情我们,下来把从上帝而来的药带给我们,解救我们。他来赐健康和医治给垂死的人,医治伤心的人,给软弱的人加力量。没有一个因罪患病的人,是病情太过严重,以致他不能医治。他的荣耀就是医治病情最绝望的人,使他们重新得着生命。至于绝不失败的技能,永不疲倦的温柔,对人属灵疾病的长期经验,在这一切方面,这位灵魂的大医生无出其右者。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
  但我们自己对基督这特别的职分又知道多少?我们曾经感受过我们灵里的疾病,向他求医治吗?除非我们这样行,否则在上帝眼中,我们就不可能是义的。如果我们认为,罪疚感要拦阻我们到基督这里来,那么我们对信仰的认识就根本不正确。感受到我们的罪,知道我们得病,这是真正基督教信仰的开始。感知到我们的败坏,厌恶我们自己的过犯,这是灵命健康的起初迹象。发现自己灵魂有病的人是真有福的!让他们知道,基督正是他们需要的那位医生,让他们毫不拖延,来到他的面前求助。
  
 3.对灵魂医生的疑问
  最后我们从这些经文看到,在信仰方面,尝试把根本不同的东西混在一起,这比无用还要糟糕。他对法利赛人说,“没有人把新布缝在旧衣服上”,“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
  当然我们必须把这番话看作是一个比喻。这番话是特别针对法利赛人刚刚提出的那个问题的——“约翰的门徒禁食,你的门徒倒不婪食,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主的回答清楚表明,强迫他的门徒禁食,这不妥当,也不合时宜。那属于他的小群,在恩典方面依然幼稚,在信心、知识和经历方面依然软弱。他们必须接受温柔的带领,而不是在这初级阶段,就用他们不能承受的要求,作为重担加在他们身上。而且禁食适合只是新郎的朋友,就是住在旷野中传悔改的洗、穿骆驼毛织的衣服、吃蝗虫和野蜜的那一位的门徒。但禁食并不同样适合耶稣的门徒。他是新郎本人,给罪人带来好消息,且活在人间,像其他人一样。简而言之,目前要求他的门徒禁食,就是好像“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这就好像尝试把根本不同的事情混杂结合在一起。
  这些小小比喻立定的原则极其重要。这是一种箴言式的说法,可以广泛应用。忘记这一原则,已经给教会带来了极大伤害。因着企图把新布缝在旧衣服上,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而带来的弊端,既不少也不小。
  加拉太教会在这方面如何?事情记在保罗的书信里。有人希望在这家教会把犹太教和基督教协调起来,既施洗也给人行割礼。他们努力要保留礼仪和典章的律例,把这和基督的福音并列。实际上他们就是真诚地“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就大错特错了。
  使徒去世之后,初期基督教会在这方面如何?我们在教会历史中看到这方面的记载。一些人尝试让福音更为人所接受,就把福音与柏拉图哲学混合在一起。一些人从异教徒的神庙里借用异教崇拜的形式、队列行进和服饰,以此向异教徒传福音。简而言之,他们就是“把新布缝在旧衣服上”。他们这样做,就撒下了大恶的种子,为罗马天主教全面背道铺平了道路。
  今天很多认信的基督徒情况又如何?我们只需看看我们身边就能发现,有成千上万的人,试图把服侍基督与服侍世界调和起来,有基督徒之名,却过不义之人的生活——与服侍罪中之乐的仆人在一起,与此同时,却要跟从那被钉十字架的耶稣。一句话说,他们企图享受那“新酒”,却紧紧抓住那“旧皮袋”不放。他们有朝一日要发现,他们是在尝试做那不可能做成的事。
  让我们用严肃自省来结束对这段经文的默想。这段经文应在今天引人深深地察验自己的内心。我们岂没有读过经上的话吗?“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你们不能又侍奉上帝,又侍奉玛门。”让我们把这些经文与我们主在这一段经文结束时所说的话并列察看:“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