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北国的先知哪去了

时间:2018-09-07 05:47:27    作者/供稿:高佳音    来源:佳音工作坊    浏览次数: 字号:TT

《北国的先知哪去了》(王上13:1-10)
   (王上13:1-10)“那时,有一个神人奉耶和华的命从犹大来到伯特利。耶罗波安正站在坛旁要烧香。神人奉耶和华的命向坛呼叫,说,坛哪,坛哪。耶和华如此说,大卫家里必生一个儿子,名叫约西亚,他必将丘坛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烧香的,杀在你上面,人的骨头也必烧在你上面。当日,神人设个预兆,说,这坛必破裂,坛上的灰必倾撒,这是耶和华说的预兆。耶罗波安王听见神人向伯特利的坛所呼叫的话,就从坛上伸手,说,拿住他吧。王向神人所伸的手就枯干了,不能弯回。坛也破裂了,坛上的灰倾撒了,正如神人奉耶和华的命所设的预兆。王对神人说,请你为我祷告,求耶和华你神的恩典使我的手复原。于是神人祈祷耶和华,王的手就复了原,仍如寻常一样。王对神人说,请你同我回去吃饭,加添心力,我也必给你赏赐。神人对王说,你就是把你的宫一半给我,我也不同你进去,也不在这地方吃饭喝水。因为有耶和华的话嘱咐我,说不可在伯特利吃饭喝水,也不可从你去的原路回来。于是神人从别的路回去,不从伯特利来的原路回去。”“先知”在旧约当中负责教导责备的工作。正当耶罗波安大肆进行他的“宗教改革”时,神差遣了一个神人,也就是先知,从南国而来,那时耶罗波安正向自己所设的金牛犊烧香,神人就宣告神的警告:南方将有一王,要上来毁灭这邱坛和祭司;又设下一个预兆,就是这坛必要破裂,灰要倾散。耶罗波安心里当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的怒气盖过了惧怕,于是就伸手下令捉拿神人,立时他的手僵硬了,坛也突然破裂,灰也撒满地上,神人的预兆迅速应验了。耶罗波安知道这神人不能得罪,就使出了贿赂的手段,大概他希望贿赂可以使神人收回咒诅吧,然而神早已警告神人不可留下吃饭,甚至不可走原路回去,于是神人遵神吩咐离去,没有留下。教导责备的工作我们可以说是容易,因为只要向人指出甚么是对错就可以了;另一方面教导却又是困难的,因为要以身作则,别人才会依从,可惜教导人的往往自己却未必能够完全实行。今天也是如此。耶罗波安是北国的君王,他不听从神的命令,自作聪明的设立偶像意图拦阻百姓去南国耶路撒冷敬拜。为什么神没有命令北国的先知来责备他,却从南国差来先知呢?今天我们就来分析《北国的先知哪去了》?

一、在权势压力下低头了(王上12:25-33)
   (王上12:25-33)“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耶罗波安在丘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丘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南北分裂之后,耶罗波安带领十个支派割据北方,但是他还不放心,害怕百姓每年去耶路撒冷朝拜,天长日久就会被罗波安拉拢。耶罗波安的疑虑是正常的,他本来就非王族出身,无权继承王位,谁晓得有一天以色列人会否归回大卫家族呢!自然地,他要设法避免此事的发生,可惜他并非循政制改革,也不以仁义服天下,却从宗教入手。耶罗波安造了两只金牛犊,一只放在北面的但,一只放在南面的伯特利,好“方便”百姓,不用再南下到耶路撒冷去敬拜。其实耶罗波安是恐怕百姓与南方接触多了,终有一天会投到犹大的怀抱。不但如此,耶罗波安更进一步的进行“宗教改革”,起用不属利未支派的人作祭司,又自立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大概就是收割节,惯常的日期为七月中旬。这样的改革,是为了与犹大进一步分离,以致百姓可以渐渐忘记犹大,专心留在以色列。谁知耶罗波安的筹算,倒使自己和百姓触犯了十诫的第二条而陷在罪中。人人都会为自己筹算。神没有叫我们听天尤命,但筹算是否合神的心意才是重要的问题。那么当耶罗波安这样折腾的时候,北国的那些先知和敬畏神的百姓为什么不出声呢?很简单,因为惧怕权势。耶罗波安既然能够“私立偶像”,“私设节期”,一定是经过一番政治打压的。百姓未必服他的权柄,但却畏于他的权力。今天也有许多神的仆人,神的儿女,怯于政治压力而低头。心里口里还在自我安慰和搪塞别人,“顺服在上掌权的”。最高的掌权者是神,我们都没有完全顺服,竟然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如果都像现在这样“顺服”,那么,以利亚,以利沙,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也就称不上古圣先贤了。

二、在逼迫危机中妥协了(王上13:11)
   (王上13:11)“有一个老先知住在伯特利,他儿子们来,将神人当日在伯特利所行的一切事和向王所说的话都告诉了父亲。”北国被耶罗波安搞得乌烟瘴气,北国的先知都在做什么?难道北国没有先知吗?不是。北国绝对有先知。因为在耶罗波安献祭作恶,南国来的小神人责备,刑罚他之后。圣经说“有一个老先知住在伯特利”。他既然住在这里,为什么不行使他先知的职分和权柄,去责备和劝勉君王敬畏上帝呢?很简单。因为他不敢。他害怕被耶罗波安杀死。并且,北国除了这个老先知,绝对还有其他先知。他们也和这个老先知一样,选择的是“明哲保身”,不出声,不言语,我也不去拜你的牛犊。百姓去拜我也管不了。今天的教会也存在这样的妥协现象。面对汹涌的浪潮,信仰的逼迫,很多人敢怒不敢言,默默接受当局的命令,就和当年的老先知一样。只是不知道,上帝何时能够差派小先知来,又从哪里差来?

三、在信仰考验里跌倒了(王上13:12-22)
   (王上13:12-22)“父亲问他们说,神人从哪条路去了呢?儿子们就告诉他。原来他们看见那从犹大来的神人所去的路。老先知就吩咐他儿子们说,你们为我备驴。他们备好了驴,他就骑上,去追赶神人,遇见他坐在橡树底下,就问他说,你是从犹大来的神人不是。他说,是。老先知对他说,请你同我回家吃饭。神人说,我不可同你回去进你的家,也不可在这里同你吃饭喝水。因为有耶和华的话嘱咐我说,你在那里不可吃饭喝水,也不可从你去的原路回来。老先知对他说,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样。有天使奉耶和华的命对我说,你去把他带回你的家,叫他吃饭喝水。这都是老先知诓哄他。于是神人同老先知回去,在他家里吃饭喝水。二人坐席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那带神人回来的先知,他就对那从犹大来的神人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既违背耶和华的话,不遵守耶和华你神的命令,反倒回来,在耶和华禁止你吃饭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尸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坟墓。”有一个老先知追上神人要留他吃饭,神人推辞了,老先知竟然说谎,说是神吩咐他接待神人,神人不察跌入试探,跟随老先知去了……。(路十七1)耶稣说:“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这说话在现今的世代来得更真确。因为世界的试探、引诱层出不穷,甚至有冒名欺骗信徒的,我们若不小心分辨,就会跌倒了。我们在读这段经文的时候,一直有着非常的不解?这个老先知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诓哄小先知,害死小先知?要明白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件事,那就是这个老先知到底在为谁干活?他幕后的老板,到底是上帝还是撒旦?如果说是上帝让他考验小先知,绝不会用这样的试探去要了一个刚刚忠勇为神做工的仆人的性命,使其不得善终。如果说他是为撒旦工作,偏偏又打着上帝的旗号,“二人坐席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那带神人回来的先知,他就对那从犹大来的神人说,耶和华如此说......”他邀请小先知的时候,明明是撒谎的,可见并不是上帝差派他的。但是后来小先知受刑罚,确实是上帝的话临到他。因为他虽然不好,但是也可以成为上帝的传话的工具,但不是尊贵的器皿。在这件事上,我们的结论就是,这个老先知追赶,欺骗的行为是出于魔鬼,动机或许是嫉妒,或许是不甘。因为他也是先知,当上帝的名和荣耀受到羞辱的时候,他却默不作声。以至于上帝废弃他,从南国差派先知而来。使他无论心理和面子都过不去。用我们的话说就是“羡慕嫉妒恨”,我不作的,你也别做。这样才显得我的信仰没有那么“不堪”。而小先知之所以会上当,是因为不够警醒,忽略上帝的话是“安定在天,存到永远”的,岂能“朝令夕改”呢?小先知的轻信和不查,使他被管教刑罚。这是上帝仆人的警戒,要时刻存着一颗警醒的心。可以说在这件事上,老先知,小先知都跌倒了。

四、在软弱灰心时离开了(代下11:13-16)
   (代下11:13-16)“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利未人都从四方来归罗波安。利未人撇下他们的郊野和产业,来到犹大与耶路撒冷,是因耶罗波安和他的儿子拒绝他们,不许他们供祭司职分事奉耶和华。耶罗波安为丘坛,为鬼魔,为自己所铸造的牛犊设立祭司。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都随从利未人,来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利未人是值得称赞的。没有随从,没有妥协,而是选择离开,去投奔犹大,到耶路撒冷寻求真正的敬拜。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也是失败的。因为他们忘记身上的使命,也忘记神是无所不在的。不在耶路撒冷,依然可以敬拜神。就如主耶稣所说“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有心灵和诚实,在哪里都可以敬拜神。因为魔鬼借着无知人的手,可以拦阻我们外在的聚会,不能拦阻我们心灵的敬拜。而这些利未人和一些不随从耶罗波安的人,就这样离开,是擅离职守,是放弃阵地。致使上帝在北国无人可差,无兵可派。要千里迢迢从南国差派先知而来,对于北国来说,对于北国的先知来说,是何等可悲?何等可怜?
    耶罗波安在北国的行为,虽然不是上帝的命令,但是上帝却借着这样的事情,来显明许多人的信仰。我们是在压力下低头,减少存在感?还是在权势下妥协,以求明哲保身?还是在环境中跌倒了?还是灰溜溜离开了?北国的先知,你们哪去了?

 

下一篇:从空虚到满足